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文

    更新时间:2017-10-29 14:11:30本章字数:1717字

    当我与太阳对眼时,我突然发现,太阳竟是一个巨大的燃烧着的草团。——疯子

    坏水从山外领回一个女人的消息,很快在草庄传开了。一时间,坏水成了村里的新闻人物。

    草庄是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庄。在绵延千里的二丈山深处,这样的村庄并不止一个。千百年来,愚昧和贫穷像瘟疫一样在山里蔓延着,难以根除。而草庄能够延续到现在,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自从打坏水的娘嫁进来之后,这个村子就再也没有女人嫁进来过。而坏水的娘打生下坏水难产死后,也已经32年了。32年来,上天似乎和这个村子过不去,村里的女人死的死,走的走,竟然只剩下了一个女人!101岁的林婆作为村里唯一的女人,理所当然地受到超乎寻常的尊重。而这个村的人们,似乎早已没有了男女之间的概念。全村的人——47个光棍汉们,漠然的过着机械的生活。

    坏水其实并不能算幸运。自打娘难产死后,爹也死了。在贫穷的折磨下,他想到了走出山外。所以,在坏水32岁的这一年,他终于鼓起勇气,向自己从来未曾了解过的大山外面走去。然而,正当坏水就要走出大山的时候,奇迹出现了。在路边,竟然有一个女人。

    当坏水发现女人的时候,女人正昏迷着,干渴的嘴唇轻轻蠕动着,胸口一起一伏。坏水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女人,终于知道了女人和自己有什不同。

    现在,草庄的全体村民,47个光棍汉们全都来到了坏水的茅屋里面。一双双眼睛闪着亮光。至于女人到底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早已不重要。人们关心的只有“女人”这两个字。

    终于,村里最年长的男人——林伯转身走出了茅屋,走到村口,敲响了那口多年不用,锈迹斑斑的铁钟。草庄的人都知道,这是要开会哩。

    会议室在祠堂开的。祠堂虽然一幅破旧凋敝的样子,却是这个村里最好的建筑了。女人也被转移到了祠堂。有村里面最老实的二傻子和三妹(纯因为长得象女人)看管。在一阵骚动和喧噪之后,会议开始了。

    “咳,哼,哈,咳。这个,这个开始开会了。”虽然老的已经掉了牙,林伯依然是这个村子里面最有权威的一个。在用他固有的富有特色的开场白之后,他终于缓缓地把内容切到了主题——女人身上。

    “坏水发现一个女人,——这在我们草庄是一件大事!今天,我们开会研究如何处置这个女人。按理说,是坏水第一个发现女人的,坏水理当自己处理这个女人。可是——可是我们草庄,已经32年没有女人了。女人对我们大家来说,都是需要的。咳,所以,我提议,按老规矩,见者有份。全村除了林婆外,轮流拥有这女人一天。同意的举手。”

    毫无意外的,47双手齐刷刷的举了起来。多年劳累的青筋,暴露在外,突突的跳动着。只有坏水的手略微有些迟疑。于是,林伯在威严的扫视了一圈之后,终于艰难的说道:“坏水先发现的,就让坏水多轮一天!——从明天开始,女人就要住进祠堂。”46双眼睛齐刷刷的投向了坏水,羡慕和嫉妒烧红了他们的眼睛。在他们看来,这是对坏水的恩赐。

    于是,在夜幕降临的时候,一个故事就这样开始了。作为第一个发现者,坏水取得了首先拥有这个女人的特权。可是,面对女人白花花的胸脯,坏水发现自己无论怎么弄也起不来。多年来的闲置,使男人的器具暂时失灵了。

    于是,懊恼和不平搅扰了坏水整整一夜!为什么就不行呢?不要村里人知道女人就好了。可是,村里人却不这么想,天刚破晓,男人们就来了,为了保证公平性,女人必须住到祠堂里,有专人看管。今天晚上,轮到的就是德高望重的林伯了,然后按照年龄和辈分,一天天的轮下去……

    终于,月亮升起来又落下去,坏水在煎熬中度过了46个日日夜夜。今天晚上,又将轮到坏水了。

    月亮还没有出来,天边却有一块一样的云彩。祠堂是黑的,死寂包围着这里。坏水进了祠堂,却没有了女人。女人已死!46个光棍(不包括坏水)的轮番折磨,令女人不堪忍受,终于,在最后一个光棍轮完的时候,女人,像完成了使命似的,撒手西去。

    坏水突然疯了。黑暗中,撕心裂肺的嚎叫令人惊栗。

    天终于亮了,太阳拼命的爬上了灰黄的天空,可是,草庄却死一般的寂静。因为,草庄的人们——除了林婆和坏水,都死了。

    而坏水不再是坏水,在二丈山深处,高高的艾山山顶,常常会看见一个疯子,眯着一双通红的烂眼盯着太阳。一边喃喃自语:你看,太阳是草做的呢!

    而太阳并没有丝毫的异样,依旧用毒辣的光,刺透着这个世界。

    一支秃笔磨三遍 土语村言诉衷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