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忆在过往(一)

    更新时间:2017-10-27 22:07:55本章字数:2642字

    十年前,风千羽作为义女的身份被苏娘抚养,但实则却是老阁主为了让风千羽更好的了解玲珑阁而将风千羽安插在苏娘身边学习的。

    虽说苏娘早已离开玲珑阁,但在那之前,玲珑阁的大大小小之事都由苏娘管理,千羽作为玲珑阁继任者确实有必要过来向苏娘讨教。

    初来郑府,人生地不熟,千羽与府上的人有些摩擦在所难免,加上小时候性格有些男儿性,很容易就与别人武打而上。

    那时候,是千羽第一次见他,那时候还小,他的身子没有此时健壮,武功底子也是很差,练武时总摔跟头,郑逵将军在一旁一边看他习武,一边指导他。

    苏娘将千羽带了过去,“淮儿,过来,这是小羽妹妹,以后要好好照顾小羽哦。”

    郑淮看着千羽小巧可爱的样子,有了想保护的感觉,像个英雄少年应道,“好的,母亲,小羽妹妹要是受欺负了,我一定出头。”

    这句话本是没啥,倒是惹得郑逵将军哈哈直笑“哈哈哈哈……,淮儿,就你这功夫,怕是你受欺负了,小羽来帮你出头吧。”

    “父亲就只会取笑我,我不过是身子骨弱,我之后定会好好练武,好好保护妹妹。”郑淮锤胸信誓旦旦。

    “小羽,这是你淮哥哥,以后有什么不懂就找你淮哥哥。”

    “淮哥哥好,听闻淮哥哥在练武,不知哥哥武功如何,可否与我较量一番?”那时千羽本性不好,又好胜,实属男儿本性,因此常常被苏娘说没有半点淑女形象。

    “既然小羽说了,我也正好缺个试手,来吧,切磋一番,我不会因为是妹妹就手软哦。”郑淮以为自己会赢,心直口快。

    “好呀,那就看看谁比较强,淮哥哥看招。”

    郑淮性子心急,直接一拳击打过去,但还是被千羽躲过了,紧接着他展开下一步攻势,准备以腿脚作为掩饰,以掌为进,而此时的千羽却还未出一招半式,看来是料想到郑淮的下一步行动,直接往上跳来个一招制人。

    在几番争斗之下,郑淮到底还是输给了千羽,“我不服,我得好好练武,我们下次再比。”

    “哈哈哈……,你小子倒是不服,小羽不愧是铁凝掌门的爱徒,小小年纪就有这么浑厚的武功底子,不错呀,之后得和淮儿好好切搓一番。”

    “是,义父。”

    转眼6年过去了,郑淮的武功也有所长进,兵书也略览不少,他骁勇善战,连陛下都很是欣赏他。

    那一年,外寇侵犯我城领土,皇上马上欽派郑逵和郑淮前去讨伐倭寇。那时,外寇人力甚是众多,即使是依靠郑逵和郑淮也很难打得胜战,想必苏娘也是知道的。

    战前一夜,千羽与苏娘特意去庙里求得平安符,望一路平安,即使是吃的败仗也要活着回来。

    城墙外,郑逵一大批军马已在外候等,随时准备出发,待陛下的指令一下,此战便开始打响。

    “淮哥哥,此战危险重重,你一定要小心为妙,切勿中了敌军圈套。,这是我昨日与义母在庙中求得平安府,你戴上虽说不会起什么用,但至少让我安心”千羽将怀中的平安府取出戴在他身上。

    “小羽,”郑淮将千羽的手紧紧抓住,“若是我此战能活着回来,我便娶你,可好?”

    “好,记住,即使输了也得给我活着回来,我在家里等你来迎娶”那时候我以为我是最幸福的女人了,我知道我会等他,他也势必回来娶我,只是后来,他胜了,我却嫁不了了,淮哥哥,抱歉,小羽自知当时之错,你恨也罢,但今日你不准走不仅是因为局势不允,更是我舍不得。

    今日,十年之后,想去寻他,却听闻郑府已灭门,我不禁哆嗦起来,害怕他也死了,却在那一夜又再见他,而我却不敢让他见到我。我看着他,他依旧如当初那般鲁莽,不过所幸他还未死。

    现在我已没什么可以为他所做,玲珑阁已稳定,我也该为他做些什么了。

    之后,郑军大战倭寇,死伤无数,但终究还是以少胜多。本以为可以就这样班师回府了,然而在回程路上,外寇再次袭击,郑淮在与其敌争之时,陷入敌军圈套,剑刺进了郑淮胸中,幸好没有刺深因此免除了大患。郑逵怜惜幼儿,拔枪奋起而战,外寇也落得个落荒而逃的地步。

    次日回府之后,郑淮躺在床上养伤,我在一旁照看着,“淮哥哥,都说你要谨慎,别落入敌人圈套,可到底这鲁莽的个性就是不改,你要是一个不小心,我可就成了寡妇呢!”我千羽在旁一个劲地埋怨郑淮,却又心疼他的伤势,这血流出,伤在她心呀。

    “小羽,是淮哥哥的错,只是怎么小羽还未嫁给我怎么就成了寡妇了呢”郑淮受着伤但却不忘挑逗千羽,“看来小羽是准备要嫁给我了。嗯?”

    郑淮斜眼往千羽看去,嘴边的笑意加深,惹得千羽一脸发红。

    “当日是你允诺,回来便娶我为妻,今日你既已回来,难道不是应该履行承诺么?现在倒来取笑我了。”

    “那是自然,等我伤势好转,我便上门提亲,来迎娶你这丫头片子。”

    “我才不是什么丫头片子呢,我可是你未来的媳妇。”千羽在旁争争不休。

    “好啦,好啦,不是丫头片子,是媳妇。”

    房内一片嬉闹声。

    房外,郑逵和苏娘看到这一幕都在窃笑,“看来我们家里要办喜事了。”

    “是呀,淮儿和小羽从小情投意合,如今已经6年过去,现在也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了,虽然我们是小羽的义父义母,可到底仪式还得从俗。”苏娘望向千羽的方向,忍不住想起了当年往事,“婚事,我们还得请铁凝掌门过来,毕竟小羽是他的爱徒。”

    “也是呀!”郑逵在一旁点点头。

    过几日,铁凝掌门拿到请帖前来郑府寻千羽。

    “铁凝掌门,别来无恙呀!”郑逵一看到铁凝,直接上前问了声候。

    “将军,别来无恙,别来无恙,哈哈哈。”“我听闻你儿将与我徒儿成亲,看来我们郑铁两家是要变成亲家,血上加亲了。”

    “是呀,如此也是不错呀,两人从小青梅竹马,现在也到了成亲年纪,我作为父亲是该为他们操心了。”郑逵看着外面景象朝气十足,想到不久两人就可以名正言顺了,脸上的悦意不断。“铁掌门,我去叫小羽过来。”说完就向千羽房内走去。

    “小羽,今日你师傅到来,你应该去拜见一下。”

    “是,义父。”

    听闻师傅到来的消息,千羽心里满是激动,已经很久未见师傅了,不知师傅近来身体如何,是否还经常躲在房里修炼呢?藏着一堆问题的千羽快步向庭院跑去。“师傅,师傅。”

    “哈哈哈,都快是个嫁人的人,性格还是像以前一样毛毛躁躁,当心别人把你给抛了。”铁凝迎声出来就瞧见了千羽那毛躁样子,不禁取笑起来。

    “师傅就尽会取笑徒儿,淮哥哥可不是那样的人,她不会弃我的。”千羽撅着嘴,直是把头转向另外一边。

    “好啊,有了男儿忘了师傅哈。”

    “师傅哪儿的话,小羽只是反驳一下师傅,师傅又何必较真,师傅的恩泽,小羽不会忘的。”

    “好啊,倒是长成了美丽闺女了,明天可就要穿上嫁衣,成为别人家的了,要时刻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切不可背弃夫家之人,也算是妇道人家该守之事。”

    “是,师傅,小羽谨遵师傅教诲。”

    师徒俩在庭院的叙旧,让人看了甚是欣慰,苏娘瞧见了千羽就赶紧把千羽叫去试穿嫁衣,“铁掌门,千羽也该去试穿嫁衣了,我们这便就去了。”

    “你们去吧,我一人在这赏赏花也就罢了。”

    “千羽,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