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皇帝登门,步步追击

    更新时间:2017-10-27 22:10:16本章字数:2026字

    京城内,风声四起,传闻玲珑阁主因涉入红尘之事,决心离开玲珑阁,又传,玲珑阁阁内出现内乱,阁主千羽女流之辈无力抵挡,被逐而出。

    谣言终究还是传入皇帝耳中,早已钟情于千羽的皇帝肆意挑拨群众,使谣言越散越烈只为早日传入玲珑阁内,待千羽无力抵抗之时,他便以一道圣旨将千羽招入宫中。

    皇帝自以为聪明,却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此局势情况早已被千羽了如指掌当中,他不知,此时的千羽正等待他的登门。

    夜深,千羽还未有倦意,毕竟明天就要与皇帝会面,千载难逢的机会在此之时,此后的成败全靠那一时了。

    “阁主,不知深夜找我何事?”灵袖走向千羽房门,开门而入。

    “灵袖,若不出乎我所料,皇帝必定会在明日之时登门见我,到那时切不可让淮哥哥发现了,不然前功尽弃”千羽往窗边方向走去,手抚着窗沿,慢慢抓紧,“万一他发现了,无论如何,拦着他。”

    “是,阁主。”

    漫漫长夜,未睡的不只有千羽,还有皇帝和郑淮,房内,郑淮躺在床榻上翻来覆去,梦里灭门之灾索引着他;同样在榻上的皇帝,丽妃静躺于旁,长夜之深,佳人在旁却无困意,想是明天便可以去日夜思念的千羽相见,也是难怪。

    第二日,千羽一早起来梳妆打扮,不喜欢浓妆的她一向在客人面前都是淡妆出现,恰好把她天生气质淡雅给凸显出来。今日千羽却以浓妆出场,唇红齿白,腮边的红润恰到好处地展现了其肤色的白皙,眼角边的晕彩倒是把一向喜欢清淡典雅的千羽扮得有些妖艳。今日,千羽是要盛装上阵了。

    “阁主,皇帝陛下来了,我让他在阁内候着了。”灵袖在外敲门示意皇帝的到来。

    “好的,我这就过去。”千羽开门直往阁中方向过去。

    “阁主,你真的要进宫么?除了进宫就没了其他办法了么,这进宫献的可是你的清白之身,你明明可以和淮公子在这里……”灵袖意欲阻止千羽,却还是被千羽的坚决打断了“灵袖,所有后果均由我承担,我有我非做不可的理由,你不用劝我了。”

    千羽袭一身淡紫色长袍,涂抹浓妆的她不比其他青楼之地的胭脂女子,自小习武的她骨子里依旧透出一身傲气。看着她离开的样子,后边的袍子脱得地上有些飒飒作响,可知道她走的有多坚忍,灵袖不免哀愁起来。

    这么多年,她陪在千羽身边,两人早已形同姐妹,现在她这个姐姐是要去冒险,她却无能为力。想是如此,她也只能恨自己有心无力。

    “不知前来所谓何事,还劳烦您亲临本陋阁”千羽披着一身紫纱,脸上虽擦些浓妆,但眉峰间终究抵挡不住其凌厉。

    千羽前来,瞧着皇帝正坐在自己一向坐的位置上,抬眼轻笑而坐于其对面位置。见陛下一直沉默不语,千羽还是忍不住问了。

    “呵,陛下此次过来是打算在这里干冷久坐么?”

    皇帝抬头而视,眸里出现一丝闪光,嘴角边凸出一弧深度,轻声疑问,“千羽,终于注意到朕的存在了?”

    “呵呵,陛下这是在说笑吧,陛下这么大的一个人在此,威严感更是深重。”千羽低头扯袖抿嘴而笑,颇显一般优雅。

    “千羽姑娘,这是在取笑朕吧?”

    “陛下惶恐,民女又如何有胆取笑陛下。”

    皇帝拿了茶杯沾了口茶,抬眼望了一眼千羽,便把茶当酒一饮而尽。千羽低头也要拿杯饮茶之时,却发现自己的杯子正在皇帝手上,不禁咬牙,有些气愤。

    皇帝饮尽完茶,却不忍放下,还细细品了一下茶杯的味道,撇了千羽一眼,见她咬牙切齿地样子,眼眸里一股深意汹涌而起。

    最后还是低头轻笑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还特意推到千羽面前,“朕不小心拿成了你的杯子了。”如此肆意妄为,也只有皇帝在她眼前做出,她才能一步步看着他被沦陷。

    千羽嘴角一抹笑意出现,静而不语,她在等待,等着这位陛下肆虐地毁了她自己。

    “陛下如此之意,是我的荣幸,天下女子,哪一个不垂涎于陛下,这下,我还得感激陛下的故意。”千羽低头将刚刚陛下饮过的茶杯倒茶饮尽。

    “这么说来,千羽姑娘,也是天下女子之一罗”皇帝一直紧追千羽之语。

    千羽听后沉默不语,静静在那为皇帝盏茶倒水。

    “陛下,茶要不喝,就凉了,凉茶伤身。”

    “呵,多谢千羽姑娘提醒了,伤身?你可曾知道,这两年朕为你心烦意乱才真是伤身,你若真的为朕,又何不今天与朕而走。”

    皇帝虽有着后宫佳丽三千,然而却无一人能够入他眼,至今无子嗣,太后每年都在为他选妃打算,选的妃子却是一个个放在宫中当摆设,陛下很少进去,也很少叫人侍寝,被千羽说到伤身,皇帝也不由地自嘲一番。

    “千羽,两年前,你宁愿抗旨也要保你自己的玲珑阁,你说红尘之事与你无关,今日,你再度涉入红尘,你这不是在给朕机会?”

    “陛下,我……”千羽还未为自己阐述,便被皇帝断掉,皇帝终究还是按耐不住心中的情感,两年来,他左思右思,他在等待,等着她再度涉尘,他便有理由封她为妃。

    两年前,她以玲珑阁不涉红尘之事拒婚。

    他说,“我会等,当你再度涉尘,待那时,不管你以什么理由,我定要娶你。”说完便甩袖而走,留下一道肆无忌惮的笑容。。

    两年后,她涉红尘,他来取他当时的承诺。可惜,她的心从未在他身上。

    “我已派人打听过玲珑阁,现在玲珑阁已安定,你也无须以这个为由,何况你已经步上红尘之路,你更不必再找寻任何借口,还是说,你是真的厌烦?”皇帝眼神犀利,一步一步往千羽处逼去,把她逼得无处可去。

    千羽依旧低头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