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寻宝

    更新时间:2017-10-29 14:17:41本章字数:1287字

    涂玉存真的老了。一个六十岁的人,你不能说他不老。

    脸上的皱纹摸上去是那么的真实,因为,那本来就是真的。岁月不饶人。时间不会因为那一个人而停下来,岁月也从来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总会在你身上留下一点痕迹。最直接的就是在你脸上刻下几道皱纹。不过涂玉存从来没有想过这些。他没有想过自己会老。

    岁月不饶人。只能说岁月不饶人。

    涂玉存老了。小马老了。萧九州却正当盛年。

    现在,他们却在一起商量寻宝。

    两个师父和一个徒弟。

    涂玉存拿出了自己的藏宝图,十五年前,涂玉存没有去寻宝,没有心情。一个人没有心情去做一件事,实在不是一个很好的借口。可是,这个人是涂玉存。

    涂玉存只有两种事从来不做。

    与自己无关的事。自己不感兴趣的事。

    东石。

    东石在艾山的东面。

    艾山左右各有一块大石头,分别叫做东石、西石。相传是当年二郎神和太阳神打架的时候,路过此地,一屁股坐在艾山上,从鞋子里倒出两块小石头,今天的艾山就成了这个样子- ----中间低,两边高。东石和西石就分立在两边。后人给他们起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石耳争奇。东石前面有座庙。庙里有和尚。现在不仅仅有和尚,还有财宝。富可敌国的财宝。

    所幸的财宝还在。因为没有人知道秘密。除了涂玉存。

    现在,庙里已经没有和尚。因为,萧九州已经把他们都杀了。现在,江湖上再也没有人比他更懂得杀人。连小马都赶不上他了。毕竟小马已经成了老马。

    人们常道:“长江后浪推前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在杀人这方面,小马已经不是权威了。

    搜寻。天翻地覆。

    小马忽然道:“你们看这里。”说话间,他已经转动一个烛台。

    忽然,地面陷了下去。

    经过一个常常甬道,三个人来到了一个大厅,其实是一个大溶洞。

    溶洞里面有无数小洞。

    萧九州点燃了一根火把。

    宝藏!一个溶洞的门口写着:这里没有宝藏。

    没有就是有!这个道理很多人都懂。所以小马要进去。

    萧九州忽然道:“倒!”

    涂玉存和小马倒在了地上。

    沉默。

    寂静。

    ……

    时间过了很长。

    涂玉存醒了,小马醒了。萧九州却躺在了地上。他死了。

    箭,无数的箭。插在了他的脸上,所以,他死了。虽然死了,可是却还大大的瞪着眼睛,好像很奇怪的样子。

    小马道:“你知道什么叫死不瞑目吗?”

    涂玉存叹了口气,却没有说话。萧九州的死,对涂玉存来说,不能不算一个巨大的打击。毕竟,他是自己二十几年来唯一的徒弟。

    小马苦笑道:“你以为我不伤心,他也是我唯一的徒弟呀!我这一生,用了二十几年就看清了两个人,一个是你,一个是萧九州。”

    溶洞,涂玉存和小马可以放心的进来了。

    没有宝藏。真的没有。只有白骨。白骨”手”中有一张纸条,写道:这只是一个玩笑……

    涂玉存终于明白,所谓的宝藏只不过是一位前辈高人开的一个玩笑。

    纸条上写道:“我知道,人是很贪婪的。他们不知道满足……我决定在我死后,开这个玩笑,请不要见怪。”

    不要见怪!才怪!死了这么多人!

    涂玉存道:“我不喜欢开玩笑!”

    小马道:“这倒很有意思。你看,我们毕生所追求的,到头来只不过是---一张纸条和一个玩笑。”

    涂玉存道:“人生本来就是这样,不过,拿人生开玩笑,的确不怎么好玩。”可是,我们的人生有何尝不是一个玩笑?

    小马叹道:“可惜……”

    涂玉存道:“可惜什么?”

    小马却道:“走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