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易容之术

    更新时间:2017-10-27 22:09:37本章字数:2075字

    “郑淮公子睡得可好?”阁内里,千羽正在沾茶,依旧戴着面纱,她瞧见了郑淮走进的身影。

    “劳千羽姑娘挂心了,有了玲珑阁自制的安眠香,睡得自是很好。”郑淮走进坐在千羽对面,甚是好奇那天她说的话,“千羽姑娘,我能否问你一事。”

    “请说。”

    “千羽姑娘,你上次跟我说过,刺杀皇帝也算是报你之仇,难道皇帝也曾……”郑淮试图去打探千羽。

    这句话倒是让端着茶杯的千羽惊了一下,茶水险些撒出。而后又转为淡定,笑着对郑淮说,“郑淮公子,倒是提了一下醒,当年玲珑阁里的人员意外混入朝廷之内,使当时玲珑阁陷入朝廷之事,皇帝大怒,玲珑阁也因此有些损伤,自是以后,我们玲珑阁便再也不理朝政之事,一心只顾江湖。”

    “想不到如今辉煌的玲珑阁竟还有如此不堪历史,”郑淮低头,“若是这样,我们联手弑杀皇帝也算是不错。只是不知千羽姑娘是怎么想的了。”

    “如此自是不错,那郑淮公子既有此计,怕是已经考虑周全了吧。”千羽沾了口茶,斜眼看着郑淮。

    “还没有,现在还是得先说服你共谋此事为先,此后我们再从长计议。”

    千羽嘴角边突抹出一勾笑意,眼眸里产生一种深意,抬头直看着郑淮,还是跟以前一样呀,“淮公子,你这招倒是吓到千羽了,不过这主意倒是不错,这几日我先料理了阁内之事,待阁内一切安定,便与你共商大计,只是你这脸……”

    “脸?”,郑淮一脸懵懂,“脸,怎么了?”

    “淮公子,若是你这一出去,单上人物与你相貌一致,你这是连进皇城门都进不了吧。我也不打哑谜,我们风琴阁一向擅长易容术,只怕是得委屈你换张脸了。”千羽笑意未减。

    “这倒没事,只要能报仇,什么我都可以做。”郑淮捶胸保证,意气风发。

    “郑淮公子也是爽块,不愧是有率队敌军的大将军风范,”说完赶忙在灵修耳边细语“待会易容术由我来”

    “公子,先去房内侯着,我准备好了便过来。”

    “阁主,易容术虽是我们擅长的学术,但这毕竟与别的学术不一样,易容术不单单只是做一层皮囊而已,它需要与其至亲至爱者的血液相融,做出的皮囊才能与受者相符,否则做出的皮囊容易产生排斥的。”灵修细谈着易容术的内幕,然而千羽依旧不动容。

    至亲至爱,郑淮家人都已离开,只剩下千羽是他身边的人了,易容术不仅为利于报他一仇,也是千羽的另外一番私心。

    若是相融了,说明他还爱着她,可若是排斥,他是不爱了吗?

    “所以这就是要我亲自来的原因,很多事情我还是亲眼见证的好,不管他还在不在乎我,我都要亲眼看到。”说完,千羽往郑淮房间的方向走去。

    阁主,你这又是何苦呢。灵修看着千羽远去的背影,暗自哀伤。

    “郑淮公子,你准备好了么?”

    “好了,开始吧”郑淮躺在床上,闭上眼睛。

    千羽拿起匕首,往自己的手指边缘割下一小口,血滴落在碗内。皮囊已经事先准备好了,将皮囊浸入碗内,使血漫过皮囊,浸泡,接着就静观两者是否相融了。

    毕竟10年之交,即使没有爱了,也有情了,即使在恨,也曾醉于女人香,郑淮到底还是没能忘了她,是爱是恨,她不知,她见着了,血和皮囊相融了。

    泪随即而落.......

    千羽转过身,看着在床上敬躺的郑淮,摸着他的脸,满是沧桑,他的双鬓,有几丝白发在飘,她有些心疼,暗自感叹,我不在的日子,你都经历了什么?这么久了,你还念着我么,还是说在恨我呢?

    次日大早,郑淮已起身准备洗漱,就见千羽开门而入,灵袖端盆尾随,“淮公子,且慢,换脸之时,皮囊在面上还未根劳适应,此时不宜碰水,还劳烦淮公子多忍三日,三日之后,一切如往。”千羽细细看着这张脸,虽然和以前不一样了,但岁月的痕迹终究还是遮不住的,多年的沧桑依旧躲在眼角边,令人心寒,“不知淮公子对新面容好习惯么?”

    “千羽姑娘,多劳你费心了,现在我暂且还不是很习惯,过些时日就会习惯了。”

    “好吧,那就不打扰你,你先整理好再出来吧,我有些要事找你一谈。”灵袖将盆子放下,把门关上,尾随千羽离开。

    “灵袖,去帮我请老林过来一下,就说我有要事找他。”

    “好的,阁主。”灵袖闻令转身离开。

    千羽看着灵袖离开的背影,眸中似乎藏着一丝深意,让人猜不透。

    “阁主,不知一早找我来是有什么要事?阁内,老林奔身而来。

    “老林,此时要你前来,主要还是跟你商量今后玲珑阁的发展,这些年我掌管风琴阁,多亏有你在旁辅佐,风琴阁才有现在繁荣景象,所以我想也是时候把风琴阁交到你手里了。”

    “阁主,你这是要退隐么”老林觉着奇怪,阁主并不是这般人,而后熟虑之后不由猜疑,“还是说是因为郑家灭门之事?”老林沾茶抬头欲察千羽眼色。

    千羽闭眼睁眸,抬眼直视老林,嘴边不由扬起一抹淡笑,“看来是瞒不住你了,也是,你在我身边辅佐已久,我的心思你也最是了解不过”,说着便轻轻拿起一盏茶杯,抿了口茶,“我想,我也是时候该为自己之事所筹了。”

    “阁主,这是你的私事,我也不拦你,之后若要我帮忙之事,我已经为首而助。”

    “多谢老林了,眼下我正需要你帮我办一件事。”

    “什么事情,阁主直说。”

    “帮我散播一条假消息,说是‘此时风琴阁正值安稳时局,阁主千羽退隐涉尘。’,此言传的越汹越好,我需让皇帝早日晓得此消息。”千羽笑意加深,端茶饮时,眼里闪出一丝光亮,直射府外。

    而此时在厢房内的郑淮已按捺不住,正擦拭着手中的匕首,其眸更是藏着深意却透着些许的哀伤,让人不由心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