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情缘肆起(一)

    更新时间:2017-10-27 22:05:38本章字数:1981字

    当年皇帝不念郑家当年抗战杀敌,为君保卫河山的恩情,直接将外寇的罪名扣在他的身上,灭他郑府。苏娘(郑淮之母)暗地将他送出密道才使得郑淮免遭一死,除了他一个人,郑家上下满门抄斩,血流成河,无一人生还。

    按律法来说,外寇之罪不允立碑,他暗自在自己所处之处立下父母的牌位。他跪在牌前,他发誓,灭门之灾必由他报,狗皇帝早晚得死,等到他死我便来陪你们。

    郑淮被送出密道之后,已是半夜,他偷偷地潜入皇帝寝宫,亮剑刺杀,不料皇帝暗中早有防备,从枕边抽出一把匕首,暗中刺了郑淮一刀。郑淮趁皇帝不注意,负伤而逃。

    然而禁卫军随后跟上,郑淮慌乱之中跳入围墙屋内,用匕首要挟房中的人勿将自己所在之处告诉别人。

    “别动,再动我杀了你。”当时已夜深人静,郑淮并不知道他所要挟的是玲珑阁阁主,风千羽。

    “侯爷”郑淮耳边响起一个声音,让他忍不住转过来,声音有点熟悉,小羽!让他不禁想起当初围绕在他身边转的女孩,一直甜美可爱地叫他,“淮哥哥。”

    面纱遮住了风千羽的脸,让人看不出她到底长什么样子,“只是在你身边我都已闻出血腥气味,自保都不得,怕是要挟我不了了。”千羽一股戏谑语气挑起了郑淮的不悦。

    “你怎知我是谁?”郑淮带着疑问的语气探出。

    “谁人不知今日郑府遭遇灭门,本应无人生还,而现在看你从皇宫方向逃出,身上又满是血迹,外面又有禁卫军的慌乱喊声,怕是我不知道也是奇怪了,只是我不懂,你既然已经逃出,现在又何必再去自投罗网,真是枉费苏娘的一番苦心。”

    “住口。我既然已经逃出,自然要弄清楚发生这一切的缘故。狗皇帝平白无故诛杀我全家,我多次在外为他舍命杀敌,他竟是这般冷漠无情,连昔日情分都不顾。”他恨,但自己却无法报仇。

    “小点声,有禁卫军往这边来了,想必是你在逃亡之时,血滴在路上成了血迹,他们迎血而来。你先躲进密室治疗,接下来的事,灵修会看着办,你跟着她走便好。”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袭来,管家闻声马上跑来向千羽通报,“让他们进来吧。”

    “阁主,这么晚来打扰实属在下无礼,但宫中出了刺客,我们一路沿着血迹而来,血就停在这里,青阁主见谅,让我们进去搜查一番,我们也好和陛下交代。”

    ”各位御军大人,奉着陛下旨意前来捉拿刺客,千羽岂有不允之理,进来吧。”

    “阁主好脾气,御军在此先赔罪了。”一大批军力涌进了玲珑阁,将浸于美梦之人拉回现实。“来人,给我搜。”

    所幸,玲珑阁的密室还是不容小觑的。御军并未搜到任何痕迹。他们觉得,奇怪,为何血迹在此却找不着人,这下恐怕难向陛下交代了。“阁主,多有得罪,尽情见谅。”

    “御军,慢走,以后若是有其他之事,千羽依然愿意为你们解答”

    “多谢!”御军撤出了玲珑阁后便匆匆往其他方向跑去。

    密室里,一股血腥味刺鼻传出,灵修正在治疗当中,郑淮一丝不动,丝毫声音都没发出。

    “侯爷不愧是沙场上的将士,这点痛也不算什么吧?”

    郑淮弓着腰,抬起头来,一脸深处,眼眸里有丝暗光,“呵,没想到今天竟是被玲珑阁阁主所救。听说玲珑阁不会白救人,你看这是有求于我才救我的吧。”

    “诶,侯爷不愧是在官场久待之人,也罢。”千羽叹了口气,但依旧还是趁着淡定,嘴角便慢慢漏出一丝笑意。

    “我玲珑阁素来不参与京城纷杂,它只为有难之人提供帮助,你若有难它便帮你解答,不求财,只为你欠的一人情。然而今日之事不为人情,只是这是老阁主的要求,也就是你娘所要求的,我只是将我所做的做了,就此而已。”

    “我娘,她是玲珑阁的老阁主?怎么会,她可从来没说过,这么多年也没见她关心过玲珑阁”郑淮脸上一丝怀疑神情探住了千羽。

    “看来苏娘并未告诉你她以前的事,不过也是,一旦沾上情欲,自然就该离开玲珑阁。当年苏娘因与郑逵(郑淮之父)私恋,犯了禁忌,被当时的老阁主逐出便再也没回来过,等到后来我继位之后便再也没见过苏娘回来了。

    之后再遇苏娘,她说若是你再遇险境,希望我可以救下你。本来我们玲珑阁是不过理这些凡尘之事的,但我看在苏娘对我多年的抚养之恩,我也就只能破规矩把你先救下。”

    “原来是这样,我竟不知我母亲与玲珑阁竟有这么大的渊源,只可惜我母亲已被狗皇帝所杀,此仇不报,非我郑淮所为。

    “也罢,你先歇下吧,你最好还是好好疗伤,不然你一时半会可闯不进皇宫的。”

    千羽将其真想吐露给了郑淮,便暗自将郑淮安排在了风琴阁。

    京城里,听闻昨晚禁卫军夜闯玲珑阁,百姓议论纷纷,此时很快就传入皇上耳内。

    “什么,,御军,你们是何等的大胆,竟敢夜闯玲珑阁,扰人清梦。皇帝听此消息之后,龙颜大怒,不断斥责下边的禁卫军,“玲珑阁一向不管朝廷之事,红尘之事一概不究,又怎么会窝藏逆犯。”

    “陛下,是血迹滞于玲珑阁口,所以我们才,”禁卫军话还未说完,就被皇帝堵口。

    “住口。朕累了,先下去吧。”

    在这宫中,无人不知但却不能提及此事,连嫔妃们在侍奉时都要小心提及此事,他以为只要谁都不提及,他就可以就这样淡忘掉千羽给他的伤害。他站在门口,远远望着外边,思绪万分,眉峰不禁紧皱,外面的又一花瓣掉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