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九章攻城

    更新时间:2018-06-12 21:20:21本章字数:3262字

    第七十九章攻城

    齐云涛一声令下,大军正式发起了攻城战。一万五千人在正面结成战阵,战阵中所有士兵和将领的精神与元气结合在一起,形成一尊白虎法相盘踞在军阵上方。所有处于白虎阵法中的士兵力量、体力和防御力都大增,战斗力暴涨。

    汉军冲霄的煞气令白波军胆气尽丧,直到督战的军官狠狠砍了几个人的脑袋,白波军的士兵才勉强站起来向着汉军射出几波箭矢。

    箭雨刚降临到军阵上方,就听见白虎法相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箭雨立刻被震落到地上,一个人都没伤到。不过在吼完之后,白虎法相却暗淡了不少。

    守城将领见状,大喜过望的叫到:“弟兄们不用怕,对面的白虎战阵只是虚有其表,我看出来了,这次来讨伐我们的汉军,里面的人很多都是才上战场没见过血的新兵蛋子,他们没有煞气,根本聚集不起来真正的白虎法相。给我继续放箭,射死他们!”

    看到这一幕,齐云涛一摆手,预备军中立马跑出来三千名背着踏张连弩的士兵,找好位置后,这些超时代的武器立马开始发威了。铺天盖地的箭雨射向城头,这三千人的火力硬是压的白波军三万多人抬不起头。

    同时早已停火的投石机也重新开始发射,齐云涛本来不想用投石车的,因为这玩意准头实在是太差了,投了几轮之后,城墙没打破反倒是内城被破坏了不少。自己要的是征服而不是毁灭,但是现在,为了减少士兵的伤亡,就不能顾忌那么多了。

    城市破坏了大不了重新建设,自己手下的这些士兵要是死的太多的话,恐怕就压不住那些蠢蠢欲动的野心家了,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

    在汉军强大的火力压制下,城墙上现在根本没人敢冒头,汉军趁此机会冲到了城墙下面架起了攻城梯。齐云涛见状点了点头,用欣赏的目光在刘备三人身上扫过,隔空传声对他们说到:“三位爱卿辛苦了,不过军情紧急,待胜利后朕再进行嘉奖。众将士用生命铺出了一条通往胜利的道路,现在就剩下这一块顽固的石头挡路了。朕的安全交给王越将军和典韦将军就可以放心了,现在朕命预备队上前支援,交由你们带领迅速攻下城墙,将前路打开,希望你们不要让朕失望。”

    刘备一下子懵了,一是因为皇帝居然会隔空传音,掌握这个技能的人比会无双武将技的绝世武将还要稀少,因为这个技能必须要对元气有很高的控制度才能运用。二是因为齐云涛疯狂的举动,居然把自己身边所有部队全部派出去打仗,只留下两个人保护,是不是自己的进度太慢让皇帝不满意了,而且万一皇帝出了什么事,那自己可就完蛋了。

    还没等刘备缓过神来,就看见齐云涛一马当先带着七千部队向自己这边赶过来。刘备顾不得消耗,赶忙使用了一记剑系大招烈风七杀斩。

    只见刘备右手持剑,左手做诀,然后左手往剑上一抹,他手中的宝剑就变成了青色,还散发着莹莹青光。待白波军围上来之后,刘备宝剑一挥,七道半透明泛着青光的剑气就以他为中心向四周斩去。包围过来的白波军瞬间被锋锐的剑气切成了一地碎肉,令那些正准备上前围攻的人胆气尽丧,向着反方向逃离。

    刘备轻呼一口气,然后立马召唤出的卢马往齐云涛那边狂奔,赶在齐云涛到达白波军射程内之前截住了他,大哭起来,边哭边说:“陛下,是臣无能,没能在最短时间内攻下城池,请您再给我一个时辰,攻不下来臣提头来见!”

    齐云涛哭笑不得的说到:“皇叔且安心,朕没有怪你的意思,这场仗打的很好。只不过朕在后面看戏看够了,这场仗就由朕来了结吧!这七千人交给你了,朕上城墙与白波贼玩玩。”

    刘备听完后哭的更厉害了,死死抓住齐云涛坐骑的缰绳不放,说到:“陛下这可不行,战场上刀兵无眼……”

    还不等他说完齐云涛就放出杀气,骇人的杀气让刘备这种久经沙场的人都为之一惊,下意识的松开了缰绳握向腰间的宝剑,待反应过来时齐云涛已经走远了。

    刘备默默看着齐云涛离去的背影,眼睛中寒芒一闪,齐云涛心神一动回头往向刘备。只见刘备已经低下了头,看不出来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齐云涛冷冷一笑,在心中想到:“刘备啊刘备,希望你最好识相一点。我既然能让你成为皇室宗亲,自然也能剥夺你的名分。只要你乖乖听话,好好办事,那让你进皇室祠堂都没问题,可如果有一天你背叛的话,那我留下的后手就足以将你打落深渊,让你身败名裂!”

    一名眼尖的小头目这个时候发现了正在往城墙飞驰的齐云涛,惊喜若狂的喊到:“狗皇帝过来了,兄弟们快放箭弄死他!”

    白波军的人和汉军的人闻言都顺着小头目所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见了身穿紫金磐龙甲的齐云涛。战场顿时为之一静,随后双方的战斗瞬间进入了白热化。

    白波军的人高呼:“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杀死狗皇帝以祭天公将军的在天之灵!”

    汉军中的张飞呼喊声更大,直接盖过了白波军的呐喊:“兄弟们,是谁让你们和你们的家人吃饱穿暖?是谁让你们的婆娘新年有新衣服穿?是谁让你们的孩子不用花钱就能学文练武?”

    汉军的士兵这一刻士气达到了巅峰,张飞说的不是假大空的升官发财,而是他们实实在在获得的好处,加上政委的引导,汉军高声回答到:“是陛下!是陛下!是陛下!”

    张飞高呼:“为了陛下,为了大汉,干掉这些匪类,杀啊!!!”

    齐云涛也被这一幕点燃了心中的热血,以及一直被他强行压制住的杀戮欲望。太久了,压抑的太久了,现在齐云涛只渴望一场痛快的大战,什么身份,什么安全都在这一刻被齐云涛抛诸脑后。

    齐云涛大喝一声:“将士们,吾将带头冲锋!”

    在齐云涛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感觉到汉军聚集起来的战阵法相向自己投来了一股无比庞大的力量。齐云涛尝试性的向着城墙上的白波军发出一道一米长的斩击剑气。

    令他没想到的是剑气才一发出,就在白虎战阵的加持下变大了三倍有余,并且附带上了西方金属性守护神白虎的锐金之气,城墙上的白波军就算穿着坚实的铠甲也依然被剑气一刀两断。

    一记建功,汉军士气更加高涨,白虎法相也越发凝实。齐云涛轻声的笑了起来,脸上露出了变态的表情,用谁都听不到的语气说到:“杀戮的时间降临了!”

    齐云涛一跃数米高,借助攻城梯三下就在白波军难以置信的目光中登上城墙。看着面前的白波军,齐云涛并不急着进攻,而是好整以暇的舞了一个剑花,傲然的说到:“现在朕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投降或是灭亡,选择吧!”

    “杀狗皇帝者,赏万金,美女百人!”一个将领一边喊着一边向着齐云涛射出一箭,其他人虽然心中并不相信自家将军的承诺,但是依然选择对齐云涛发起攻击。

    齐云涛微微一挪,闪开箭矢,同时右手的剑向前一挥,形成一道五米长的斩击波,将冲上来的白波军全部腰斩,然后冷冷的说到:“很可惜,你们做出了错误的选择。”

    齐云涛的杀意在这一刻得到释放,“幻影剑舞斩!”无数剑气如波浪一般斩向城墙上的敌人,在人群中掀起一片血雨腥风。无数人被剑气撕成碎片,残肢断臂漫天飞舞,浓重的血腥味刺激着每一个幸存者的心脏。

    刚刚那一个白波军将领强压下呕吐的欲望,对周围的人吼道:“不要怕,这样的攻击需要消耗巨量的体力和元气,他放不出来第二次了,快给我上啊!”

    齐云涛对着那个将领微微一笑,笑的让那个将领感觉毛骨悚然。

    “放不出来第二次吗?那就再吃我一个幻影剑舞斩吧!”言罢夺命的剑气再一次形成,向着那名敌将扫过去。

    那名敌将也不是一般人物,见到向自己斩过来的剑气非但不躲,反而在原地掐起法诀,高喝一声:“不要小看我啊!太平秘术——黄巾力士出!”

    一道金光闪过,敌将原本空无一物的面前突然冒出来了一个身高三米,全身肌肉的大块头。黄巾力士出现后,敌将还不放心,又释放了一个法诀—金甲咒,让黄巾力士穿上了一身厚实的金甲,这样他才松了一口气。

    可没想到他召唤出来的黄巾力士才被第一道剑气命中,身上的金甲就出现了一道裂痕,到第三道剑气时,金甲就已经完全破碎消散在空气中。

    黄巾力士同样如此,被剑气打的惨叫连连,在接连扛了三道剑气后就消散了。剑舞斩的最后三道剑气直接把敌将分尸四段。

    还不等白波军做出反应,齐云涛又继续挥剑杀人,不到一刻钟,就有数百人死在齐云涛手里。白波军的士气在这一刻降到了最低点。

    “狗皇帝,让我来会会你!太平秘术——天雷引!”一道雷光随着这个声音的出现而出现,并迅速射向还在杂兵堆里开无双杀人的齐云涛身上。

    齐云涛本欲闪躲,可雷霆的速度可不是现在的他能躲开的,勉强用元气化铠护住自己,可依然被劈飞到了城墙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