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我的母亲

    更新时间:2017-10-29 17:17:59本章字数:3426字

    自从搬到学校后面,母亲有了更多的空闲。但她是个不愿闲着的人,于是她开始盘算着做点小生意。

    这时铁路小学的旁边新开业了一座大厦,叫做银河大厦。大厦共有五层,装修气派,商品齐全,而且在大厦内部的中央还有一个喷水池,喷水高度能达到十五六米,从顶部串连下一条条水帘,像一条从天而降之河,故名银河大厦。

    银河大厦的门前聚集了很多卖小吃的,其中有一种小吃引起了母亲的关注。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妇女站在一辆三轮车旁,车上有一个圆柱形的铁鏊子,她正用竹尺在滚面。

    母亲就问她:“你这是什么小吃?”

    那妇人回答:“这是菜煎饼。”

    母亲又问:“多少钱一个?”

    那妇人说:“两张饼的一块钱,三张饼的一块二。还可以加鸡蛋,加一个鸡蛋五毛钱。”

    母亲说:“给我来个三张饼的,再加一个鸡蛋。”

    “好嘞。”那妇人忙高兴的做了起来。

    母亲就站在那仔细的看她是怎样做的。

    虽然母亲平常都是舍不得花一分钱,尤其不会在吃上花钱。母亲常说:吃好吃孬谁见了,只要吃饱就行。但这次母亲却显得很大方,这正是母亲格外聪明之处,那妇人以为母亲是有钱人,其实母亲是在偷学她的做法。

    周六回到老家,母亲就对父亲说了想法:“基典,我在城里看到一种小吃叫菜煎饼,和咱农村大煎饼的做法基本上是相同的,我觉得我也能做。三轮车可以先借二姐家的那辆,只需花钱买个铁鏊子,再买点面,买点菜,买点调料。我想试一试,能成就成,不能成也搭不了几个钱。”

    父亲想了想说:“那就试一试吧。”

    第二天回到城里老太太家,父亲就买来了铁鏊子,母亲就在院里做起了试验。

    第一张饼失败了,前几张饼也都厚薄不均,慢慢的饼就又薄又匀了。然后母亲又切了些韭菜和白菜,还有豆腐一起放一个勺里,再放上盐、胡椒面、味精和辣椒面,最后倒上豆油一拌。先在铁鏊子上放一张饼,接着把调好的那勺菜倒在饼上摊匀,然后在上面盖上一张饼。翻上两三次,几分钟菜就熟了。用小铲片子把饼卷起来,一个又香又热乎的菜煎饼就算完成了。

    母亲做的第一个菜煎饼被我和弟弟一人一半吃了,味道还不错,一次性就成功了,母亲真了不起。母亲又做了一个给父亲品尝,之后又做了两个拿给房东老太太。

    星期一的时候,铁路小学门口除了包子,油条,混沌,面条,肉盒子,又多了一份早点,就是母亲的菜煎饼。

    刚开始的两三天买菜煎饼的学生很少,可两个星期之后就一群一群的排不上队了。

    我一直无法确定,到底是因为母亲做的菜煎饼好吃,还是因为母亲本身太受小学生们喜爱。很多小孩见了老师都不打招呼的,可见了母亲那嘴就像抹了蜜一样甜。

    某一天早晨我就亲眼看到这样一幕:一个大概是三年级的小女孩,手里撰着一块钱,怯怯的走到母亲旁边,低着头试探着问:“阿姨,我今天可不可以不吃菜煎饼了?我想吃一回包子。”

    呃……

    母亲的菜煎饼卖的那么火,供不应求,自然也就引起了别人的心思。于是铁路小学门口又有了其他卖菜煎饼的妇女,最多的时候有四家。但她们都是撑不到两个星期就搬走了,因为孩子们只会买母亲的,最后只剩下母亲和另一家。那一家也就是个陪衬,因为毕竟母亲这边是供不应求,必定会分流一些到那一家。

    当然也有人想过找些麻烦把母亲赶走,但一打听母亲是铁路小学徐文老师的二嫂,也就只得打消了这样的念头。

    母亲每天准时四点半起床点着煤球炉子,洗菜切菜。饼头天晚上烙好了,但要揭一遍。

    五点半母亲就推车去学校门口,有时我和母亲一起走,到了之后母亲做的第一个菜煎饼就被我吃了。有时候我想多睡一会,去的时候就要排队了。我不用给钱,但队还是要排的。我也是经常排不上队,而且经常还要往后让,于是我也是经常吃不上菜煎饼。母亲就从钱盒里拿一块钱给我,让我去吃别的。但一般都是让我自己从钱盒里拿钱,因为她太忙了。

    一块钱可以买几个包子喝一碗粥,但我经常是用五毛钱买一个面包,它的形状像一只牛角,里面有豆沙,酥而不腻,特别好吃。一个牛角面包虽然吃不饱,但一上午也不至于太饿了。剩下五毛钱,等下午放学回家以后,我就对母亲说去火车站广场玩,其实我是偷偷的去打游戏机。

    五毛钱买两个板,但常客的话老板会给三个板,我当然是游戏机厅里的常客。

    慢慢的一次只玩三个板已经不能满足我了。我就开始早上不吃饭,用一块钱买六个板玩。

    一段时间以后,我又觉得一次玩六个板也不过瘾了。于是我就想到了母亲的钱盒。钱盒里大多都是一块和五毛的纸币,还有很多一毛,二毛,五毛的硬币。五块十块的母亲收了就装兜里了。

    刚开始我只是拿几个硬币凑成一块钱,后来就敢直接拿一块的了。最多的时候一次拿过四张一块的。

    母亲一直没有抓到过我偷钱,只是有几次自己嘀咕:“今天才卖了这么点么?好像少了几块钱。”

    我在一边写作业,假装没听见。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这天我又拿着赞了三天的钱跑去游戏机厅。我买了12个板玩决斗黄飞鸿,玩完了,又买了12个板接着玩,我就不信打不过黄飞鸿。我疯狂的晃着把子,不一会板又没了。

    我感觉已经玩了好长时间了,也该回家了,但我手里还有一块钱,我心想再玩会吧,母亲不一定会找我,就算她想找也不知道这里,于是我又买了六个板,这时游戏机厅里就剩两个人了。

    我正玩着,感觉到身边站着一个人,我回头一看傻眼了,是母亲。

    母亲揪了一下我的耳朵说:“几点了,小华子。”

    我跟在母亲后面走出游戏机厅,心里琢磨母亲是怎么找到这里的?然后我就看见快快站在门口笑,原来是他带的路。

    回去的路上母亲气的一句话也没说,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抓到我玩游戏机了。

    星期六回到老家,母亲告诉了父亲,父亲喝着酒只说了一句话:“再让我知道你去玩游戏机,我剁了你手指头。”

    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当时对大型游戏机已经着了迷。虽然很怕父亲会剁了我的手指头,但我胆子大,又心存侥幸,我想我一定不会再被抓到。

    我憋了一个星期没去玩游戏机,又到了星期六回老家的时候了,我对母亲说这个星期我不想回老家了。母亲问我一个人行么,我说行。母亲就给我留了五块钱,当这两天买吃的。

    母亲和弟弟刚走,我就去找宋伟玩了。

    四年级升五年级的时候,我从五年级一班转到了五年级二班,因为二班的数学老师是大姑父。

    我认识了宋伟并不是因为他是二班的班长,而是因为他是我的邻居。

    那天下午他父母都没在家,他家非常的干净,沙发上铺着一层单子,电视机也用布套着,座机电话也用丝巾盖着。我说想看电视,他就掀起套子打开电视。我说声音太小,他说平时他们家看电视都是这么大声音,他拿遥控器又给我加大了两格声音。

    他家的电视机是放在一个柜子上,柜子的玻璃板后面摆放着好几样玩具,有变形机器人,有忍者神龟,还有坦克模型。这些玩具我都没有过。

    “我妈妈和弟弟回老家了,今天晚上我一个人在家睡。”我摆弄着他的变形机器人。

    “那我晚上去你家陪你吧?”他说。

    “好啊,我就说我一个人睡害怕,这样你爸妈就会同意你去陪我的。”我又拿起坦克模型。

    “嗯,就在我家吃完晚饭再过去吧。”他说。

    过了一会,他爸妈回来了,我是不好意思在他家吃饭的,但他爸妈一再留我,我也只好留下吃了个半饱。

    饭后,宋伟爸妈果然同意了让他到我家陪我一起睡,临走又叮嘱了我俩几句。

    来到我家才晚上八点多,我们也睡不着,商量着玩点什么。

    他说:“我们去玩游戏机吧?”

    我想了想说:“好啊,不过现在还不能去,我们得等到11点多,等你爸妈都睡了我们再去。”

    他同意了,我们就先在床上玩小兵人。

    终于等到11点了,我们穿上鞋,锁好门,就去了游戏机厅。

    游戏机厅还没关门,听说是一两点才关门,不过已经一个玩的也没有了。

    我们先一人买了五个板,已经好几天没玩了,手都痒痒了。我兴奋极了,来到名将的机子前赶快投进了一个板。我刚把手放在把子上,还没开始选人,就看见宋伟他爸从门外面进来了,宋伟当时就站在我旁边,我们两个立马呆了……

    回去的路上宋伟他爸一句话也没说,只把宋伟带回了家,我也一个人回家了。

    我怎么就那么倒霉呢?已经是深夜快12点了,宋伟他爸怎么还没睡呢?他又是怎么找到那个游戏机厅的呢?为什么我们前脚刚到他后脚就来了呢?

    第二天母亲回来之后就知道了这件事。宋伟他爸对母亲说:“你家孩子自己不学好也就罢了,别把别人家孩子也带坏了。”

    整个下午母亲一句话也没和我说,吃完晚饭,母亲把屋门关上,转身竟然给我跪下了。

    我的天啊,我会招雷劈的,我也赶忙给母亲跪下拉母亲起来。

    母亲不起来,她哭着说:“小华子,我求求你别再去打游戏机了,要是再让你爸知道了,他真的会剁了你的手指头的。”

    我哭着拉着母亲说:“妈妈,你快起来,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去游戏机厅了。妈妈你快起来。”

    弟弟也在旁边哭着拉母亲。

    母亲起来坐在床边,一手拉着我,一手拉着弟弟。

    我和弟弟伸手给母亲擦干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