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卡丹的救赎

    更新时间:2017-10-28 16:21:21本章字数:2276字

    01

    卡丹看着远处若隐若现的瀑布,在乳白色的浓雾之中扭曲变形。

    他把手从上衣兜里抽出来,扶在自行车的手把上,跨上座位,朝着缓缓腾升的雾里驶去。

    卡丹要自杀。

    02

    2013年4月,美国西斯莱莫观望崖。

    男人还在挣扎,但是手臂摆动的力度渐渐变弱。

    卡丹死死的捂着他的嘴巴,看见他翻起白眼,就从腰间抽出匕首,很干脆地在那人的脖子上划出一道三角形口子。

    “这样才好吃,相信我。”

    卡丹看着眼前的尸体坠下悬崖,停了两三秒,海面溅起了水花。

    他开始慢慢咀嚼,发出享受般的笑声。卡丹转过身,然后瞬间愣住。

    妻子站在自己身后。

    “原来这些事都是你干的?你这个不,不要脸的家伙……”她捂住脸,跪倒在湿润的土地上,无声抽泣。

    雨点噼里啪啦打在地上,卡丹站在悬崖边,双目失神。

    如果告诉她自己做的这个手术……不,绝对不能。

    03

    “没有一个人愿意。”检察官摇摇头。

    德古伯医生愣住了。不应该的,这项实验以前那么热门。

    “好像有一个人出了问题,杀了好多人,但他潜意识里出现的画面却是——美味的黄金培根肉,需要拿起钢刀来切食……”

    “他是谁?”德古伯问道。

    “卡丹·阿莱西斯。”检察官递给医生一份资料。

    04

    卡丹坐在罗迪西边的一家没有名字的烤肉馆,对面是两个瘦子。

    他把头扭过去,不再看盘子里的牛排。三个月前,这东西就开始让他反胃,现在已经到了不忍直视的地步。

    “还是不行么?”一个瘦子问。

    卡丹摇摇头。

    他现在十分痛苦,自己是美食家,曾经风靡全球的“舌王”如今变成了一个厌食症患者,这将是多么讽刺的事实啊!

    “那……您同意这次手术吗?”

    卡丹已经陷入抉择深渊。他知道,这项手术会有百分之五十九的几率失败……

    “阿莱西斯先生,您到底同不同意?”瘦子又问。他几乎是以逼问的口气说的,显然不给卡丹留后路。

    确实没有太多后路了,卡丹竭力吼出:“同意!”

    他的行为吸引无数目光,所有食客都放下餐具,老店主把手摁在账单上,歪着头朝这边瞟。

    “如果真同意的话,就在这张纸上签个名,我们会尽快安排——你不会后悔的,绝对不会。”

    05

    资料里面写的,是这个男人的治疗结果:细胞变异。

    “怎么会……”德古伯医生问道。

    检察官看着骚动的人群:“我们先把群众疏散走吧,这次复兴会办不下去了。”

    医生用目光示意保安,那个健壮的黑人男子朝过道下走去。

    “说吧。”医生把身体靠在栏杆上。

    “呃,这是个厌食症患者。在这之前,他被人们誉为‘舌王’,据说能够记住4000多种食物味道,显然是个天才。可是后来,他的味觉细胞发生了变异,对食物产生了排斥现象。我们给他做了细胞移除种植手术,可是变异细胞太厉害,不仅无法根除,反而吞噬正常的种植味觉细胞。无奈之下,我们给他使用了超过规定量的细胞,于是……”

    “于是就发生了变异,使得他对食物的依恋度到达了尖端,他开始不要命的吃,甚至……”德古伯打断了检察官的话,但他也只是说了个断句。这两个人都明白其中的含义。

    “绝对不能让警察知道这件事和我们有关,你应该知道怎么办。”医生扶住检察官的双肩。

    那个小瘦子露出会意的微笑,他当然知道。

    06

    卡丹回过神时,妻子已经离开。他看见自己面前的土地上紧贴着一张被打湿的字条,便弯下腰小心拾起来看。

    “你若再不悔改,我将在你的生命中消失。记住,9月14日,下午4点,兰布尼小咖馆。”

    卡丹哭了。他无数次想悔改,可是却总是无法抑制自己嗜血的欲望。

    他翻到字条背面,哪里还有一行小字:“我相信你,一定能行!”

    07

    卡丹被带到了法庭。

    那个检察官报了案,他给警官寄了一封信,附上一张照片:阴雨蒙蒙的天之下,一个男人手里握刀,刺进他怀里的人的脖子。男人后面,是个呆呆直立的女人。

    这份信件的名字叫《狂暴男子连杀25人,现已被我们追踪。他的名字是:卡丹·阿莱西斯》。

    社会瞬间骚动起来,家里亲人失踪的人们纷纷涌上法庭报案,有一些渔夫也跑了过来,说他们的海域里出现了一些尸体,被残忍的切割,有的甚至出现了不规则咬痕。

    法官坐在“审判椅”上,轻轻抖着腿。他开口说道:“卡丹·阿莱西斯,你有什么话可说?DNA检测已经出来了,你就是凶手。”

    卡丹正在颤动,他设法控制住自己吃东西的欲望:“我……呃……我,我做了一个手术,然后……出……出了问题……”

    “什么手术?”法官无视卡丹的状态,问道。

    “他做的……他给,给我做的……”卡丹竭力举起胳膊,指着坐在主高清席上的检察官。

    那个人大吃一惊,尽管面部肌肉只是抽搐了一下,但是依然没逃过法官的眼睛。

    “怎么回事,先生?”

    “他说谎!大人,他疯了!”检察官大声说道。

    卡丹已经没有力气辩解了,他还没来得及吸一口气,眼前就暗了下去……

    08

    卡丹蜷缩在小木屋里,静静盯着窗外。

    五个月前,他被警局的人带到医院做了检查,发现了他身上的秘密。后来,那个检察官和一个医生被逮捕了。

    警方把他囚禁在这里,以免他再去害人。

    胃里一直在翻腾,他们给的食物太少了,而且还是熟的,没有血。

    难受到几乎致命的感觉,卡丹再也不想忍受了。

    死。

    他想到了警卫室旁边停放的自行车。

    09

    按下V刹,整个人停在悬崖边。

    卡丹的脑子里一直都是妻子和年仅两岁的孩子。他用颤抖着的手捏住衣兜里的字条,举到面前。

    “我相信你,一定能行!”

    他感觉身体里有什么东西融化了。

    约定,他和妻子有一个约定!

    卡丹从瀑布后面穿过去,尽头是一片小村屋。他去年三月份的时候来过这里,再往西走两个小时就能到达街区。

    面前走过村民时,卡丹吓了一跳:他没有嗜血的欲望了,自己没有嗜血的欲望了!

    10

    2013年,9月14日。

    卡丹坐在兰布尼小咖馆,对面是妻子,两个人的脸上都是甜甜的笑容。

    小阿莱西斯在座位间跑来跑去,咿呀乱叫。他昨天刚满3岁。

    “我永远忘不了今年。”卡丹端起一杯红酒。

    “是啊,一个男人,半途荒废,又重新接轨。”妻子把手里的酒杯迎上去,发出“当”的一声脆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