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样样红

    更新时间:2017-10-29 17:22:49本章字数:1711字

    又一次坐在了育才中学的考场里。昨天上午考的语文和语文附加卷,下午考的自然和社会。今天上午第一场刚刚考完数学,马上就要考数学附加卷了。

    “噢…耶…

    刚发下来数学附加卷,我还没填写完考号就听见前面考场的同学欢呼起来。

    “耶……

    又是一间教室的欢呼声。

    难道是数学附加卷不考了?

    我猜对了,巡考老师走进考场宣布:数学附加卷不考了,昨天考过的语文附加卷也不计入成绩。

    “耶…耶……

    教室里全部都在欢呼,他们太高兴了,他们太幸运了。

    我第一个从后门走出考场。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不考了?数学附加卷都是奥数题,100分的卷子我能考70分,而他们绝大多数连30分也考不到,前两届育才的选拔考试都考了,今年却不考了。后来听说是市教委不允许育才用附加考试的方法把好学生都揽了去。老天爷都挡我的道,本来很有把握考上的,现在局势一下子对我很不利,我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我气的一下子把直尺掰断了。

    看榜的那天还是父亲陪着我去的育才,很多的家长和学生,有高兴的,也有失落的,在正榜名单里没有找到我的名字,父亲在副榜名单里找到了我的名字。只差3分就是正榜了,而我的数学仅仅考了92分,果然被数学老师说的话应验了:“闫业晗,别看你数学学的最好,你早晚要在你这个粗心大意上吃亏。”我悔没有听进去老师的话,我仗着会考数学附加卷,90分钟的数学考试时间,我没用30分钟就做完了,然后一直睡到交卷,我连一遍也没有检查。而现在我要为我的不负责任付出沉重的代价。正榜学费2000元,副榜学费5000元,3分,1分1000元。

    我表哥丁凯虽然连副榜都没考上,可他的数学考了100分,满分。他去了另一个新建的私立学校华美中学。

    父亲一看我又落榜了,伤心的一个人骑大梁车先走了。

    我一个人低着头往回走,腿上就像灌了铅一样沉,当我回到家时,地上已有一片父亲扔的烟头。

    “现在你有两个选择,要么回农村糊弄三年初中,我是当老师的,我得让你上完九年义务教育,要么拿钱上育才。回农村上初中,给你在农村盖口楼将来娶媳妇,上育才就没钱再给你盖楼了,你自己选择吧。”父亲深吸了口烟。

    我看看父亲,又看看母亲,我低着头说:“我上育才。”

    “你想好了,将来没楼娶不上媳妇你别后悔。”父亲又点上一根烟。

    “我不后悔。”我知道知识就是最大的财富。

    “上什么育才,还得花那么多钱,回农村上三年初中得了,庄稼人也没饿死个。”母亲是怕我将来没楼娶不上媳妇。

    “你妇道人家懂什么?他想上育才就让他上,不让他上将来后悔不骂咱啊。”父亲是想让我上育才的,他是个做老师的,他的儿子不能比别人的孩子差。

    因为育才选拔考试公布成绩的日子比发放小学毕业证的时间早,所以毕业典礼是在同学们都知道谁有没有考上育才的情况下举行的。

    在班里报考育才的20几个同学里,只有倪晓菲和聂婷考上了正榜,副榜就我一个。但这并不是说其他的同学都考不上,而是因为像李亚芳,高珅,吴月这样学习好的同学都选择了不用交学费的四滕中学。

    教室的前面不知道班主任从哪里搬来两盆花,还买了一些糖块和瓜子,同学们用桌椅围出教室中间一个圆的空地,黑板上用红色粉笔写了四个大字:毕业典礼!

    班主任让同学们自由主动站起来发表毕业感言。倪晓菲,聂婷,高珅,吴月,李亚芳,马斌都站起来发言了,阵阵掌声中,我只是坐在角落里傻傻的低着头嗑瓜子。

    放学的那一刻,他们一齐冲出教室,他们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开心笑容,他们每个人都急着回家,他们终于小学毕业了,他们的小学生活终于结束了。我一个人走着,看着旁边那些曾经多么熟悉的同学,那些女孩,那些男孩,曾经他们都是围在我的身边,而现在他们好像都不认识我了一样,就更不要说和我说话了,就连高珅和马斌也没理我,就连有个同学看我一眼都没有,好像我是个透明人一样。那一刻,我才知道,我一直以为我是这个班的谁谁谁,我一直以为我是这个班的主角,现在才知道我从来都不是,我甚至觉得这一切仿佛就是一场梦,从开始的那一天到结束的这一天之间的一切仿佛都只是一场梦,我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对于身边这些同学我仿佛从来就不曾拥有过什么。

    他们都走了,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我的失落,没有一个人在乎我的伤心,一切都结束了,我回头望了一眼空空的校园:

    青春少年是样样红

    你是主人翁

    要雨得雨要风得风

    鱼跃龙门就不同

    青春少年是样样红

    可是太匆匆

    流金岁月人去楼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