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华南陪伴

    更新时间:2017-10-26 23:12:52本章字数:2308字

    这两天安若玟的眼皮子总是不停地跳,总感觉心发慌,毛毛的,坐立不安,似乎这些都预兆着将有不好的事降临。正在教室上课,辅导员郝萍没说什么事情,就把安若玟叫了出去。没有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安若玟从出门那刻起消失了整整一周,没有任何消息。

    小贝、佳慧、韵韵都非常着急,还特意去找郝萍,郝萍淡淡说了声:“这事我知道,她回家去了。”

    那天郝萍接到安若玟家里打来的说,安若玟的父亲在煤矿出了事故,已被送进抢救室5天,目前还没有任何反应。因为事情严重才想着通过郝萍告诉安若玟会稍微好点,因为孩子毕竟还太小了。安若玟听到这个消息后,她的情绪非常得平静,眼神非常得坚定,思路非常得清晰,立即买好车票,带上行李给郝萍打了个招呼就走了。看着安若玟离开的背影,郝萍看着这个18岁的女孩,她不知道该用什么话语去安慰她内心的伤痛,更不知道是什么让这个女孩这样的稳重,亦不知道这个女孩会不会哭……她祈祷着上天眷顾,让乌云散去,阳光重现。

    得知安若玟回家的消息,小贝、佳慧、韵韵她们都下意识的感到糟糕透了,应该是发生非常重大的事情,每个人都没敢主动联系安若玟,害怕听到什么噩耗,都在默默地等待着安若玟归队的消息,暗暗祈祷一切平安。她们顿时才发现彼此之间的了解少之又少,虽然平时一起学习、吃饭、睡觉、玩耍,但大家都很少谈及家里的事情,心里不时涌现出满满的歉意。那几天她们出奇地寡语,空气险些要静止。甚或是汪小贝,她也没有提过顾雨默,所有的一切都好像没有发生。

    坐在回家的列车上,这漫长的15个小时对安若玟而言就像要过漫长的15个世纪,除了跟着秒针一圈一圈地数数,她好像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事了,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减轻她内心的罪恶感。在火车上要过夜,车厢内的灯都关了,广播也停播了,整列火车进入了梦乡,偶尔有孩啼声。安若玟坐在座位上,背靠着座背,再也控制不住跃跃欲试的泪腺,趁着这漆黑的夜色两股热流从脸颊淌过,她不知道这是伤心的泪水还是自责的泪水,她不知道这是悔恨的泪水还是罪恶的泪水,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去面对自己的父亲,她不想想起这是父亲第几次受伤了,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该朝那个方向走下去……夜静的让人发冷,只有那火车的车轨撞击声还有点热闹,长夜漫漫不知道她是怎样熬过来的。

    下了火车,安若玟来到了华南城10里开外的安家堡,村子有百余户人,村落还保持着原有的风貌,这里就是她的家乡。她进了一个没有大门的院子,里面有3间住房、1个火房、一个牲畜棚,推开西屋的门,放下行李,到草料瓮给牛拿了些吃食,她就动身前往爸爸所在的医院。回来的路上,安若玟的妈妈给她打过电话,让她回趟家把家里牛喂了。自从安爸爸出事,家里就没有留人,都是乡里乡亲地帮忙照看,特意让她回家看一趟。

    到了医院,安若玟看见日渐消瘦的妈妈,哥哥还没有赶回来,母女俩看了看对方没有说任何话语,随着妈妈来到了爸爸所在重症室监控病房,通过病房的透视窗看到躺在白色床单上的父亲,他只占了巴掌大的地方,一动不动,整个头都被纱布包裹的严严实实,除氧气机呼呼的声音,死一般的沉寂。

    安若玟看着眼前的父亲,总是浮现出过往的事情。安父是一位非常普通的煤矿工人,人非常的善良,干活也踏实。打安若玟记事起,父亲都在煤矿上班,从小煤窑到大煤矿,从几百块钱到几千块钱,父亲就这样踉跄的一路走来,期间大大小小的事故有那么几次,磕伤碰伤更是不在话下,但他依然坚强的撑着这个家……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那种信念,安若玟相信自己的父亲一定会醒过来,他要看着自己拿大学毕业证,上研究生,读博士……

    在第七天的时候,安爸爸醒了,一家人都开始轻松起来。

    这几天没有看见安若玟来文学社,亦没有联系自己,顾雨默开始担心起来,因为安若玟从不会这样,他决定给安若玟打电话,准备问问情况。电话通了,顾雨默关切的说:若玟,在哪呢?最近几天怎么不见你身影呢?我有点担心你呀。“雨默,是你呀。突然不知怎的她开始哭了起来,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等她的情绪稳定下来,才说家里出了事……

    这几个月的时间里,他们用内心最原生态的心思来交流,让彼此越来越了解对方,信任对方。正如此时的顾雨默对于安若玟来说是一个非常信任的人;安若玟也成了顾雨默最为亲近的人。听到安若玟的哭声,顾雨默的心感到莫名的酸楚,不知道该如何安慰那个阳光满满的女孩,也不知道自己能为她做点什么。但是他感觉得到她的无力,他没有心思去做任何事,想去安若玟华南老家”,想去陪陪这个心力交瘁的女孩,不想让她受伤。“等我,我来陪你,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根据安若玟文学社的留底的通讯地址,他买了车票,收拾了几件简单的衣服便出发了。次日清晨便抵达华南,按照安若玟短信通知的地址来到了安爸爸所在的医院。看到在等待自己的安若玟,他悬在空中的心落下了,看起来状态还行,吃点东西吧,顺手递给她一包吃的。随后去病房探望安爸爸,害怕打扰病人的休息,打了个照面就出来了,……

    医院不需要太多人手,安妈妈让若玟带着顾雨默先回家,明天不用来医院,让她休整休整就回学校去。因为这里交通不便,车子不好走,自行车还要留给妈妈,他们两个只能走着回去,一边走一遍聊着天。

    “雨默,你真的来陪我了,真得谢谢你。”安若玟感动满满地说。

    “瞧,你都哭成那样了,我能不来吗?我们都喜欢文学,都知道文字其实就是我们的心声,相处越久,就越来越懂你。这么久,第一次听见你哭,还在我看不见的地方,我怎么能放心呢,你可是我等了2年才等到的搭档,还不得用点心。”顾雨默微笑着说。

    ……

    也许,当人在最脆弱的时候,最好的治愈就是陪伴。顾雨默来华南陪她,这让安若玟的心久久不能平静。这是她第一次跳出那个夜晚的阴影,第一次主动想靠近他,第一次想他就这样一直走下去。她觉得顾雨默与以往不同,是那般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