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郑淮越牢

    更新时间:2017-11-06 13:01:21本章字数:3254字

    “灵袖,你怎么来了。”千羽问

    “阁主,灵袖担心你,你今日怎么染上风寒了。”灵袖回应。

    “没什么事,昨天晚上回来之后有点累,就泡了个澡,可能泡太久没顾到水温就着凉了吧。”

    “那阁主这几天要注意身体,不要再着凉了”

    “嗯嗯,我知道的。”

    “对了,淮公子怎么样了,那晚见你和淮公子似乎......”灵袖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说起郑淮的情况,千羽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件事,“淮哥哥,他,我怕是越来越不了解他了,这次的仇恨太深,我劝不了他,我猜想他会再犯一次生死来杀皇上。”

    “他要越牢么?”灵袖问,“牢狱里面那么多的禁卫军,他一个人可以应付得了吗?”

    “他以前是将军,对监牢的地形熟悉得很,如果他真要越牢,这并不是什么难事,我只怕他真心要越牢潜入皇宫刺杀皇上。”

    “刺杀皇上,哪有那么容易,上次淮公子不就潜入过一次然后被发现了。”灵袖提出了她的疑问。

    “不错,所以他这次绝不会冒失,但即使他再熟悉宫中和监牢的地形,一旦皇上动用整个禁卫军搜捕,他难逃一死。”千羽边说时,表情变得有点凝重。

    “淮公子,这是要?”

    “他这是要和皇上搞得个鱼死网破的了。”现在千羽的心情似垂落于谷底,她低着头,眼眸中都透漏出种种失望,她的手紧紧地攥着被角,“他在牢里的时候与我断绝了所有的关系,不管我如何劝阻他,他都不想再见到我,怕是他已经做好了决定了。”

    “那阁主,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呢?总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淮公子死吧。”

    “我自然是不会看着他死的,皇上我也不会让他死的,天下要是没了皇上,肯定会引起一片大乱。”

    “那阁主,需要灵袖做什么呢?”

    “灵袖,宫中之事,你便不用再理了,有我在,我有分寸,我要你去帮我查一件事,我怀疑当年郑家被抄一案有隐情,皇上看上去不会是那种随便抄家的人。”

    “阁主,你是说淮公子一家被灭,是被人栽赃陷害的吗?”

    “很有可能,但若是被栽赃陷害的话,以郑淮家的地位定会引起当朝官臣的一阵轩然,除非有人一手遮天,掌握了假证,让人无力反驳。”

    “难道是......”灵袖似乎想到了个关键人物。

    “先别断定,先去查,不管是谁,都查个细致,有了消息,马上跟我说。”千羽语气坚定。

    “是,阁主。”灵袖离开了翎羽阁,剩下千羽独自一人坐在床上,千羽想着事情,一阵阵栀子花香向千羽卷来,好香,千羽马上把视线转移到窗边的栀子花,今年的栀子花开了,还记得栀子花是你的最爱,是你,我才喜欢上栀子花的,淮哥哥,这次,我不会再让你冒险了,郑家一案,我来帮你。千羽心想。

    “小主,药煎好了,趁热喝吧。”这时,翠翠端着药走了进来。

    “嗯,拿过来吧。”千羽回过神来,端着一碗药就喝下了喉。

    “小主,喝这么急,不苦么?”翠翠看到千羽喝的那么快,忍不住问,毕竟她刚刚在那里煎药的时候被药的味道熏得要命。

    千羽喝完,把碗放在了原来的位置,笑了笑说;“苦呀,但是良药苦口,还是得喝的,就像是生活,也是先苦后甘,一切总会好的。”

    说完之后,千羽就闭上眼睛睡下了,翠翠一直在一旁候着。

    监牢里,郑淮正坐在床上思索些什么,他往门外看,看管他的人并不多,门外的禁卫军应该在四处巡逻,夜里的话,他们应该会慢慢松懈下来,于是他开始了这一天的等待,一吃完狱卒送来的饭就马上躺回自己的床上。

    这一天里,狱卒不断地在他面前走来走去,几个来回之后,终于天很快就变黑了,郑淮马上就要采取行动了。

    他了解到看管牢里面的狱卒并不多,只有四五个,狱卒长这一天正要出去外面,所以他选择了这一天开始行动,狱卒们的防范意识很低,并没有外面禁卫军的意识强,所以只要他先往狱卒下手,那便很快就离开这里。他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想着。

    待吃过晚饭一会儿之后,郑淮躺在床上,突然嚷着肚子疼;“哎呦,哎呦......”一阵阵哎哟声,他越叫越大声,故意引起狱卒的注意。

    狱卒听到声响马上走了过来,“怎么了你?”

    “我我我我,肚子疼,可能刚刚那晚饭不干净。”郑淮装着一脸痛苦的样子吗,一直捂着自己的肚子,“救救我,快点。”

    狱卒看到了郑淮的表现,相信了郑淮,“你等等,我去禀告狱卒长先。”

    狱卒刚走出去,就传来那边几个狱卒的话;“狱卒长,他今天出去了。”

    “啊,那怎么办,那边看管的重要牢犯现在正嚷着肚子痛,这样不理着也不行,万一皇上再过来问话,发现人死了,回头拿我们问话,我们一个个的脑袋就没了。”

    郑淮听到,借机叫得更大声了。“哎呦,真的很痛,我求你们快去找人来救我把。”

    狱卒们听到了,更加焦灼不安了,其中一个狱卒对另外两个狱卒说;“这样吧,你们俩个去叫太医过来,我们三个来看住他,他肚子疼成那个样子,念他都不敢随意乱来。”

    “好。那你们小心。”那两个狱卒听完之后马上跑出去叫太医了,剩下三个在一旁坐着等候。

    郑淮发现两人已经出去之后,自己马上停止了叫声,躺在了地上的杂草堆里。

    这一停止叫声之后,狱卒们马上觉得奇怪,“怎么不叫了,难道是疼得晕倒了么?”

    一狱卒有点害怕地说;“你们等着,我去看看。”

    正当他走过去,打开牢门时,郑淮突然起来,这把狱卒给吓到了“你,不是?”话还没说完,郑淮用胳膊搁置在那名狱卒的脖子上,用力往后靠,那狱卒就晕倒了。其他两名狱卒发现异常,赶忙过去看看,却发现牢门已经空无一人,只有刚刚的那名狱卒倒在了那里,他们看到之后害怕地想马上跑出去通知禁卫军,却被郑淮从后面袭击,一打,两个人都晕倒在了牢门前面。

    当郑淮顺利逃脱牢门之后,他按照自己所熟悉的那个逃生路线逃走,等到太医和狱卒赶到之后,他们发现郑淮已经不在了,便马上跑出去通知禁卫军。

    当晚,郑淮越牢一事引起整个牢狱的一阵轩然大波,禁卫军四处通缉搜捕郑淮,消息还未传到皇宫里的时候,郑淮就已经到了皇宫。

    皇宫的禁卫军数量远远大于牢狱的数量,即使他再熟悉皇宫的路线,他以这身着装行走于皇宫里面也很难逃脱禁卫军的管辖,毕竟这禁卫军在那之前都由他管的,能耐还是可见的,他想着这些之后马上潜入一个小行宫里,挟持了一个小太监,趁机换上了太监身上的那一套衣服,这样的话,至少可以暂时躲过禁卫军的视线。

    突然,这时传来一个声音,让他马上带着那个打晕的小太监多了起来。

    “小轩子,小轩子,小轩子......”翠翠一声又一声唤着那位太监的名字。“咦,小轩子,哪去了,刚刚还看到他的人影,怎么转眼就不见了呢?”翠翠纳闷了一下,没怎么想就回阁里了。

    原来他叫小轩子。郑淮却在这里偶然发现这个太监的名字,这一切就好办多了。他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小轩子,嘴角勾起一抹邪魅。

    他临走前,他转身注意到那个小行宫的名字,翎羽阁,这名字怎么以前没有听过,想必又是那皇帝最近纳的嫔妃吧,呵,也活不久了,狗皇帝死后,一个个的统统地都得去殉葬,想想都觉得开心。郑淮一边想着,嘴角边的笑容一直没有消失过,之后马上离开了翎羽阁,就在他离开的时候,千羽从阁内出来,“翠翠,你找到小轩子了么?”

    “小主,还没有,好奇怪,刚刚小轩子就在门口,然后然后,我明明跟着他一起出来的,然后一转身他就不见了。”翠翠为小轩子的不见百思不得其解。

    “罢了,翠翠,我今晚有事情要找一下皇上,具体什么时候回来也不清楚,有人过来找我的话,就说一下我去皇上那里了。”

    “是,小主,不过小主,这次是主动去找皇上的呢。”翠翠带着八卦的心情,看着戏一样地挑逗着千羽。

    “翠翠,看来最近是给你太多的月奉了,下次我会减少的。”千羽并没有正面回应翠翠。

    “啊,小主,不要啊,奴婢知错了。是有事有事。”翠翠听到要减月奉,赶紧跪下向千羽求情。

    “行啦,说笑的啦,在宫里说话要带点心,对我就罢了,对其他人就说话多留意点,不然我可哪天赎不回你的。”千羽对翠翠开着玩笑。

    “还是小主对我好。”翠翠拉扯着千羽的衣服,开心地笑着,“小主,你去皇上那吧,不然翠翠和你一起去。你的病才好一点。”

    “没事,我一个人就可以。”千羽回拒了翠翠,往皇上的行宫走去。

    千羽一个人走在路上,她望了望四周,禁卫军正在四处行走巡逻着,应该不会发生什么事情吧。她一边走一边往宫墙偏僻冷清处看去,似乎有个人影,但好像又只是树影,可能她看错了吧。

    风簌簌地吹,她禁不住拉紧了她身上的披风,真的很冷,加快了去皇上那边的步伐。这时宫墙上树旁的那个人也正往皇上的行宫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