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千羽获悉郑淮被捕

    更新时间:2017-11-03 10:58:47本章字数:3108字

    “朕究竟做了什么,会让你如此费尽心思地想要朕死。”皇帝一脸迷惑。

    “狗皇帝,你坏事做尽,自然不知道你做了什么错事,我告诉你,人在做,天在看,你别自以为自己是天子就可以胡作非为。”

    “朕清清白白,何时做过伤天害理之事,你简直是放肆。来人,把他抓进去。”

    “呵,皇上这是心虚了么?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清白,郑家灭门之事又该如何算起,郑逵一家光明磊落,如今却被扣上外寇之名,被满门抄斩,这一条罪你还敢说自己清白,狗皇帝,你未免太清高了点。”

    “你是谁?这件事你为何知道,难道你是郑家残留的余党么?”

    “呵,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你干过的事情。狗皇帝,你以为你忘了,这件事就会被世人忘记么?你根本不知道因为你的罪过,郑家上上下下多少条无辜的生命一夜入黄泉。”郑淮怒吼着皇上。

    “皇上,时候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高公公见外边天色已晚,在外边传了声话进来。

    “林大人,把他抓进去,我过几天再来提审他,今日发生之事我不允许除了我们三个之外还有其他人知道,不然你人头不保,休要怪朕。”皇上吩咐着狱卒长,林通,态度十分强势。

    林通吓得跪倒在地,“是是是,皇上,臣谨遵皇上的教诲。”

    皇上离开,留的郑淮一人独自在牢房里,这次他并没有郁郁寡欢,而是想着下一步计谋,越想,笑容一边扯出,让人感觉有点诡异,有点可怕。

    第二天早上,天还未亮,便有人赶着过来送信件,后宫虽说不能随意进去,但以灵袖轻功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困难,她担心吵醒千羽睡觉,所以只将信封夹于门缝里,并写着玲珑阁几个字,自己则先回玲珑阁等候消息了。

    清晨的宁静开始被各种嘈杂声打破,翠翠打开门,发现了夹在了门上的信,“咦,这里怎么有一封信?”翠翠也不认识字,就直接拿去给千羽看了,“小主,门外夹了一封信,奴婢也不识字,不知道这内容写的是什么,不过应该是给你的。”

    千羽刚起床,睡眼惺忪的,头发有点蓬松凌乱,她单手把自己撑了起来,眼睛还有点眯着,“拿过来给我看看。”

    “是。”当翠翠递给千羽时,玲珑阁三个大字印在了信封上,想必这就是灵袖派人送过来的吧,是什么事情,这么急,也不等我醒了和我说一声,千羽心想。

    于是她慢慢拆了信件,把信纸展开,里面并没有写什么内容,但却让千羽吓得连信都拿不稳,翠翠眼睁睁地看着那封信从千羽手中滑到了地上。

    “小主,里面写了什么,你怎么脸色这么不好呀。”

    “翠翠,去准备一下,我要出宫。”

    “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出宫呀。小主,不然我们用完早膳再去吧。”

    “不用了,现在就去。”

    “不用和皇上说一声么?”

    “不用了,我回来自会禀告皇上的。”

    “好的,我知道了,小主,你在这里稍等一下,我和管事的说一下,然后我们换好衣服就可以出去了。”

    “嗯嗯。”千羽的心思开始变得心不在焉,她重新回过头来,再看了那份信一眼,始终还是难以调整好状态。

    “好了,小主,我们可以走了,外面冷了,穿上这件再出去。”翠翠细心地为千羽披了件外套,搀扶着千羽到宫城口,上了马车。

    坐在马上,她无数次回想刚刚信中的内容,“淮公子遇难被捕,阁主速来玲珑阁,有要事商谈。”遇难?他怎么会被抓,以他的身手,他不会做出这种自投罗网的事,难道是,她越想越不对劲,伸出头来,就对赶车的人说,“麻烦再快点,谢谢。”

    听完之后,车夫马上加快了速度,一路上,车上都是车轮撞到石头或是磨到沙子发出的颠婆声 ,此时的千羽在路上也是百般得不适,因为没用早膳的原因加上这件事,她显得有点憔悴。

    终于在一路的劳累之后,到了玲珑阁。“叩叩叩”敲门的管事一看到千羽,马上对隔内的灵袖说,“灵袖姑娘,阁主来了。”

    灵袖一听到消息,马上从阁内跑出来,“阁主,你总算来了。你看起来怎么这么憔悴?”

    “小主今天一大早听到消息赶来,甚是劳累,而且也没用早膳。”翠翠在一旁先行回答了灵袖。

    “那赶紧先去吃早饭吧,阁主。”灵袖拉着千羽就要去吃饭。

    “等等,先别管其他的了,你先和我说,”她看了一下周遭,翠翠还在那里,“管家,先带翠翠去用早饭先,我待会再过去。”

    “好的,阁主。”管家回应。

    千羽支开了翠翠,继续她刚刚的话语,“你先和我说,郑淮是怎么回事,他是怎么遇难的?把所有的来龙去脉都告诉我,我好知道怎么去救他。”

    “阁主,你先别急,这样,我去拿早膳过来,我们边用边谈,你这样,我没法和你说。”灵袖试图让千羽情绪稳定下来。

    “好吧,我去阁内等你。”千羽独自一人去了阁内,那单薄的身影让人看了甚是垂怜,灵袖见了,也不禁摇摇头表示无奈,接着往厨房的方向走过去。

    阁内,灵袖小心端着一些粥还有糕点过来,“阁主,吃点吧。”

    “我吃不下。”千羽回拒。

    “阁主。”灵袖看着千羽的样子都快哭出来了。

    “灵袖,说吧,郑淮是怎么回事,不是走之前还好好的么?”;

    “是还好好的,但是......”灵袖将自己所得到的消息一五一十说给了千羽听。在听的过程中,千羽一直紧紧地握着手中的茶杯,从未松开。听完之后,她松手,茶杯顿时摔落,那一刻,她的心就如那茶杯一般被伤得支离破碎,郑淮,你未免太自私了点。千羽想。

    “阁主,你没事吧。”看见千羽这样,灵袖有点后悔告诉她郑淮的消息,但她知;道若不早点告诉千羽,后果很严重。

    “没事,灵袖,我很好,不用担心,我得先走了,我出宫的消息还未和皇上说起,所以不能待很久。”这次的千羽没有了之前惊慌的神情,在杯子摔碎之后的状态,她一直很平静,甚至在听的时候也是一声不吭。这样的千羽让灵袖觉得很是担心。

    “阁主,不如派人去和皇上说一声,让你晚点再回去。”

    “不用了,灵袖。”

    “那起码用了早膳,你还没用呢,我知道你心情,阁主,但别伤了自己的身体,要是淮公子看到你这样.....”

    “别和我提那无情无义之人。”灵袖一句无心的话唤起千羽内心深处的想法。 

    这引得灵袖一阵不语,她不知该怎么说了。

    “粥拿来吧,我用过就得走了。”千羽知道灵袖担心自己,所以即使自己吃不下,也还是先吃点东西填饱肚子。

    “好,阁主,你等会,我再去厨房拿点其他的出来。”听到千羽要用膳的话,灵袖变得精神了点,她说完之后马上转身就跑去厨房,端出其他的糕点过来。 

    用完早膳过后,千羽也该离开了,“好了,灵袖,早膳用过了,我也该走了,不然皇上一定会来问话的。”

    正当千羽迈出阁门时,她的手臂感觉被人拉着,一股拉力引着她倒向一个人的怀中,这个怀抱让千羽感到异常熟悉,是皇上。“你来玲珑阁,为什么不告诉朕。 ”一阵呵斥发来,带有一点焦虑,“你还知道朕会来问话?你知不知道朕有多担心你,朕还以为你离开了。”皇上一边说一边抱紧着千羽。

    “皇上,是臣妾的错,今日之事有点仓促,又是凌晨,我见天色尚早,皇上这时候肯定还未醒,我便不去打扰你,想说臣妾早点回来之后再去向皇上问罪。没想到耽搁了这么久。”千羽被皇上搂着有点难受,想要推开却依旧被皇上紧紧抱住,不肯松手。

    “千羽,答应朕,下次不管发生什么事,不管多早多晚都要和朕说你要哪里,朕不准你再随随便便就离开我。”话语中带有着一点颤抖,皇上这是真的在担心了,千羽听出来了。

    在她面前,即使这个人不是她爱的男人,但却是爱着她如此关心着她的男人,千羽的心有点变软了,她不忍去伤害面前这个男人,知道要拒绝,但这次就接受吧。

    “臣妾知道了,下次绝对不会有这种事发生的,皇上,现在可以松开了吧。”

    “嗯。”皇上渐渐松开他的手,他还沉溺于刚刚那个怀抱,他舍不得,想再抱一次,但看着眼前的人儿如此憔悴的样子,他便嘴角微微翘起,心想着,等下次,朕就不会轻易放开了,“我们回宫吧,千羽。”

    “好。”千羽告别了灵袖之后,同皇上一起回了宫内。路上,皇上一直宠溺着看着千羽,不停地用手摸着千羽的发丝,“这次,不躲了呢?”皇上说。

    “我也总该习惯你了吧。”千羽回应。

    听完之后,皇上嘴角边的笑意不经意地加深,而千羽却依旧还是心不在焉地在想刚刚灵袖跟她提起的关于郑淮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