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漆黑的屋子

    更新时间:2017-10-27 08:14:38本章字数:1872字

    漆黑的屋子里,我蜷缩在床尾,久久无法入眠。

    来城里上学快一个月了,我住在大姑家里。刚开始的几天还是大姑父骑摩托车带我去上学,大姑父骑的飞快,我坐在后座,我不敢抱着他的腰,只能紧紧的抓住车尾的铁杆。没过几天大姑父就不愿意带着我了。第一,学校8点上第一节课,大姑父本可以7点半再起床,但学生7点要上早读。第二,放了学大姑父经常要和朋友去喝酒,带着我很麻烦。

    星期六爸妈来城里看我。大姑就把大姑父不想带我的事给父亲说了。

    父亲想了想说:“那就让华子学骑自行车,自己去学校。”

    我立马说:“不用学了,我早就会骑自行车了。”

    父亲惊奇的说:“你什么时候学会的,我怎么不知道?”

    母亲笑着说:“有一天中午你喝多了,睡了一个下午。他就把你的大梁车偷出来学会了。”

    父亲听了还满脸不信的表情。

    于是大姑就带着我们去善国路买自行车。善国路是那个年代市里最繁华的一条街,看了好几家自行车店,对比了价格,车型和颜色,最后大姑相中了一辆深红色的自行车,小姑也表示赞同。我没相中,一个男孩子怎么能骑个红色的自行车呢?我说什么也不同意。父亲一时左右为难了。父亲没钱,买自行车的钱肯定还是要大姑出的。

    大姑气的要走说:“我不管了,他爱买什么样的你们给他买吧,你们就惯着他吧。”

    这时母亲走到我身旁说:“小华子,你就不能听回话么?难道要我们几个大人都顺着你么?”

    算了,我再不妥协就是不孝了,红色的就红色的吧,大姑是做生意的,她是想红色代表生意红火吧。

    那辆自行车整整花了300块钱,大姑回家对大姑父说是父亲出的钱。

    那个时候我总是醒的很早,每天清晨六点整就会不知从何处传来一阵军营起床号的声音。

    大姑叫我起床从来只叫一声,因为我本来就是醒着的。每天出门前大姑都会给我一块钱买早点,骑自行车出门不用三分钟有个十字路口,旁边有卖各种早点:蒸包、煎包、油条、油饼、麻球、混沌、面条。

    中午放了学我就骑自行车去滕北大楼吃午饭,大姑在一楼租了个柜台卖五金,小姑帮别人卖服装。

    隔墙上的窗户不时的变换着忽明忽暗的颜色,刚刚响过深夜11点的钟声,大姑还在外厅看着电视等大姑父回家。

    每当外面驶过摩托车的声音,我就一阵紧张。

    在没来铁路小学之前,我在农村学校里的数学成绩那也是班里前几名的。

    几天前,数学老师走进教室,手里握着一把卷子,同学们马上安静了下来,他把卷子往讲台上一放,念起了这次考试的成绩:“高文涛100分,张坤100分,赵静100分,江欣欣99分,田翠翠98分,李萍97分……

    分数是从高到低念的,每念完一个我就紧张下一个名字就是我,可念了十几个,还是没念到我的分数,难道没有我的分数么?分数越来越低,全班同学的名字也快念完了,我想:这是我转学过来参加的第一次考试,可能是不公布我的成绩。

    “刘猛75分。”念完这个数学老师开始整理试卷,看来这次是不公布我的成绩了,我心想我到底考了多少分呢?

    数学老师扫视了一眼全班,然后盯了我一眼举起一张试卷说:“这次咱班出了个奇迹,我教过这么多的学生,还从来没有一个低于70分的,闫业晗68分。”

    全班同学都转过头来看着我。

    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倒数第一,我来铁路小学的第一次数学考试就考了个倒数第一。

    “你给我滚过来。”数学老师愤怒的把我的卷子扔在地上。

    我都不知道我是怎样走过去把试卷捡起来回到座位上的,只听的数学老师让我下了课去他办公室。

    接下来数学老师开始讲解试卷,我告诉自己:虽然我考了倒数第一,虽然下了课要去办公室,但我现在还是要好好听课。我让自己平静下来去听讲,不知不觉下课铃就响了。

    数学老师走出教室,我也跟着走出教室,他在前面头也不回的走着,我低着头在后面跟着。我真恨不得地上裂开个缝让我钻进去……

    数学老师猛的一下推开办公室的门,我在后面跟着进去,门口一个男老师笑嘻嘻的问:“这是谁呀?”

    数学老师说:“一个弃之羔子。”

    另一个男老师说:“唉,徐文,你还真是叫他妻侄呢!”

    我的脑子停顿了,只听到办公室里每一个老师都笑个不停。

    大姑父指着墙角说:“去,上那蹲着去,你个妻侄。”

    我走过去,蹲在那里,我没有哭出来……

    一辆摩托车的声音由远而近,我从发动机的声音就能听出是大姑父回来了。

    摩托车在院子里熄了火。

    “华子呢?”大姑父一进屋门就问。

    “睡了。”我听到大姑说。

    “我布置的口算做了么?”大姑父又问。

    “今天我回来的晚,又去买菜做饭,让他陪丹丹玩了会,吃完饭就让他去睡了。明天再补吧。”大姑说。

    “明天还有明天的作业。”大姑父一脚把卧室的门踹开,打开灯吼道:“快给我滚起来,做不完别想睡。”

    我掀开被子就下床了,大姑还说我怎么睡觉都不脱衣服。

    我早就猜到不管多晚,大姑父回来肯定要把我揪起来完成他给我的附加作业:两位数乘两位数的口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