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章张角复活

    更新时间:2018-06-24 18:32:16本章字数:3084字

    第八十章张角复活

    齐云涛眼看着就要掉下城墙,一道黑影突然从旁边窜出来,一把将齐云涛拉回自己身边,同时一挥剑向正准备乘胜追击的胡才逼退。

    “臣救驾来迟,待老臣诛杀这逆贼之后,还请陛下降罪!”王越向齐云涛说完后,立马提剑准备杀向胡才,吓得胡才连忙给自己套了三个金甲咒,同时捏碎一张符纸,召唤出三个身强体壮的黄巾力士护卫在身边。

    齐云涛连忙拉住王越说到:“王爱卿,刚才只是我大意了,这个家伙就还是交给我练手吧,我感觉我已经触摸到一流之境的门槛了,现在只差临门一脚,这个人正好合适。”

    王越闻言后迟疑不定,犹豫了一会后还是点头说到:“既然如此,陛下还请小心,狮子搏兔尚需全力,战场之上容不得半点马虎,否则绝世武将都有可能被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兵杀死。”

    齐云涛回到:“朕明白了,以后这种错误绝不会再犯了!”说完齐云涛就狠狠的瞪了胡才一眼,握紧手中的剑,同时将杀气向胡才压过去,只待胡才露出破绽就释放杀招。

    这招果然有效,胡才被杀气震得心神恍惚,金甲咒登时暗淡了许多,而受他控制的黄巾力士同样也呆立在那,一动不动。

    齐云涛暗道:“好机会,去死吧你!”他将三分之一的元气灌输到手中的剑里,剑身上立马延伸出三尺的剑芒,而且剑芒极其凝实,宛如实质,让旁边见识过无数强者的王越都为之咋舌。

    “追光刺!”齐云涛轻喝一声,将自己的速度在一瞬间爆发出来,化成一道流光冲向还在恍惚中的胡才。

    叮!

    第一道金甲咒应声而破,可胡才也清醒过来了,同时瞬发了一个清心咒,一道蓝光闪过,他的行动能力重新恢复正常。

    但是这时,他的第二道金甲咒也同样被击破了。还不待齐云涛再接再厉打破第三道金甲咒,胡才身上的道袍就发出一道环状的冲击波,瞬间将齐云涛推飞出去。

    在被命中的那一刻,齐云涛感觉到一股无可抵挡的巨力向自己袭来,可奇怪的是自己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因此一落地齐云涛就稳住了自己的身形。

    “看来他的道袍不是凡品,应该和我的装备一样有类似于游戏里附魔的东西,封存了一些特殊的法术方便紧急情况下使用。”

    齐云涛又仔细观察了一番,发现胡才身上道袍的八卦中,艮山卦与其他几卦相比略显暗淡,而震雷卦则完全没有了光彩。看完之后,齐云涛顿时就明白是什么情况了,心中的底气变得更足。

    “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有八种不同属性的法术吧,看来接下来要更加小心应对才行了。”齐云涛默默激活了紫金磐龙甲上的回元法阵,让自己消耗的元气迅速恢复。

    “可恶啊,没想到你一个养尊处优的废物居然会武将的杀意震慑,而且杀气那么强烈,我竟然中招了。”胡才脸色变得非常难看,掏出一张符纸又给自己加持了一道金甲咒,同时手掐法决放出一个人头大小的火球向齐云涛砸过去。

    呆立的黄巾力士此刻也行动起来,向着齐云涛包围过去,限制齐云涛行动的空间。齐云涛不慌不忙,先是劈出一道剑气斩向火球,同时向空中跳起,躲过了三个黄巾力士的合围。

    “好机会!”胡才趁着齐云涛跳起在空中无法借力的空隙,激活道袍上的巽风卦,一道巨大的风刃凭空出现,并且瞬间向齐云涛飞去。

    齐云涛嘴角勾勒出一个微笑,右脚向空气一蹬,元气从右脚喷射而出,硬是在半空中改变了方向,越过风刃向着胡才俯冲过去,手中的剑重新凝结出比之前更强的三尺剑芒,杀气锁定住胡才,这一剑他就算跑到天涯海角也躲不开了。

    胡才看见这一幕,吓得亡魂大冒,眼看就要被砍了,胡才终于做出了决定,恶狠狠的说到:“是你逼我的!乾天卦——天公将军附体!”

    一道华光从胡才身上绽放出来,齐云涛不敢冒进,往空气中一踏强自打断自己的招式,落到地面上,面色凝重的向发光的胡才看过去。

    王越这时也同样无视了齐云涛之前下达的不准插手的命令,提剑护卫在齐云涛面前。待华光消失,胡才身上的气质大变,充满了博爱苍生,出尘缥缈的感觉,与之前那个一身凶残的他完全不一样。

    齐云涛皱了皱眉头,试探性的问道:“你是张角?”

    胡才,哦不,现在应该说是张角,用道家的礼仪向齐云涛行了一个礼后说到“道门叛徒张角,见过陛下,见过王越先生。”

    王越闻言冷冷的说到:“死人就应该好好待在冥界里,你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黄巾乱贼!”

    张角淡淡一笑说到:“我也想好好休息休息了,但是奈何我的徒子徒孙不争气,将我又从那个鬼地方给拉了回来继续完成那未尽的大业,奈何,奈何啊!”说到这里张角仰天狂笑,笑声充满了癫狂,让人为之心寒。

    笑了好一会,张角终于恢复正常,面色坦然的对王越说到:“不好意思,在那个鬼地方待久了会影响灵魂意识,让各位见笑了。现在来说说正事吧,王越先生,王朝更替是上天的安排,你何必逆天行事,死守着这个末路皇朝呢?还有陛下,如果你愿意顺天之意,拱手让出皇权,在下一定会保证你的安全,并且保证你下半生都能快快乐乐的做个富家翁,这不比打理末路皇朝轻松的多吗?陛下,是时候放手了。”

    讲到这里,齐云涛只感觉心神一阵恍惚,一个不容抗拒的声音不断的在自己耳边说话,让自己乖乖接受张角的安排,否则就会落得神形俱灭的下场。

    旁边的王越丝毫不受影响,他的心如剑一般,张角的精神力才一触碰到他,立马被斩得粉碎。虽然王越自己不受影响,但是却拿齐云涛被控制这件事毫无办法,任凭他在旁边千呼万唤,可齐云涛就是没有醒过来的意思。

    王越看着那边面露微笑的张角,怒意达到了巅峰,大喝一声:“妖道,还不快解除陛下身上的法术,否则我必将你碎尸万段!”

    张角笑容丝毫没有改变,淡淡的说到:“王越先生不用费事了,老道我也是有两把刷子的,我下的术法天下少有人能够解开,我死了术法依旧会存在,你就算杀了我也没用的。”

    王越强令自己冷静下来,对张角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激将道:“你不过是一个失败者,要是你的法术真那么难解,那你岂不是早就可以控制天下所有的人,哪还会被先帝打败。”

    张角的脸色立马变得阴沉下来,冷冷的说到:“打败我的可不是汉灵帝那个废物,而是被天意所打败,被兵家的皇甫嵩,儒家的卢植以及寒门俊杰朱儁给打败的。”

    王越继续说到:“那又如何,纵使你有千般理由万般借口,依旧不能改变你败亡与先帝大军之下的事实。你的控制法术如果真的那么强,就算你控制不了他们三个,那你为何不控制他们手下的将领和士兵呢?”

    张角摇头叹息道:“所以我说这是天意啊,汉灵帝那一代大汉气数未尽,在大军中居然有不少百年难得一见的,觉醒了自己意念的人,你们武将可以借士兵的力量为己所用,同样也能将自己的意念加持到士兵的身上提升他们的精神和士气。”

    王越闻言,连忙用自身的意念去感染齐云涛,但是齐云涛的情况依旧没有任何改变。张角这个时候大笑了起来,然后恢复了那副淡然的姿态,悠然的说到:“王越先生以为我是傻子吗?随便激两句就把老底托盘而出,我告诉你的是当初黄巾起义时候的事情了,我控制术的缺点当时参战的人都很清楚,算不得什么重要的情报,告诉你也无妨。

    现在为了表示我对你的尊敬,现在再多告诉你一个情报,败亡之后,我在冥界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时时刻刻都在思考改良控制术,现在这个法术我已经改进过了,虽然能够控制的人数变少了很多,但是控制的力度却变强了不少,而且现在想要解开这个法术,一个是找到我之前说的那些人,二一个就只能靠自己的意念解除,别人的意念再也无法对被控制者造成任何影响。”

    王越眉头紧皱,要是真打起来这么近的距离,自己有把握在十招之内解决掉张角,但是这个术法不解,自己就不敢上,万一打死他以后术法解不了,那自己真是万死难辞其咎了。

    张角这个时候正色对王越说到:“王越先生,不如我们现在打一个赌吧。”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张角已经被王越如剑一般的目光给分尸了,王越咬牙切齿的问道:“打什么赌?赌注是什么?”

    张角依旧是那副仙风道骨的样子,淡然的说到:“就赌我们的皇帝能不能自己醒过来,而赌注就是这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