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千羽夜探郑淮(二)

    更新时间:2017-11-05 10:12:17本章字数:3147字

    “淮哥哥,这一切都是你的精心布局吧,不管是进麒峰寨,还是假装被擒,还是透漏消息给军营人员,这一点点都是,你为了要报仇是么?”

    “你既然知道了,又为何要来问我。”郑淮冷漠地回应道。

    “我不敢相信是这样子的,所以我跑来问你要你证实给我,和我说这只是我的猜测。”

    “既然你要证实,我就现在一次性地和你说清楚,没错,这都在我的计划里面,是我为了要刺杀那狗皇帝,所以我才想出了这一系列的行动,既然证实了,那你可以走了吗?我真的不想见你。”郑淮依旧那般冷漠和决绝。

    “淮哥哥,你真是自私,你忘了苏娘是怎么费尽心思才把你救出来的么?现在你就要去把这费尽心思救出的性命扔掉,我不允许,我会阻止你的。不管是为了苏娘还是为了你。”

    “呵,风千羽你以为你阻止我,我就会放弃么?两年前,是你放弃我在先,现在你又说要来救我,我想问你是以什么身份,是想弥补当时你欠我的么?你说我自私,其实真正自私的是你吧。”郑淮句句话语里透着刺,伤透了千羽的心,她让千羽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没错,两年前是她错在在先,是她自私放弃了她,而现在呢?现在她救他难道也是自私了么?

    “淮哥哥,我,两年前的事情我解释过了,但的确你说得对,是我自私才弃你而去,但现在的事与之前的事无关,现在我只想救你出去,等救你出去之后,我们再谈以后的事好么?不要生气。”千羽谦让着郑淮的情绪,一直卑微着,她知道他不是这个样子的。

    “够了,风千羽,你到底走不走,我说了不想见你,就是不想和你有任何瓜葛,你说你要救我吗?你救呀,反正我不会走的。”

    “你......”郑淮强硬的态度让千羽无可奈何,这时,灵袖跑了进来,“不好了,阁主,我们的行踪被发现,我们该走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可是,”千羽回过头了看了郑淮几眼,他依旧那般固执,他不想见她,所以一直背对着她,衣服都皱成一团,身上看得出到处都是伤口,她很心疼,心里的肉搅在了一起,但她该走了,不然身份就要被发现了。

    “淮哥哥,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的。”临走前她留下了这句话给了郑淮,然后对灵袖说,“走吧。”两人出门终身一跃到刚刚的宫墙位置,离开了。郑淮这时终于回过身来,他攥紧拳头,看着外面的门口,眼睛变得有点红,小羽,不要来了,也不要来救我,如果伤到你的心,都是我的错,等我了结完我与狗皇帝的恩怨之后,下辈子我再来安抚你的心。

    回去的路上,千羽的脸色一直都很不好,看起来很没精神,灵袖看了很是担心,“阁主,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灵袖,我没事,玲珑阁比我更需要你。”千羽拒绝了灵袖的好意,自己往后宫翎羽阁的方向走去。

    还未走到的时候,就见到翠翠匆忙跑过来,“小主,你可回来了。”

    “怎么了吗,刚刚有人来过了么?”

    “是呀,刚刚皇上来过了,我说你睡了之后,他便没有再问了。”

    “嗯,翠翠做得好。千羽勉强示出一抹笑。

    “小主,你都不知道,我刚刚都要被吓死了。”翠翠自说自己话,并没有发现千羽的脸色不对。

    “翠翠,我累了,去给我准备洗澡水吧,我想好好地泡个澡。”千羽回来之后心情糟透了,她现在只想好好泡个澡,然后好好休息一下,再来好好想想怎么解决郑淮一事。

    “是。”

    整个房间弥漫着热腾腾的雾气,千羽解开了自己的披风,褪下自己的衣服,将整个人浸在了浴桶里,桶里布满了玫瑰花瓣,翠翠在一旁不断地加水。

    “翠翠,可以了,我自己来就好,你先出去吧。”

    “可是小主......”,“今天我想自己来。”翠翠还没说完就被千羽打断了。现在的她只想一个人待会。

    “好吧,小主,那你有事情就叫我,翠翠就在外面。”

    “嗯。”说完,千羽将头沉没于水里,想起刚刚发生的事情和郑淮的态度,她不明白他什么时候在她面前态度也变得如此强硬,她甚至不懂他为何要与自己拉远距离,非要搞得老死不相往来才甘心。

    她不解的想法让她的头从水里抬起,水滴从她的头上垂落下去直到胸前,从刚刚的状态,她一直都是后背靠着桶的一边,不用布擦洗,只是泡着。大概是真的累了,连擦拭的力气都没了,只想泡泡舒缓一下自己的心情,究竟自己该怎么做,他才会理解自己呢?她心想。

    隔了一夜之后,皇上一早结束了早朝就马上过来翎羽阁寻千羽,昨日明明在车上睡了那么久,昨晚过去看了,结果还那么早睡,是不是生病了?他很是担心。

    阁内,千羽躺在床上睡了好久才醒过来,醒来时突然觉得整个人的脑袋都重重的,肩膀也有点酸,整个人的状态很不好,“千羽,你醒了。”

    “皇上,你什么时候来的?”千羽还不知道皇上在这里,“翠翠,皇上来了,你怎么不叫我醒。”

    “小主,是......”翠翠还未说完就被皇上打断了,“是朕不让她叫你的,朕见你睡得很熟,不忍心叫醒你。”

    千羽听后不吭声。

    “是生病了么,怎么昨天睡那么久,今天也睡这么久。”皇上急切担心千羽的身体。

    “皇上,没事,是臣妾有点累了。”

    “累?没做什么事情,怎么会累呢?是生病了么,让朕看看。”皇上不信千羽所说的,非要亲自用手过去探探千羽的额头,果然,是生病了,额头有点发烫。“还说没事,翠翠,去宣太医过来。”

    千羽靠在床背上,整个人的状态特别差,脸色都变得有点憔悴,她想着自己着凉的原因,难道是昨晚泡澡泡太久了么?还是昨晚去那边的时候呢?可能都有吧。她想着想着,咳了几声,觉得喉咙有点干。

    “皇上,我想喝水。”

    “嗯好。”皇上听完之后马上跑去茶桌那边倒了一杯水端过去给千羽,“给,慢点喝。”千羽端着茶杯,杯子碰着她的嘴唇,水顺流引了下去,许是喉咙干涩,她喝了一杯还是不够,让皇上再倒了一杯过来,这样几个来回,太医也过来了。

    “皇上,许太医来了。”

    皇上见许太医来了之后,赶紧让开让许太医给千羽诊病,诊完之后,他回身对皇上说:“启禀皇上,祤嫔娘娘无碍,就只是染上了风寒,臣给娘娘开几服药,服用几天就好了,娘娘在这期间就不要出门了,现在天气正逐渐变冷,很多人都容易染上风寒,还望皇上和娘娘要多保重。”

    “谢谢许太医。”千羽靠在床上谢过许太医。

    “那臣就下去开药了,翠翠姑娘随老臣过来。”“好的。”翠翠随许太医过去煎药给千羽。整个阁内只剩下皇上和千羽两个人。气氛顿时变得有点僵。

    是皇上先开口了,“怎么会连自己染上了风寒了呢?”

    “是臣妾的错,应该是昨晚泡澡的时候,水太凉了,我没有察觉,才会导致的。”

    “你知不知道朕有多担心,你每次这样不小心一次,都想在你身边寸步不离地照顾你。”

    “皇上日夜操劳国家大事,又怎么会在我身边寸步不离呢,皇上的心,我领了。”千羽看着皇上,勉强扯出一个笑容,为了让他放心。

    “领了?那你是收下了么,朕走近你的心了么?”皇上也看着千羽,视线没有转移,他期待着回答。

    “皇上,现在这个时候,该用午膳了呢?”千羽每次遇到这种事情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她总是想方设法地去转移话题,皇上其实也知道她老是这样,这样他抓住了她的手,先斩后奏了。

    “不要转移话题,每次你都这样来躲避朕,这次,我要你堂堂正正地回应我。”皇上很执着。

    “皇上,我.......”“嗯?”皇上瞪大着眼珠看着千羽,等着她的回应。

    “皇上,有些事情还说不准,我自己都不清楚,我已经很久未涉红尘,红尘里的一些事情我看得太淡以致于我难以分清这种感觉到底是不是你所想要的那种感觉,所以皇上,我说过给我时间。”看着皇上那真挚的眼神,她知道她该说清楚,也算是对她自己和对皇上的一种负责吧。

    “好,千羽,我给你时间,我会给你充分的时间让你去适应我这份感情,我会让你接受我的心,并且让你走近我的心。”皇上一直抓着千羽的手,没放过。

    突然有个身影从窗边经过,是灵袖,千羽察觉到了,但看着皇上的样子,似乎没有发现到。

    “皇上,我累了,我想躺会。”千羽打算支开皇上。

    “那朕看着你。”

    “不用了,皇上,国事那么繁忙,你不用顾及我,去忙吧。翠翠一会儿就过来。”“嗯,那好吧,朕一会再来看你。”

    “好。”皇上恋恋不舍地松开了千羽的手,离开了翎羽阁

    待发觉皇上已经不在了之后,藏在角落的灵袖才敢出来。“阁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