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情陷何处(一)

    更新时间:2017-10-27 22:22:35本章字数:1905字

    丝丝细雨缠绕着整个京城,郑淮独自一人骑着马往林寨方向奔去,马的奔跑声和骑马人的赶鞭声响彻整个隔着城外三四里的林子。

    “吁......”,郑淮拉马停下,眼前几个大字印入眼帘,麒峰寨,看来就是这里了,郑淮心想。于是他将马儿牵往旁边的一个树,将绑在马儿身上的另外一端绳子系在树腰上,便离开往麒峰寨走近。

    “你是谁?”果不其然,虽是一个小小的土匪寨,还有人在门口把守。

    “两位小哥,我是听闻虎大哥的名号,前来投奔麒峰寨的,不知两位小哥可否与债主通报一下呢。”

    还未见两位小哥的回答,里面传出了一粗壮的声音,“投奔?看你身材如此娇弱,估计被人打一拳就残了,还想来我们麒峰寨干啥,我们这边都要找壮实的,年轻人,从哪里来哪里去。”说完头也不回地往里走,欲要直接打发掉郑淮。

    郑淮自是不会轻易走,麒峰寨是他唯一的机会了,“哈哈哈......”郑淮先是一声大笑,这倒是把刚刚那个离开的人引起一阵不悦,回头便说,“你这是笑啥,难道你小子还想挨揍不成么?”

    “不敢不敢,程风大哥果然是直言。”

    “你竟认识我?”

    “程风大哥,我既然是有心来这投奔,自然是得先摸清你们这边的人,我听闻你们与狗皇帝有仇,我也是与狗皇帝有仇的人,敌人的敌人是朋友,何况我们是同一个敌人,又为何不能相融一起。”

    程风听得细致,“继续说。”

    “我其实早就听闻程风大哥在战场上威风无比,多次替虎大哥砍下很多朝廷将军的人头,也让朝廷的人个个闻风丧胆,作为虎大哥的左右手,为寨里找人手,自是找年轻力壮,你说我手无缚鸡之力,娇弱,看来我是被小看了呢。”

    “呵,小看你,难不成你这书生样还能打倒我不成,我告诉你,你这小兔崽子要是今天能打倒我,虎大哥的左右手便是你了。”

    “程大哥,一句可当真?”

    “当不当真,由我来说了算。”里面又走出一人,见周围人恭恭敬敬地喊着老大,便也晓得是虎彪。

    虎彪,果真如云来客栈的小二所说,虽头上已沾满了几丝白发,但看着依旧年轻,更重要的是那股作为寨主的气势还在,怪不得皇帝那小子怎么都铲不掉他。

    郑淮见到他,赶忙半跪着鞠躬,“虎大哥,久仰大名,果然百闻不如一见。”

    “你小子好呀,倒敢直接叫嚣程风,你就不怕他一发起怒来把你给砍杀了么?”

    “不怕,我这次既然选择来投奔,就早已有了视死如归的决心,进不去的话就不如死于程风大哥的刀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虎彪听完不由大笑,“好小子,我欣赏你,你叫什么名字。”

    “淮准。”

    “哈哈哈哈,好呀,淮准以后就是我们麒峰寨的兄弟了,也向程风赔个礼,程风也原谅一下这初生牛犊,你俩以后也算是兄弟了。”

    “大哥说的是,说的是。”

    当晚,寨内敲鼓响起,酒席摆满,程风与郑淮两人勾着肩,喝着酒,“兄弟,刚有冒犯,我脾气就是这样。”

    “程大哥哪来的话,都是为了寨内的大家伙,来,一杯酒抵消了。”

    “好,干。”

    醉意开始袭上郑淮的脸,好久没能这样与那么多人喝酒了,上一次还是在军营的时候,这次竟在敌营了,他想着当年与弟兄们喝酒时也像今日这般酣畅淋漓,却也不曾觉得那种时光会逝去,此时今日他们早已不同,当日战友也便敌友了,他醉倒在桌子上,闭眼睡去。

    另外一方面,在宫里的千羽倒是有点坐立不安,皇上又掀开了他的牌子,她早就知道他一旦抓住时期,定会天天来,她以为她有好好准备却到底还不知道如何应付。

    “千羽。”正当她正在想法子的时候,他猝不及防地从她身后抱住她,吓得千羽急转过身,“怎么,皇上来了没有人通报的么?”

    “我让高公公不要通报的,怕打扰你。”

    “皇上,下次还是不要叫我千羽吧,后宫人多眼杂,我不想惹事,祤嫔这个称号便叫这个吧。”

    “千,好,祤嫔,那今夜你是否,”皇上将千羽的腰搂紧,双眼柔情地看着他,他等了很久,她也知道这一刻早晚得来。

    “皇上,今晚,臣妾还没准备好,不然等过两天选个吉日再来圆房可好,我知你心中急切,但该有的礼数也少不得,不如今晚就先去其他妃子那一边吧。”

    “不了,夜已深,朕也累了,今夜朕就在这歇吧,放心,你不愿意朕也不会对你做什么的,朕就在旁边躺着就好。”

    入夜已是几更天了,他真的如他所说没有对他做任何事情,连想抱着她逾越的表现都没有。千羽还未合眼,抬眼看着这名男子,长得如此俊秀,眉峰里还有一丝凌厉,还是当今的皇上,若换是其他女子又怎会拒绝今日的要求,只是她的贞洁能保一时是一时,她这一生选择了这一条路,注定只能同时负两人,这样谁才不会亏欠谁。

    天快亮了,千羽有点倦意,合眼。许是因为睡意深,她的头不由倾倒在皇上的肩膀上。太阳渐渐升起,皇帝已醒,看着睡在他旁边这可爱的人儿,这是他想了多久才有的事情,他还想再睡会,但已经到了大殿早朝时间,他没时间,只能垂头将吻轻轻地落在千羽的额头上,不忍叫醒她,他一切事宜都由自己来做,穿衣洗漱和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