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立秋·宿醉

    更新时间:2017-10-31 15:14:45本章字数:2621字

    叶青八岁那年,一个身骑白马的落魄游侠踏着三伏天的热浪,从滚滚黄沙中而来。他的出现,彻底改变了叶青的命运。男儿志在四方,叶青虽着男装,与二哥等人整个夏天都厮混在树林里的小河边,但内里还是装着一颗女儿心。八岁以前,叶青的志向在于寻到名叫“清”的男子,以身相许还了前世欠他的债,还自己一夜好梦。可就在游侠匆匆而来,哒哒而去的瞬息间,叶青的魂儿也被勾走了。

    立秋刚过,三伏天的暑气仍未消退,残阳似血染红了整个天空,家家户户都冒起了青烟,煮熟地大米香气弥漫开来,挨家挨户的当家的站在自家门口,冲空无一人的大街上,吼一嗓子,自家的臭小子就会神不知鬼不觉地从某个角落里窜出来,一路疯跑回家,生怕晚进家门一步,就有一顿结实的巴掌在等着他。可此时,偏偏叶家传来一声高过一声的狼嚎,还时不时传来“噼里乓啷”“哐当”“库叉”的声音。“你别给我跑!”叶远山气得眉毛胡子乱斗,手中举着戒尺,满院追着二儿子叶文打,叶文生性泼皮,不管他爹打没打着,都要扮着哭丧脸,极其惨烈地干嚎两嗓子,顺带再将屋子里、院子里的锅碗瓢盆、桌椅板凳一律撂倒,以造声势,给外人听听。这鸡飞狗跳的动静惹得隔壁的大爷大娘听了都不忍心,背地里都说叶远山对没了娘的儿子太心狠。而大儿子叶彬全然没有弟弟的泼皮劲儿,此刻正木讷地跪在地上,抱着叶远山的腿不让他爹打他弟弟,满脸憋个通红,却一个字也蹦不出来。叶远山低头见自己大儿子这个笨样子,更是恼火,打不到叶文就打跪在地上的叶彬,戒尺“砰砰”打在叶彬的背上竟被打断了半截。叶彬也不过是个十三岁的孩子,却是咬紧牙关,闷不吭气。

    看着手中只剩半截的戒尺木,再看看跪在地上的大儿子,叶远山自己也心疼。“我叶远山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怎么就生了你们三个不争气的东西!”叶远山仰天长叹,满脸悲戚,丢掉了手中的半截戒尺。叶文不闹了,因为他知道此时,他爹马上要进入碎碎念他娘的模式中并且不可自拔。

    可谁知,叶远山颓然丢掉手中的戒尺后,一转脸看见醉倒在一旁的叶青,还满嘴醉酒的胡话,一股火气直冲脑顶,几个大步上前,举起巴掌眼见就要打在叶青的屁股上时,叶文一个驴打滚滚在他爹的巴掌之下,一把抱住叶远山的手,装腔作势地带着哭腔说道:“爹啊,她可是我妹妹啊,妹妹不懂事,您也不能打的,万一打坏了,妹妹以后怎的嫁人。”此刻叶彬也跪在叶远山面前,小鸡叨米一样地点着头。叶远山见叶文说得情之切,哭得心之痛的样子,自己也泄了气。

    原本以为已经躲过一劫的叶文正偷偷地得意地冲大哥叶彬挤眉弄眼,却不想叶远山突然一个大巴掌打在了叶文脸上。“啪”地一声脆响,打得叶文楞在地上,叶彬也楞了。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只剩下爷仨互相瞪着眼。叶文慢慢举起手摸自己的脸,才发觉这半边的脸立马肿了起来,皮肤也变得火辣辣地烫,他爹从未对他下过如此狠手,叶文捂着脸,眼泪在眼眶内滴溜溜地打转,嘴唇咧着一抖一抖地回身看了醉梦中的叶青。

    第二日,叶青酒醒,第一反应就是:指定要挨罚了!早上穿衣服时,她就偷偷在膝盖处绑好了棉布,以防被罚跪。今天家里异常的安静,叶远山并没有早诵,在院子里洗漱时,叶青也不敢抬头,小心翼翼地收拾妥当,趁此没人,她先偷偷摸到二哥的房间,敲了敲窗,不见有人应声,偷偷打开房门发现竟然没人。二哥平日里最喜欢早上起来在房间倒腾点小东西的,怎的今日不见人了。叶青又到大哥房门口,轻轻推开门,往里探头看去,发现竟也没人。这时,叶青心里才开始打鼓,大祸临头感猛地占据她整个身心,额头渐渐出汗。叶青知道此刻她爹正等着她去认错,可往她爹那儿走的每一步都很艰难,腿肚子也在打颤,脑海里闪现出数百种自己的惨状。可自己提着腿一步一步挨到爹爹门口,每一个呼和每一次吸都变得无比沉重。此刻,叶青小小年纪的脸庞上显出超乎年龄般的凝重。

    “爹。”青叶趴在门口娇滴滴轻声唤道,小心地往里瞅了瞅,大哥、二哥都屏气敛声地立在爹爹两侧。每次闯祸后,只有这个时候,叶青才会想起自己的女儿身,也才会表现出女儿家的娇嫩。

    叶远山四平八稳地坐在木椅上,正端着茶杯喝茶,听见女儿娇滴滴地一声唤,肚子里原本的气立马消了八分,可面上的冷峻仍不改,只是抬起眼皮看了叶青一眼,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嗯”,算是应了。

    叶青见爹爹应声,赶紧拔起小短腿跨过高高的门槛,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很是贴心地说道:“爹爹的茶凉了,青儿给爹爹重沏一杯吧。”

    叶远山铁青着脸,挥挥手,示意叶青老老实实站在他面前。“你昨日去做什么了?”

    叶青一听此话,便知爹爹要对昨日她醉酒之事问责了。她的小脸立马垮了下来,眼泪瞬间卟叽卟叽地充盈眼眶,玉一样的小脸立马通红,叶青带着哭腔撒娇地说道:“女儿平日里在爹爹的教诲下熟读《诗经》,那书里说:呦呦鹿鸣,食野之蒿。我有嘉宾,德音孔昭。视民不恌,君子是则是效。我有旨酒,嘉宾式燕以敖。昨天女儿遇见个远方来客,可孔子也说了,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女儿想着那就一定要招待人家呀,那不得请远方来客喝上一杯咱们沧浪的佳酿,却不成想,女儿不耐酒力,昨日竟失态了。女儿知错了,请爹爹责罚。”

    叶远山绷着脸见自己的小女儿单单是认错就能说出这么多典故来,心里竟生出一丝得意,面上也缓和了不少。于是一只手轻抚上叶青的小脑瓜,爱怜地说道:“你既然知错,可为父也得罚你。可见你这一出口就与你大哥、二哥的乡村俚语不同,为父今日便发你们兄弟仨人抄《诗经·小雅·鹿鸣》篇一百遍,晚饭前抄好交给我吧。”

    叶青听到后,得意地冲大哥、二哥一挑眉,叶彬见妹妹没事,憨憨地一笑,叶文则因为要抄写《鹿鸣》,还不如他爹结结实实打他一顿来得好,哀怨地看了叶青一眼。

    秋日的午后,天高日远,树影婆娑,三个小人跪坐在书桌前,笔尖“沙沙”,纸面上小鹿呦呦。院子内的四周有一些晦暗,阳光洒在这三个小小的人儿身上,像是三个金灿灿的童子。三个孩子的背脊端得很正,鼻尖冒出一层细密地汗珠,叶文也不似平日里的猴子模样,此时兄妹三人稚嫩的脸庞上有一种文人做学问时的端穆的神色。微风吹过,叶青停笔,抬头看向烈烈太阳,眼睛半眯,脸上流露出一股哀伤的神色,像是早已经历了几世红尘,道尽了寻常人家事。

    叶文见到妹妹这般神情,他懂得叶青这般模样是不属于叶家的,此刻叶青身上散发出的陌生气息让他感到有些隐约的害怕,他怕妹妹真的会跟那个落魄的游侠远走他乡,从此再无踪迹。他刚想伸出手拉住身边的妹妹,一片叶子落下来,掉在叶青的木桌上,叶青却收回目光,轻轻地拾起,对着阳光仔细地看尚且青黄的叶片上清晰地脉络,用清晰地童音对大哥、二哥说:“一叶知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