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楔子

    更新时间:2017-10-30 11:06:37本章字数:2679字

    屠戮还在继续,所有的天兵以各种怪异地姿势歪斜在地上,汉白玉的地面早已被鲜血浸染,南天门金灿灿的大匾斜歪歪地挂在上面,风一吹,发出吱扭扭的声音。安静,出奇地安静。叶青讨厌这种树欲静而风不止的紧张感,整个天宫只有她一个人是站立的,异常突兀,她就像是被蓄满力的弓箭盯上的猎物,此刻除了心里的慌乱,她也不知该躲在何处。

    突然,一道银白的亮光像一把明月弯刀,笔直地劈过来,终于南天门的金匾被劈成两半,重重地掉在地上,轰得一声,南天门倒塌,在滚滚浓烟之中,只听一个冷清地声音在头顶传来:“我只要她活着,不管她犯了什么错,她终究是我的人,谁也不许碰她!”

    “清!快收手吧!”只见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手执长柄团扇向白光扇去,立于云巅,那团扇上的星星点点是飞溅上的鲜血。男子另一只手抚着另一个胳膊,看样子是受了重伤。

    “收手?”头顶传来一声轻蔑的冷哼。原本清明浩然的天宫突然开始震动,叶青也渐渐站不稳,抬头看去,天空中的祥云渐渐变成青红色,几番扭曲旋转后,竟然隐隐约约出现一张狰狞而绝美的脸!惊得叶青连连后退,她也不知这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将自己的元神与天地融为一体,此刻整个天际都是这张怪脸。伴随着呼啸地风声,这张脸发出凄厉的笑声,笑得人心里发毛,后背发凉,可偏偏叶青却被这笑声笑出了几分悲凉。

    就在叶青兀自感伤之际,天地突然震动,巨龙从海中飞上天,天上的云被搅成了旋涡,巨龙搅动天地,向地上的大江大河吸水的同时也喷着火,都说水火不相容,可此刻却是一根根包着着熊熊烈火的水柱联通天地!青叶惊恐地趴在地上,可眼下的情况更是让她睁大了双眼:人间河道被撕碎,平地轰隆而起,变成高山,高山在一瞬间陷入地下,变成盆地或是平原。地面的渊源大江大河逐渐被巨龙吸干,大火燎原!地上的火海翻滚吐舌,原本不分四季祥和宁静的天上竟也开始狂风肆虐,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天宫里发出呜咽的哭声,百鸟悲鸣,纷纷逃离天宫,可有的神鸟却被雷劈中,堕入凡间。那白衣男子几番挣扎后亦被劈中,随着神鸟一起堕入凡间!

    正在拼命躲避雷劈的叶青猛地一晃身,眼前的场景竟然变了!这里似乎是修罗地狱,八万余里的纯铁城墙,熊熊烈火上下喷涌,铁蛇铁狗吐火追逐。地狱中央,有千万怨灵在烈火中煎熬。可奇怪的是,数以千百的夜叉与饿鬼见了叶青纷纷退让,叶青似乎嗅到了更危险的气息。只见一个长相绝美,此刻却挂着嗜血的笑容的男子,一步步向叶青走来。眼前的此人更像是刚才修罗地狱里爬出的恶鬼。他一把抓住叶青的衣领,将她丢在一条小舟上。

    “你这次的历劫我早已为你准备好,你只管好好享用,看看你那师父是否还会来救你!”他的脸贴着她的耳边,他能够感受到她的颤栗,对于这种颤栗,他很满意。还不等叶青反应过来,他就将叶青丢进了忘川河里,在河里挣扎地叶青似乎隐约听到那人说:“我已为你挑好人家,你就下凡去历劫吧!就当本尊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希望等你历劫归来,不要再当那破上仙!”

    叶青并不会浮水,在忘川河里喝了好几口水,胸前也越来越闷。窒息感、死亡感涌上心头,她的灵魂也被抽了出来,被河水中游走的亡灵冲撞、撕扯,她头痛欲裂!

    “啊!!!”叶青抱着头从床上猛地坐起惊醒!

    自打她一出生,就日日夜夜被这个梦纠缠,每次都是被丢进忘川河里然后惊醒。随着年龄的增长,叶青的脑海中总会浮现出梦中的那个名字——“清”,她觉得自己应该是与一个名叫“清”的男子有孽缘,这一生她应该是要寻到他,将欠他的都还了,估计从此后便不会再被这噩梦纠缠了。

    不过说来也奇,叶青感到自己似乎是依稀记得前世的一些事情,比如说,她曾在一座山上跟着一位白衣男子读了很多年的圣贤书,后又在西方佛祖脚下参了多年的禅,故而她一出生就感到自己满腹经纶。有时,她自己也觉得自己可能当真就是梦里那样,没有来得及喝孟婆汤就被那人踹进了轮回,急急忙忙投了胎。

    叶青的父亲叶远山虽然是沧浪县的刀笔小吏,可大儒的名声却是远近闻名。妻子叶李氏前头生了两胎男孩儿,可老大叶彬只喜欢舞枪弄棒,生得也是五大三粗,不知像谁;到了老二,叶远山本以为是个读书坯子,故取名叶文,叶远山将自己的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这个儿子身上,却不想叶文长到三岁光景,就看出是个泼皮的顽劣份子。叶远山不死心,坚持一定要生出一个像他一样的儒学大家,结果第三胎生出来的是个女孩儿,叶李氏也不堪生育的重负,产后大出血,将这爷儿四个抛下。叶远山为此颓废了一年多。

    原本心灰意冷的叶远山很快就发现,他的这个小女儿叶青在牙牙学语之时,就能出口成章,用圣贤经典来逗弄她,她竟能背出全篇。对此,叶远山喜出望外,于是决心将叶青当作男儿来养,甚至从打扮上都是男儿模样。他人只听说当年叶李氏为叶远山生了个女儿,可时间久了,也便默认了叶青男儿身份。

    等叶青长到七八岁光景,就成了小小沧浪县的小神童。因她总是摇头晃脑地指导那些个五六十岁还未参透书中道理的老儒生,背后被人戏称“小先生”,时间一久,“小先生”这名号也就成了叶青的别称。

    大街上,叶青倒腾着两个小短腿去寻她那泼皮二哥,在街边三五成群不学无术的半大小子总会逗弄她。

    “小先生,我问你,你整天跟那些个老学究讲禅,你且告诉我,到底什么是禅?”

    叶青停下来,撇他们一眼,歪着头,奶声奶气地说:“那我问你,你喜欢吃菜吗?”

    “不喜欢。”

    “喜欢吃肉吗?”

    “喜欢!”这群十六七八的毛头小子,摸摸自己的肚皮,互相看着咧嘴笑。

    叶青伸出碧玉一样的小指头,笃笃地指着他们,“这便是馋(禅)!”

    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叶青拔腿就跑,对于这些人她最烦了,总是逗弄她!可那群人偏偏不放过她,还在身后叫她:“小先生!小先生!别跑啊!你上知天文、下晓地理,我且问你,你可知情为何物?”

    叶青站住脚,咬着嘴唇想了一想,很是认真地说:“情是一生只爱一个人!赵季,你就别瞎想了,有问我的这个功夫,你下地好好干活,明年定能娶个美娇娘回家!”叶青瞪了那群人中领头的赵季,他们那些个半大小子起着哄,取笑着赵季,赵季反倒被弄个大红脸。

    “我娶美娇娘那是肯定的!那小先生将来到底是娶还是嫁啊?”赵季不服气反过来暗讽叶青。

    叶青顶讨厌别人用这事儿来说她,于是捡起地上的小石子,憋红了脸,小胳膊使劲朝后扬,卯足了气力像赵季那群人丢过去。只可惜,叶青人小力薄,小石子离赵季等人有一步远的位置就落了下来,于是又惹得那群人哄堂大笑。

    叶青双手叉腰,满脸通红大喊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等着!”说罢,做个大鬼脸,扭过身就气嘟嘟地跑远了。

    “好啊!我且等着看小先生将来到底是嫁还是娶呢!”赵季故意扯着嗓子冲身边的等着看笑话的人说道。

    叶青不去理他,可她身后的那群臭小子却一声接一声地怪叫:“小先生!”“小先生!”“小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