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皇上行宫遇刺

    更新时间:2017-11-07 12:39:43本章字数:3317字

    皇上行宫内,皇上正在里面看着奏折,这时高公公蹑手蹑脚地走进来,在皇上耳边说道:“皇上,祤嫔娘娘来了。”

    听到祤嫔,皇上马上放下了奏折,心想,千羽这个时候怎么会过来,并对高公公说道:“快让祤嫔进来吧。”语中带着些许发雀跃。

    “是,皇上,那今晚还要翻牌么?”高公公听完,暗示了皇上一下。

    “不用了,今晚就留祤嫔在这吧。”

    “是,那奴才退下了。”高公公离开,走到门边,打开门,见祤嫔正站在外面,马上向千羽行礼,“向祤嫔娘娘请安,皇上在里面等着你。”说完便退下了。

    千羽进来之后把门关上了,屋子里空荡荡,冷风还留着气息,整个地板都有点冰凉,这时皇上突然说话,“今天,怎么不好好在床上躺着,反倒来见朕了,是许久没见朕,想朕了么?”

    “谢皇上关心,臣妾的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在阁内也憋得慌,所以想说出来走走,走着走着就走到这里了。”

    见千羽依旧傻站着,皇上走过去用手把她拉了过来,将她按在他旁边的座位上“坐吧,既然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就不用管什么礼数了。”

    千羽坐下之后,一直低着头不语。”

    “千羽,朕了解你的,所以不用担心朕会怪罪你什么的,说吧。”

    “皇上,真没什么事情。”

    “罢了,就让朕以为你是因为想见朕才过来找朕的吧。”

    皇上说完就重新阅起了他的奏折,千羽则坐在一旁,还是那样心神不宁的,她的目光一直停在门口那边,在想着些什么事情。

    就在此时,郑淮正穿着着小太监的衣服在宫中穿梭着,禁卫军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当他走到皇上行宫时,突然被行宫门口的侍卫拦住,“是谁?”

    郑淮半跪着,用太监的语气说道,“奴才是小轩子,娘娘命我前来找皇上。”

    侍卫见到郑淮的样子,觉得一脸陌生,“等等,我在宫里怎么没有见过你。”

    “是这样子的,奴才刚来,就被分配到翎羽阁了。”郑淮自是知道禁卫军是管不了敬事部的事,自然不会察觉他到底是不是新来的。

    “原来是翎羽阁的,你家娘娘刚进去皇上那。”

    郑淮一听到侍卫的话,竟没有料想到这个太监的娘娘原来已经在皇上这里头了,想起刚刚那个奴婢正在找小轩子,所以他转而对侍卫说,“啊,是这样啊,那我进去和我家娘娘说一声,也好让我家娘娘知道我已经来过皇上这了,不然我可能会被降罪的。”

    侍卫并没有怎么想,就直接让郑淮进去了。刚进去,就听见旁边有两个奴婢在说话,“你端着的药是要送去哪里的。”一个人问

    “啊,这个是翠翠姑娘刚刚托我送过来给祤嫔娘娘的,她在找小轩子,没办法过来。”另外一个人回答。

    “最近祤嫔娘娘挺得宠的。”

    “那可不是,皇上最近天天往她那跑,要是我也有她那样的面貌,诶,我也能受宠了。”

    “哈哈哈哈,瞧你美得,走快点,药冷了的话,皇上可能会迁怒我们的。”

    “嗯。”

    这一对话倒是让郑淮有机可乘,他假装走向门口,借偶遇的形式来与两个奴婢搭话。

    “两位姑姑,端着药,这是要去哪呢?”郑淮问

    “这药是端给祤嫔娘娘的。”她们回应,“你又是谁?这么晚了一个人过来皇上行宫这边,被侍卫大哥们知道你半夜三更在这,你会被杖责的。”

    “奴才是小轩子,刚来到宫里,刚刚是侍卫大哥放我进来的,所以不会被降罪的。正好了,姑姑们,这碗药就由我端进去吧,我刚好要进去找我家娘娘。”郑淮说。

    两个奴婢也没什么戒心,想说可以提前回去休息,就想也不想地直接给了郑淮。“那给你吧,我们也就可以早点回去睡觉了。”

    “去吧去吧,两位姑姑辛苦了。”郑淮看着两个人远去的背影,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连老天都在给他机会,心里正不断窃喜着。

    “叩叩叩......”门敲响了,千羽的心响了一下,“是谁?”千羽问。

    “回禀娘娘,是奴才小轩子,翠翠让我来给你送药。”

    啊,药还没喝就来了,千羽突然意识到,皇上听到之后,马上对门口的郑淮说道,“进来吧。”再转向千羽那边,“你怎么也不把药喝了再过来。”

    千羽笑了一下说:“是臣妾给忘了,下次不会了。”

    就在皇上一脸宠溺地看着千羽的时候,郑淮走了进来,他端着药,故意把头低得很低,还将帽沿往下盖住,这样好遮掩自己的脸以免让皇上发现。

    “娘娘,您的药来了。”他特意拉低声音。

    “端来给我吧。”千羽说道。

    “是。”

    就在郑淮即将起来的时候,他抬眼之时却被千羽发现,两人视线相对,郑淮失手将药打翻,千羽的心似乎悬到了喉咙上。

    她赶紧走过去,视线依旧对着他,似乎在说“不。”郑淮看着千羽的样子,苦笑,我爱的女人成了我灭门仇人的女人。

    “怎么回事,小轩子。”皇上一听到碗碎的声音,马上回过头来问。

    郑淮没有回应,他一直低着头。

    朕问你话呢,皇上生气了。

    这时,千羽及时救场,回过身笑着对皇上说,“皇上,是小轩子手滑了,他刚入宫,不太懂规矩。”,说完之后,又赶紧转过身示意着郑淮,“小轩子,还不快向皇上赔罪。”

    郑淮看着千羽的眼神,她的眼神里充满着真挚,他看出来了她不想他惹事,但皇上就在面前,他不想放过这次机会。

    于是他跪下之后,马上对皇上赔罪,“请皇上恕罪,奴才一时疏忽才把药打翻了。”

    皇上听完之后,见千羽还在小轩子面前,也不想让她难做,便甩袖说,“罢了,快收拾掉,然后再去煎一份吧。”

    “是,奴才这就收拾。”就在千羽以为郑淮有乖乖听她的话放弃时,她把身上的防备都放下了之后,郑淮这个时候突然抓住千羽,将千羽推倒在一边,自己拿着那碗的碎片向皇上冲过去,将那碎片顶在了皇上的脖子上。

    “淮准!”皇上这个时候才意识到郑淮的出现,他的脸上充满了惊愕,但更多的是愤怒。

    “淮准,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袭击朕,还伤害了朕的爱妃。”皇上向郑淮怒吼着

    “呵,狗皇帝,死到临头还嘴硬。”郑淮看着眼前的这个仇人,愤怒已经达到了顶端,尤其在他发现了千羽正是祤嫔时,再也没办法忍受下去了。

    “来......”就在皇上打算叫人进来之时,郑淮用碎片轻微扎进了皇上的脖子,血就这么顺着伤口留了出来。

    “狗皇帝,你觉得是我的手快还是你的禁卫军快呢。”郑淮嘲讽到。

    “淮哥哥,不可以。”千羽看到这个场面,赶紧从地上爬起来。

    “小羽,我们的事情我们之后再说,现在先让我了结了我的仇恨了先。”郑淮应道。

    “淮哥哥,不行,天下是不可以没有皇上的,你若是杀了皇上,你会背上弑君不仁不义之罪名的。”

    “闭嘴,不仁不义,是他先对我全家不仁不义,现在我只是以牙还牙。我现在即使背上不仁不义遭人唾弃一辈子的罪名,我也绝不会放弃这次的机会。”这个时候的的郑淮的愤怒已经超越了理智,已经不再说千羽可以说得动了,她看见一旁皇上的深情,想必此时定有千言万语等着问她,他是谁?为何说我灭他家之仇?你和他又为何认识?你和他是否又是串通好一切特意来杀朕的?朕到底最后还是自作多情了么?......

    很多很多,但千羽这个时候,已经顾不得皇上,只能想办法暂时让郑淮放下手中的武器。

    她正在想法子的时候,这个时候皇上突然说话了,“千羽,原来你今日支支吾吾一直不说的就是此事吗?”

    “皇上。”千羽看着皇上,不知道要说些什么,这个时候,淮哥哥也在,两个人夹在这里,各种仇怨情爱都很难说清,要想要掩饰就只能两个人一起敷衍,但她不想敷衍任何一个人,要真切的来说,真的是太难。

    “好的,朕知道了。”还未等到千羽回应,皇上已经知道了千羽的答案。“淮准,我不管你是否和千羽认识,也不管你和千羽认识多久,今日之事,我不会迁怒与千羽,你放她出去,留我一人,朕一人与你协商你所想要的一切。”皇上在这个时候倒是显得格外的从容和镇定,没了一开始看到郑淮的那种的惊讶。

    郑淮听到了之后,看了一下千羽,她攥紧着衣角,脸上充满着紧张,的确,这件事不管她的事,她无需参与进来。当他这么想的时候,回应了皇上“好,我会放了小羽,但你绝对不可以叫禁卫军,你知道我只要一用力,你可就一命呜呼了。”

    “不行,我不能走。”千羽听到自己要被支开的消息,马上表决了自己的态度。她不可以让他们两个单独在一起的,要不然再可怕的事情都可能会发生,这个时候的淮哥哥,她已经不认识了。

    “乖,听话,千羽,出去吧。”皇上对千羽说道。

    “小羽,出去吧,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你在这只会更加妨碍我们。”郑淮也同样让小羽离开。

    看到他们这样,千羽心想自己已经没办法做什么了,也已经没有余力去阻止,她在,说不定淮哥哥会更加冲动,也罢,我走好了,希望淮哥哥会冷静下来。“好吧,我出去。”她垂落着脑袋,临走时还不忘看了郑淮一眼,郑淮瞧见她那眼神,内心有点触动,五味杂陈搅在了一起,滋味也不好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