• 第六十九章访贤(下)

    更新时间:2018-02-09 23:38:53本章字数:2486字

    第六十九章访贤(下)

    公孙纪带着不可思议的语气说道:“陛下简直是一个武道天才,我初时见到他,都被吓了一跳,他才11岁就已经达到二流武将的地步,再过几年,恐怕连温候吕布都不是他的对手。”

    公孙瓒闻言一惊,对于齐云涛的天赋真是羡慕嫉妒恨,自己若是有这等天赋,幽州早就是自己的了,甚至更近一步图谋天下也不是不可能。

    “这小皇帝还真是天赋异禀,不过他始终只是一个温室里的花朵,虽然有强大的实力,但是真到了战场上,他恐怕连一个普通三流小将都打不过。”

    公孙纪闻言摇头说道:“这小皇帝可不简单,他怕是真正经历过杀伐的人,而且他亲手杀的人绝对不少,他那身杀气连我都为之心惊。”

    公孙瓒听完后连忙说道:“看来陛下真的有能力,我得好好准备一下,在他面前表现好一点。这次最好能受封到其他地方去,虽然舍不得离开,但是现在刘虞已经封王,就算有陛下调停,可我和刘虞三观不合,再留下去恐怕你大哥我性命堪忧啊。”

    公孙纪叹了口气说道:“这样也好,以大哥你的能力,若得到陛下赏识,很容易青云直上,也好过在这受气。”

    公孙瓒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但没一会就一脸担忧的说道:“老弟,连山贼入伙都要交个投名状,虽然我在边疆抵抗异族颇有声名,但是陛下一直居于朝堂之上,这些名声他或许根本不知道。就这样投奔过去,恐怕根本得不到他的重用。”

    公孙纪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思考了一会后,义气在他心中压过了忠诚,他用决然的语气对公孙瓒说道说道:“大哥,既然刘虞对你不仁那就别怪你对他不义了。现在时局动荡,我听说就李傕、郭汜那种人都因为拥兵自重而被封侯,可这种人陛下肯定是不会放心的,你如果这个时候带军投奔过去,无异于雪中送炭,待陛下稳定时局后,大哥铁定被封候甚至封王。”

    公孙瓒心中激动万分,但还是有些犹豫的说道:“兄弟,你说的有理,可不是老哥不相信你,而是此事事关重大,我得为手下的弟兄们负责。

    这样吧,我派人去让弟兄们准备好,然后我和你过去看看小皇帝值不值得我带军投效。若是他真如老弟所说的那样有实力又有能力,那就按照老弟说的办。若是不然,那我就向陛下讨个其他州郡太守的职位,带着我的白马义从前去赴任,其他弟兄就麻烦你多费心照顾了。”

    公孙纪对此不但不介意,还十分支持的说道:“该当如此,这样才是我那重义气,爱护兄弟们,不会用弟兄们的前途去换取自己的荣华富贵的好大哥嘛。”

    公孙瓒闻言抱住公孙纪说道:“我就知道兄弟你会理解我的,那事不宜迟,待我换上正装,这就出发。”

    说完后,公孙瓒立马叫来自己的心腹,让他带着自己的虎符去联系效忠于他的军队,然后换上正装与公孙纪快马加鞭的向着刘虞府上赶去。

    赶早不如赶巧,刘虞正设宴款待齐云涛,众人刚一落座,就听到下人进来禀报说:“陛下,王爷,公孙瓒将军和公孙纪将军已经到了,此时正在门外。”

    齐云涛惊讶的说道:“两位将军怕是日夜兼程赶过来的吧,居然这么快。快快把他们请进来。”

    风尘仆仆的两人进门后,立马向齐云涛行了一个大礼道:“末将公孙瓒/公孙纪参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齐云涛心中一动,连忙端起一壶酒和三个酒杯向两人小跑过去,跑的路上还故意跑掉一只鞋,模仿曹操接见许攸礼贤下士的姿态。

    “两位将军一路上辛苦了,朕今日就借花献佛,用王爷的酒宴为二位接风洗尘。来,朕敬你们一杯。”

    说完后,齐云涛亲自为他们两个倒满酒,然后在众人惊讶地目光中,放下皇家威仪,用最豪迈的姿态将杯中之酒一口闷了。

    公孙瓒和他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同时在场所有人都被齐云涛这种礼贤下士的姿态所感动,唯独一个人脸都气黑了。

    刘虞带着怒气对齐云涛说道:“陛下,你知道礼贤下士是好事,这样才能广纳贤才,我十分欣慰你长大了。可是你就算礼贤下士也要看是对什么人啊,有的人就是白眼狼,就是土匪,你再怎么礼遇他,总有一天他会反咬你一口。”

    公孙瓒气的站起来指着刘虞骂道:“你这老匹夫骂谁呢?谁是白眼狼?谁是土匪?你倒是说啊!”

    刘虞对着公孙瓒冷哼一声说道:“谁接话我骂谁。”然后不待公孙瓒回话就转头对齐云涛说道:“陛下,你看到了吧,我身为公孙瓒的上官,同时还是他的长辈,这家伙不但丝毫不尊重我,还张嘴就骂我老匹夫,目无尊卑,目无尊长。另外他还经常纵容手下士兵滋扰劫掠我幽州普通百姓,他手下的士兵简直与土匪强盗无异,而他就是土匪头子。”

    公孙瓒是一个将军,但是因为皇帝在这,所以没办法骂脏话,只能耍嘴皮子。可耍嘴皮子怎么会是饱读诗书的刘虞的对手呢,更狠的是刘虞骂人不带脏,各种明夸暗讽的手段被他用的是炉火纯青,骂的公孙瓒头都抬不起来,一句话都接不上去。

    “够了,你这老匹夫,接我一拳!”

    公孙瓒本来就脾气火爆,要不是齐云涛在这,他早爆发了,哪会忍到现在。可刘虞不知趣,一直在各种嘲讽暗骂,公孙瓒终于忍无可忍了,控制着力度向着刘虞的脸上一拳轰过去。

    啪!

    刘虞的头被打落在地…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刘虞完好无损,那个响声并不是公孙瓒打到刘虞脸上的声音,这一拳在半空中被齐云涛接了下来。

    公孙瓒见到这一幕,心中暗自想到:“听公孙纪老弟说小皇帝武力值很高,我正好借此机会试探他一下。”

    想到这,公孙瓒将手上的力量加强了些,达到三流武者的地步,齐云涛单掌丝毫不动。公孙瓒对此也不感到意外,直接把力道加到了二流武将初期的水平,可齐云涛的手依然不动。

    公孙瓒赞许的看了一眼齐云涛,暗道:“公孙纪老弟果然没有骗我,这小皇帝才11岁就达到二流武将的境界,而且掌握的还挺好,他的武道前途不可限量啊。”

    这个时候公孙瓒已经打算投奔齐云涛了,不过他还是很好奇齐云涛走到了哪一步,于是慢慢把力道提升到了二流武将中期,可没想到齐云涛的手依旧纹丝不动。

    公孙瓒倒吸一口凉气,这武道天赋,就连当年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楚霸王项羽在这个年纪也有所不如吧。

    公孙瓒正打算收手,可这个时候齐云涛说话了:“公孙瓒将军,来而不往非礼也,请接我一拳。”

    说着齐云涛化掌为拳,摆出一个架势,对公孙瓒笑着说道:“还请将军小心。”

    公孙瓒抱拳说道:“刚刚是末将失礼了,现在既然陛下有兴致,那末将自当奉陪,还请陛下手下留情。”

    嘴上虽然这么说,可公孙瓒心里一点都没在意,毕竟自己是一流巅峰的武将,虽然没有战阵加持,但怎么也不可能被一个二流层次的人伤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