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二章PARIAH

    更新时间:2018-08-09 19:13:24本章字数:3223字

    “大王,奴家胆小,你不要奴家,快醒醒啊大王!”

    齐云涛一脸懵逼的睁开眼睛,自己现在居然在一个奇葩的酒池里泡着,酒池旁边还挂满了烤的香气四溢的肉块。一个神态娇媚,明眸皓齿,肤色白腻的绝世美女,正晃动着自己的臂膀。

    刚刚在大殿上的一幕幕自己还记得十分清楚,他暗道:“那道白光到底是什么东西,缺失的记忆,变换的场景,虽然还不是很清楚现在是什么情况,但是这肯定不是又一次穿越。”

    那名女子见齐云涛皱眉思考不说话,便贴了上来,抓起齐云涛的手放到她的丰满上,轻薄透明的纱衣丝毫抵挡不住那娇嫩的触感。

    她娇声说到:“大王,奴家的胸口好痛啊!”

    单身二十多年还是处男的齐云涛哪里经得住这个,立马被刺激的血脉膨胀,不过心中的理性尚在,他立马把手抽了回来。看着面前一脸哀怨的女子,齐云涛轻咳了两声缓解尴尬,然后问道:“你的病找医生看过了吗?是什么问题?”

    那个女子听完后立马露出一副泫然若泣的样子,哀声说:“大王,奴家已经找巫医看过了,奴家这病世界上唯有一种方法可以治,可是却需要王叔比干的七窍玲珑心做药引,奴家红颜薄命,怕是以后再也不能服侍大王您了。”

    说完就哭上了,哭的梨花带雨,那娇弱的模样可以激起任何一个男人的保护欲。哭了好半天,绝色女子却并没有等来齐云涛的安慰,抬头一看,发现齐云涛又皱着眉头在那发呆了。

    “第一次是汉灵帝,现在是商纣王,两者的共同点就是他们都是昏君,刚刚那道白光亮起时我是在改革农政,花钱建学。那么我现在杀了妲己,然后改革内政,试试看还会不会再穿越。另外不知道这个妲己是不是演义里那个,要是真是那只九尾妖狐的话,我还真不一定能打过她,以防万一,还是只能偷袭了。”

    妲己这时正好又贴了过来,不等她开口,齐云涛就一脸淫笑的搂住了她说:“能为爱妃献上心脏是比干八辈子修来的福分,爱妃稍等片刻,我立马派人去把王叔的七窍玲珑心取来。爱妃,现在胸口还痛不痛,让寡人替你揉一揉。”

    妲己一脸惊喜,抱住齐云涛搂她的那只手,娇声说到:“大王,你对奴家真好。”话还没说完,妲己就感觉自己胸口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心脏被一只利爪掏出,而这只爪子的主人却是刚刚对自己甜言蜜语的齐云涛。

    妲己不可思议的看着齐云涛,吐出一大口血,费力的抓住他的手,断断续续的问道:“噗……为…为什么?大……大……大王,你为什么要杀我?”

    就这几句话,用尽了她全部的力气,还没等到答案,她就停止了呼吸,倒在酒池里,尸体浮起来时,她依旧双目圆睁的看着齐云涛。

    齐云涛看着手上鲜红的心脏和还在滴血的利爪,一时间愣住了,我还是那个我吗?一种思想告诉他他做错了,妲己不过是长得漂亮的一个普通女子罢了。而另外一种则告诉他,无所谓的,杀了就杀了,你杀得人多了,还在乎这一个吗?生存,进化,变得更强才是你要考虑的东西!

    不过想到妲己之前说的七窍玲珑心这件事,齐云涛很快就定下心来,看着妲己的尸体,他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像是对妲己说,又像是对自己说:“杀人者人恒杀之,害人者人恒害之,这就是规则。”

    正准备离开酒池肉林,上次的白光又出现了,齐云涛这次不再闪躲,正面迎接它的到来,并大声对天空说道:“让我看看你还有什么花样吧!”

    又是熟悉的眩晕感,陌生的场景。齐云涛环视一圈,发现下面有很多武将打扮的人,前面放着一张羊皮地图,地图上还有许多线条,看来自己现在正在兵营里开会呢。

    “既然是兵营,那应该快要打仗了,不知道这次又变成哪个昏君了。”

    齐云涛正准备开口套话,就在这时,下面一个将军开口了:“将军,我们已经成功断了赵军三十日粮草,据暗探传回来的消息,现在长平赵军已经无粮可用了,有的人甚至开始吃死人肉充饥。再有十天 赵军肯定会崩溃的。现在我们只要防止赵括狗急跳墙就行。”

    齐云涛立马反应过来,现在自己不是哪个皇帝了,而是外号“人屠”的战国杀神白起,按照这个将军的说法来看,用不了多久自己就要坑杀四十万赵军俘虏了。

    齐云涛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前面两次是改变历史,从而被白光改变场景和身份,那这一次自己应该选择继续改变历史再穿越呢,还是试试看如果不改变任何东西,会发生什么。只不过这次如果不做改变的话,那可是四十万条人命啊!

    随着他的思考,那种漠视生命的感觉又一次占据了齐云涛的心灵。杀,这些人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的死活与我何干?我要尽快搞明白那个白光到底是什么东西,然后脱离这该死的连环穿越。

    冰冷的杀气从齐云涛身上不受控制的散发出去,整个营帐的人都感觉如坠冰窟。

    “将军,您没事吧?”

    一个副将实在扛不住了,小声的提醒了一句,将齐云涛从那种状态下拉了回来。

    “我没事,一切照计划行事就行,你们都回去准备吧,我现在想一个人静静。”

    齐云涛摇了摇头,挥手让那些人离开,然后开始反思过往。自己拥有着原本世界的记忆,也有穿越虐杀原形的记忆,可穿越的第二个世界的记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但是自己非常肯定的是那个世界绝不是汉灵帝时期,更不是商纣王时期,以及现在的战国时期。

    另外还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虽然直到刚刚才真正意识到不对,但是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漠视人命的呢?虐杀原形世界自己没少杀人,可杀得人都是感染体和那些黑色守望阵营的人,并没有去对无辜的平民下过手,甚至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还会主动去救援一些人。

    毕竟一直以来自己都生活在平静祥和的主世界国内,从小养成的思想让自己非常反感那种漠视人命的杀人狂,但自己现在却越来越有向这方面发展的趋势了。

    如果不能尽快矫正过来,那等回到主世界以后,因为漠视人命,随随便便的一点小事自己或许都会下杀手。一旦情况糟糕到那一步,那自己也就凉了,以后真是天下之大却无容身之处。

    时间一天天过去,齐云涛依然没能想出什么办法,因为在平时自己的心态和表现与正常人并没有区别,但是有的时候自己却会像是变了一个人,冷酷无情,残忍嗜杀。

    就在这时,一个传令兵急匆匆跑过来说到:“将军,赵括突围失败,刚刚被杀了,现在赵军全部投降了。”

    齐云涛听完以后心头立马咯噔一下,做出选择的时候到了。考虑了这几天,现在自己最好的选择还是按照原本的历史进程推进,这样才能找到白光的规律,从而脱离这奇怪的穿越。十年之后,等到超越之珠充能完毕,自己就可以脱离这个世界了。

    齐云涛整理了一下思绪后说到:“嗯,很好,现在我去看看那些赵国的俘虏,看看应该怎么安排。”

    另外一边,赵国的俘虏营里宛如人间地狱。赵军已经投降了,并且上缴了武器,只为换取一口吃的东西,不过秦国人好像并没有给他们食物的打算,现在战俘营里不断的有人饿死,饿死的人就会成为其他人的食物。

    赵国士兵们上前对看守的秦军请求到:“大人,求求你们了,给点吃的吧!”

    “滚回去!我们自己的粮食都不够,怎么可能分给你。都围上来干嘛?想造反啊!”看守的秦军直接挥舞起鞭子将这些聚集在一起赵军打散,防止他们聚集在一起哗变。

    啪,啪啪,啪!

    在鞭子的驱赶下,赵国俘虏们只能爬回原地,不停地发出惨叫,然而看守他们的秦国士兵却丝毫没有怜悯他们的意思,鞭子不停的抽在那些叫的最大声的人身上。

    齐云涛还没到地方,就被俘虏们发出的震天哀嚎惊到了。才刚一踏入俘虏营,各种宛如实质的负面情绪就扑面而来,席卷了他的心灵。

    这一刻,齐云涛压制住的那些被吞噬者重新出现在齐云涛的面前,最早杀死的雷德曼博士,杰克,克罗斯,伊丽莎白,各种感染体,以及许许多多自己都叫不出名字的黑色守望杂兵。

    “你们既然已经输给我,死在我的手里了,那就给我滚回去,不要在老子面前瞎晃悠!”

    齐云涛狞笑着怒吼出来这句话,他的意志重新占据了主导权,那些被吞噬者纷纷崩溃消失。当尘埃落定时,齐云涛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我面前这个长得和我一模一样的家伙是什么玩意啊?

    不过说是一样又有很大程度上的不同,另外这个齐云涛气质无比阴冷,浑身都散发着冰冷的杀气,眼睛之中没有任何感情波动,如同一汪死水,而他的嘴角却挂着一丝嘲讽的笑意。

    不等齐云涛开口,他就用磨砂般的声音说到:“我可不是什么玩意,我就是你,可你这个软弱无能的家伙却不是我。如果非要做个区分的话,我想你可以叫我PARI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