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皇上察觉郑淮身份

    更新时间:2017-11-08 11:16:35本章字数:3169字

    寝殿里,只剩下郑淮和皇上两人,“你可以放下武器了。”

    “放下?呵,让你有机可乘么?”

    “朕现在只想和你谈谈,你挟持着我,也不能谈吧。”皇上说话显得十分淡定。

    “谈?有什么好谈的?你我之间早就没什么好谈的。”但郑淮似乎一直都不领情。

    “你口口声声说朕灭你全家,还带有怒意,淮准,朕可不认识你,也并未下令过谁去抄斩你们家。你说要杀朕,至少也得让朕死个明白,朕到底做了什么?”皇上欲让郑淮说出他的真实身份。“淮准其实不是你的名字,你到底是谁?”

    郑淮听到皇上的话之后,脸上露出一种嘲讽的微笑,带有些许的恨意,“哈哈哈哈,是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就要死了。”

    “郑淮,你真的是够了,当大将军的时候都没有如此,你现在堕落成这样。”皇上无视了他的讥讽,继续说着。

    郑淮被皇上一斥责给激怒到,“呵,你早就知道我是郑淮了吧,还一直逼着我说出自己的身份,皇帝,你可真做作,你一直都这么做作,在我每次抗争杀敌赢得胜利时,我都不知道你对我的笑和对我的赞赏到底是真是假,还是害怕着我家会夺取你们李家的势力而假笑着。说白了,你其实每次都是在利用我们郑家的力量来杀敌,每次一遇到敌人不能对抗时就找我爹和我,我们为你抗战杀敌,连命都不要了,你竟怀疑我们的忠心还诛杀我家上下多少人,狗皇帝,你可真的是残忍至极。”说完郑淮从他手里抽出一把匕首就要往皇上面前刺去

    “郑淮,放肆,朕和声和气地和你谈,你老是以这种态度,看来是谈不下去的了,来人。”就在郑淮要刺杀过去时,皇上一声令下,禁卫军从屋里窗边等四周跑出,将郑淮团团围住。

    数把刀架在了郑淮的脖子上,“呵,看这阵仗,你是早就知道了我会来的吧。”

    “不错,是朕故意放松警戒,让你偷偷潜入,不然你以为朕的禁卫军是这么地不堪一击吗?即使你以前是带领他们的,但并不意味着现在的他们就弱到可以任你摆布了。”皇上怒击回应郑淮。

    “哈哈哈哈......”郑淮苦笑嘲讽着自己,“果然是我技不如人,还是你比我高,杀了我吧,我今日来就没想会活着走回去。”

    “想死,你以为这么容易么?”皇上说,“朕说过死也要死个明白,那么朕就不会让你那么不明不白地就死了,你就要的真相,过阵子就会给你,到时再决定你到底该不该死吧。”

    “带下去。”皇上命令着禁卫军,“给我严加看守,绝对不能让他自杀了。”

    “是。”

    郑淮被押往的时候,一直都不说话,直到这一幕被站在外面的千羽看到了之后,他苦笑着说;“小羽,对不起。”说完就被带走了。

    千羽看着郑淮他那样子,心疼不已,她恨不得马上冲上去将那帮禁卫军推开,将郑淮深深地搂在自己怀里安抚,这段时间,郑淮受的伤受的苦只有她知道,她理解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她现在突然有点恨自己为什么当初不直接在玲珑阁就阻止他,她蹲着越想越心痛,视线一直盯着郑淮离开的方向,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心那一刻被不断地撕扯着。

    此时,皇上才从行宫里走出来。

    千羽听到皇上靠近的脚步声,她擦拭了一下自己的眼泪,狠狠地站了起来,对皇上一脸冷漠地看着,“你早就知道他过来?”

    “你不也是早就知道他要过来么?”皇上反问,使劲地抓住她的手。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他是郑淮。”此时千羽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问着皇上。

    皇上先是不语,后又回应。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这不管你的事,这不是你该管的事,你现在是臣的嫔妃不是郑淮的谁”皇上显得有点气愤,他竟不知道千羽与郑淮还有那层关系在。他抓住千羽的手越抓越紧。

    早在之前,皇上让李展去查淮准身份,却仅仅只查到在玲珑阁时,淮准的消息,在那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也没有任何踪迹。

    那日高公公去翎羽阁寻皇上时,李展带来消息让皇上速速过去。

    “皇上,上次你让我再查淮准的身份时,微臣发现,淮准在玲珑阁出来之前没有任何的消息。我持淮准画像去打探京城各家各户的人,人人都说从未见过这个人,也就是说在那之前淮准从未出现在京城。”

    皇上听完了之后思索了一下,“李展,先不用查他的身份了,给我去查近些年来发生的灭门案件是否出现有个叫淮准的人,朕怀疑淮准并不是他的真实身份。”

    “是,皇上。”

    过了几天之后,李展回来了。

    “皇上,正如你所说的,微臣去查了近些年来发生的灭门事件,并未出现淮准这一人,还有臣发现到最近一年来的灭门事件是郑家灭门一案,郑淮并没有死,微臣已经发出通缉,但一直并没有抓获,很有可能,这个淮准就是郑淮。”

    “郑淮,郑逵之子么?说起来,淮准的性子有点像,但却没那么偏激。”皇上斟酌着。

    “皇上,如果真是这样,皇上岂不是很危险,郑淮很熟悉皇宫地形和监牢地形,想要逃出轻而易举,到时以他那样莽撞的性格,可能就会对皇上的安危造成不利呀。”李展听完之后,实在是很担心皇上,向皇上分析了他自己的见解。

    “无碍,朕会有防备的。这些日子,朕会找时间再去看他。还有李展,这些日子里,禁卫军无需加强任何防备,越松懈越好,朕会在行宫里等着他来。”皇上说着,眼眸闪烁着一丝丝的自信。

    “那微臣这几日......”“李展,你就不用担心朕的安危了,朕会有所准备,朕还有其他要你去做的事情,去帮我重新调查一下郑家一案,当日郑逵以夺取兵符被扣上造反罪名,证据确凿,朕当时为能够巩固朝政局势,必须按法处置,如此却引得郑淮如此,现在朕要他知道,郑家一家,朕并没有误判。”

    “是。”李展听到命令之后,马上离开前去执行。

    “你给我放手。”千羽大叫道,带着点哭腔。

    “放你去看他么?朕不会放手的,永远不会。”皇上看着千羽的表情,他又爱又恨眼前这个女人,可是要他这么舍弃,他做不到。想着这样就将千羽狠狠地拉到自己的怀里。

    千羽无奈被拉到他的怀里时,皇上一直紧抱着她,她想推开却怎么都没有力气推开,一想到郑淮,他就好恨她面前的那个人,好恨,好恨,眼泪本来抑制住了的,但是现在却又止不住地往下流。。

    千羽想着这股恨意,一直用手不断地捶打着皇上的胸脯,但皇上始终还是没有推开,任千羽一直打,任千羽倒在自己的怀里哭。

    等到千羽已经哭得没有力气,睡倒在她眼前的这个人时,皇上又将她轻轻抱起,抱到自己的床上去,他将她身上的衣服解开,脱掉鞋子,再给她盖好被子。然后一直坐在她旁边,看着她两颊边的泪痕隐隐欲现,他没忍住,用手去摸了她的脸再低下头吻了一下她的双颊。一看到她的眼睛都是红的,又低下头吻了一下她的眼睛。

    “千羽,若是朕今日毫无防备,真被郑淮得逞被刺,你又是否会像今夜郑淮被捕一样哭得撕心裂肺。千羽,你知道么?你今夜对郑淮的每一次注视都是对朕的一次伤害,朕以为藏着假装没看到就不会痛,但朕错了。”皇上说着将自己的手指着自己的心脏上,“这里,一直都在痛着。”皇上坐在床上,看着千羽疲惫的样子,吐出了自己的真心。

    “千羽,还是朕做错了呢?一开始朕就不该让你入宫,如今朕已经开始越来越没有信心把你留在朕身边了,是不是该放你走了呢,但朕舍不得,舍不得。”

    一夜的漫长终将被清晨一霎阳光打破,昨晚发生的事情,今日皇宫消息纷纷扰扰,即使皇上有心封锁消息,但依旧传到了朝廷大臣的耳边。

    今日,在早朝上的皇上,让人看出来了脸色带有一些疲惫,毕竟一夜没睡在所难免,好在今日上奏的人也没什么事情,皇上匆匆说完了所要交代的事情,便回行宫休息了。

    而下面的朝廷大臣也因为害怕被皇上降罪,所有个个都不敢当面和皇上提及昨夜的事情,只能一个个在宫外私下讨论,这时的慕容候听闻了此消息之后,一脸凝重,在回府路上,整个人都坐立不安。

    他回想起那日他的所作所为,如果皇上真心要查,自己肯定脱不了半点干系,不行,自己现在绝对不能在这里干坐着,否则,下次就该轮到慕容候满门抄斩了。想到这样,他就马上转而对前面赶车的人说“不要回府了,给我快马赶去李展李将军府内。”

    “是。”车夫加快了速度,一路上,尘土飞扬,马被车夫不断鞭打着往前走,如同加了激素一般狂奔着,此时坐在车内的慕容候正计划着另外一件重大的阴谋,他的眼神里透出一种深意,让人怎么也捉摸不透。不断往窗外看的他,似乎很急着要去李展府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