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一章考验

    更新时间:2018-07-17 23:04:37本章字数:3655字

    这个时候其他人见情况不对,纷纷赶过来,向王越问明白事情的经过后,众人的反应都不相同。刘备眼中闪过一丝喜悦的光芒,关羽面色凝重,并结合自己的武将意志释放出元气想要唤醒齐云涛,可却完全没有作用。而张飞和典韦直接抄起家伙准备剁了张角,不过被王越和刘备拦住了,王越是怕真打死他以后齐云涛醒不过来就麻烦了。

    关羽向王越说到:“张角的控制术我们曾经见识过,那个时候我们只要以自身的意志加上将士们的精神就能打破,可现在却丝毫产生不了影响。先生你见多识广,可有何良策?”

    王越轻叹一口气,摇了摇头。张飞见状直接喊到:“你们干嘛要相信这老贼的鬼话,我们直接上去砍死他,没有了施术的人术法自然就破了。”典韦支持这个想法,同时抽了一把飞戟在手,就准备扔。

    刘备连忙在中间隔开,对张飞和典韦阻拦道:“三弟,典韦将军,此时切不可冲动啊。黄巾妖法诡异莫测,谁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让我和他谈谈吧。”

    张角此时突然开口说到:“天真的变了啊!你本是未来天下的主人之一,拥有天下三分之一的人道气运,可你却归于大汉这条破船上,可惜可悲可叹。”

    在场的所有人听完后先是一愣,随后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拦在张飞典韦面前刘备。刘备面色一僵,内心发苦,连忙正气凛然的对张角说到:“妖道,死到临头了还胡言乱语,我刘备一生忠于大汉忠于陛下,更何况我还是堂堂中山靖王之后,岂会做出背弃大汉的事情。我劝你不要负隅顽抗了,赶紧解除陛下身上的术法,还能得个全尸。”

    张角笑着摇了摇头说到:“你们不要想着靠外力解除了,除了南华仙人以及另外两名仙人,天下无人可以解除,包括我也不能。”

    王越头上青筋暴起,脸色怒的通红,向着张角咆哮道:“你这妖道居然在耍我们,南华、左慈于吉三位仙人据说是先秦时期的练气士,几百年来从来没有人见过他们,他们的存在只是一个传说。典韦将军和关羽将军保护陛下,其他人一起上把他拿下,严刑拷打逼问出解除术法的办法。”

    张角大喝一声:“且慢,不劳各位动手,既然你们想知道那我就好好给你们说说我的这个法术吧!”

    众人都停下脚步,冷冷的看着张角,王越一剑斩向张角旁边的一座小屋,将小屋瞬间轰塌,然后说到:“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样,否则我必定会让你知道我的剑有多利。”

    张角一脸无所谓的说到:“我已经没必要骗你们了,因为我马上就要形神俱灭,彻底消失在天地间。这个术法其实并不是控制术,而是以我的灵魂为代价设置的惑心幻境。如果他真的是一个好皇帝那这个幻境很好破除,就算不是那也没关系,因为这个幻境会把他改造成一个合格的皇帝,到时候一样可以破除。但是如果他骨子里是一个暴君的话,那他就会永久的迷失在幻境中,和我一样灵魂泯灭。”

    王越怒道:“妖道,在你眼里什么是好皇帝?什么是暴君?陛下即位以来除董贼,减赋税,增农产,让百姓们过上了好日子,纵观古今有几人能做到?你若真的是为了天下苍生,就应该解除陛下身上的法术,并让白波军投降,免去刀兵之祸。”

    张角摇头说到:“王先生不必多言了,我确实解除不了这个法术。如果先生你说的是真的,那陛下估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醒过来了,而且还能获得我的力量实力大进。我的惑心幻境说难也难,可说简单也简单。我根据历史确定出一套分辨好皇帝和暴君的规则。”

    王越剑心通明,感知到张角并没有说假话,于是担忧的看了一眼还在那呆立不动的齐云涛之后,连忙追问道:“什么规则?”

    张角没有卖关子,直接说到:“既然你们那么在乎他的安危,那我就先说说我眼中的暴君吧。暴君的特点就是不重视民生,一昧压迫人民,赋税、徭役繁重,人民怨声载道。过度宠爱女色,荒淫无道,不理朝政。任用奸臣,让小人把持朝政。不度量国力物力大肆兴建大型建筑,如商之鹿台秦之阿房。”

    王越皱了皱眉头,因为除了少数一些圣君,其他皇帝都有这些毛病,本来自己还十分相信齐云涛肯定能醒过来,可这时却没谱了。

    张角见状轻轻叹了口气,然后继续说到:“王先生不必担心,就算他有这些毛病也并不是必死无疑的,因为我的力量会改变他,而且他的缺点越少的话改变他耗费的力量就越少,他能够继承的力量就越多。但是如果他骨子里就是一个残暴、昏庸、骄奢淫逸、忠伪不分、狂征暴敛的人的话,那就没得救了。”

    听完后王越松了一口气,因为凭自己对齐云涛的了解,知道他并不是那样的暴君,那这波就稳了,现在他醒过来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了。

    放下心来的王越才用略带敬佩的目光看着面前这个心怀苍生,为了天下百姓不惜神形俱灭的张角,收剑然后向他做了一揖后说到:“先生高义让人佩服,不知道先生眼中的好皇帝又是什么样子的呢?”

    张角抚须轻笑,看着齐云涛说到:“好皇帝什么样王先生不是已经告诉我了吗?”

    。。。。。。。。。。。。。。。。。。。。。。。。。。。。。。。。。。。。。。。分割线。。。。。。。。。。。。。。。。。。。。。。。。。。。。。。。。。。。。。。。。。。。。。。。。。。。。。

    齐云涛脑中恍惚一下之后,就清醒过来,摇了摇头,总感觉有什么东西想不起来了,正打算仔细回忆,就听见下面山呼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齐云涛吓了一跳,暗自咽了口唾沫,缓了缓神,用尽可能平静的语气说到:“众爱卿平身,今天朕身体不适,有什么事情的话就写成奏折承上来就好。”

    就在这时一个人突然跪下重重磕了三个响头,一脸悲切的说到:“陛下,臣请你收回成命,卖官之事切不可行啊!”

    齐云涛一脸懵逼,什么鬼,哪个皇帝会做卖官这么愚蠢的事情,这不是自毁根基吗?还不等齐云涛发问,旁边的太监突然插嘴怒斥道:皇甫嵩大胆,若是朝令夕改,那陛下的威严何在?你是想陷陛下于不义吗?”

    皇甫嵩指着那个太监怒斥道:“张让,就是你这个蛊惑陛下,让陛下陷入不义的人不是我而是你!”

    太监还欲反驳,齐云涛直接一拍桌子吼道:“够了,你们都给我闭嘴!现在都安静一盏茶的时间,朕要好好想想卖官这件事要不要取消。”

    皇甫嵩和其他大臣闻言脸上都露出了喜色,而张让和其他几个太监的脸色却变得无比难看,正打算开口,就看见齐云涛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立马乖乖的伫立在一边。

    齐云涛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开始思考起来,按照他们谈话中提及的名字和内容来看,自己现在应该是那个昏君汉灵帝。想到这里,齐云涛的头突然传来一阵剧痛,伴随着剧痛齐云涛面前闪过一个剑客的虚影,没过多久又闪过一个红脸武将的虚影。可奇怪的是这阵剧痛来的快去的更快,若不是头上痛出来的汗珠,齐云涛还以为怕是幻觉。

    齐云涛皱起了眉头,直觉告诉他刚刚的一定不是幻觉,可想要仔细回想那两个身影时,却怎么也回忆不起来他们长什么样子。还不等齐云涛捋清楚现状,盏茶的时间已经过了,下面的大臣在皇甫嵩的带领下跪倒了一片,齐声说到:“请陛下收回成命!”

    张让和几个太监也跪倒了,对着齐云涛说到:“陛下,朝令夕改切不可行啊!”

    齐云涛摇了摇头,放弃了回忆,开始处理眼前的情况。

    “该怎么办好呢?卖官这种事情肯定不行,可朝令夕改也确实会让统治者的根基动摇,等等,我有主意了!如果这样办的话,虽然依然会有一些不良的影响,但是要是配合另外这件事来做的话,可以让我增强对地方政权的掌控力,同时获得更多的人才,把影响降到最小。”

    想到这里,齐云涛露出了微笑,对着所有人说到:“诸位爱卿都平身吧,卖官这件事情既然宣告天下了那肯定是要实行下去的,不过这卖官的方式以及未来的任期嘛却要改一改。买官的人不能在他籍贯所属的州郡内任职,任期为五年,每五年做一次评测,政绩优秀的升官,平庸的下放到另外的地方担任次一级的官员。这条规则不仅是用于这些买官的人,从现在开始我大汉所有官员都要这样。”

    皇甫嵩和袁逢带头反对道:“陛下,此事万万不可啊!五年时间官员才刚刚搞清楚地方情况,就要调任别处,从头开始,这样做的话地方政权必定大乱啊!”

    齐云涛听完后仔细想想好像确实不可行,于是说到:“两位爱卿倒是警醒我了,这样吧,买官者的要求不变,毕竟五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若是买官的人里真有人才,那这段时间也足以让他展现才华了,要是人才那就提拔,要是庸人就让他削职提前养老去吧。正常体系里的官员任职考核时间改为十年,十年的时间要是还做不成什么事情的话,这种人还是提前退休吧,不要占了其他人才的位置。”

    皇甫嵩和袁逢对望了一眼,知道这是齐云涛的底线了,于是不再多言,带领大臣们齐声说到:“陛下圣明,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齐云涛挥了挥手继续说到:“另外还有一件事,朕要传教天下,让每一个人都能读书识字,培养更多的人才。卢植,现在朕命你为太学校长,校长位同三公,教育这一块都交由你负责,卖官的钱就用来做推行教育的资金。大司农何在?”

    “臣张温拜见陛下。”

    “明日朕会交于你粮食产量的增产方法,你务必研究掌握透彻,让朕的子民有饱饭吃。哦,对了,研究的经费从朕的私库里出,同时降低农业赋税。另外,昭告天下,从今天开始,鼓励所有人开垦荒地,每开垦三片荒地,就可以获得其中一亩的永久使用权,参军者家属可以无偿获得一亩地的永久使用权。”

    当齐云涛说完这话,异变徒生,一道白光穿越大殿的屋顶照射在他的身上,周围的一切景象瞬间崩溃成为无数的光点,紧接着齐云涛再一次昏迷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