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立秋·游侠

    更新时间:2018-05-10 18:28:59本章字数:3733字

    一叶知秋,一个人的偶然出现就足以打开另一个人的世界,带走一个人的魂儿。那天,叶青与往常无异,跟着二哥等人一群疯小子跑到小树林里。叶青格外喜欢钻小树林,她喜欢炎炎烈日下,树叶间遮掩不住的斑驳,然后坐在树干上,看二哥他们打打闹闹,跳跃的光斑将他们的脸分割成有意思的形状。

    男孩子们在一起,无非就是喜欢手里挥舞着小木棍玩一些打打杀杀的游戏,玩累了,就站在小山坡上脱了裤子比赛尿尿,看谁尿得远。天气热的时候,脱光跳进小河里摸鱼、玩水。这些叶青也喜欢,可她二哥叶文从来不许她参加,每每在这个时候,先把她安排在远处,自己再跑去跟他们比赛,结果往往因为耽误了“赛点”,一败涂地,可叶文从来不恼,仿佛这一世只有妹妹最重要。

    “别看!”叶文一醋溜爬上叶青坐的树干,用手蒙住妹妹的眼睛,自己回头冲小伙伴喊道:“脱好了没?脱好了没?快进去!快进河里!”叶文一手捂着妹妹的眼睛,一只手使劲地挥着催他们快点,自己累得满头大汗。虽然叶文整日带着叶青跟自己的玩伴一起疯跑,对他的玩伴也只说叶青是他的三弟,而这些男孩子心性单纯从来对叶青的不合群和异样不在意,只觉得叶家三郎像个女孩子,扭扭捏捏,不成大器。

    叶青双手抓着树干,两条腿在那里晃呀晃,笑嘻嘻地说:“不看就不看,又不是没看过!”

    “什么?什么!”叶文慌了,脚下一滑,他赶紧抱住叶青坐的树干,下巴死死地抵住,他一紧张就有些结巴,“谁!快、快告诉我是、是、是哪个狗崽子的!我、我、我不宰、宰了他!”

    “是二哥的!那天早上二哥在房里穿衣裤,我在门缝里看到的,二哥那里好小。”叶青说得轻松,笑得得意,两排洁白的牙齿在树影下趁得特别好看,说着还用食指与拇指比出二哥的有多小。

    叶文听到后,翻个大白眼,满脸通红,脚下一个不稳,顺着树干滑落倒地,摔了个大屁股蹲。叶青见此笑得更是欢,树叶沙沙作响,似乎整个树林都回荡着叶青“咯咯”地笑声。河里的人听见动静,回头看见叶文被摔得龇牙咧嘴的样子,也闹起来哈哈大笑。

    叶文一个鱼打挺站起来,拍拍屁股,指着身后那群看热闹的人刚想发作,就听见叶青喊道:“二哥,那边有个人落马了!”

    叶文一听,“嗖嗖”两下猴子似的爬上树干,与叶青并肩站在树干上。果然那边有一匹白马,叶文并没有看见地上的人,倒是那匹马立马让他热血沸腾,血冲头顶,立马回头对河里的人喊道:“兄弟们!那边有匹大白马!”

    这一声喊立马让河里的人变得欢腾起来,十几岁的年纪最是躁动的时候,一匹大马更是男孩子年少不懂事时对世界的所有幻想。“哦哦哦哦!”河里的男孩子们用手掌打着嘴乱叫着,脚踏着水花和浪花从河里跑到岸边,胡乱地将衣服套在身上,就顺着叶文指的方向跑去。

    等叶文、叶青赶到时,他们早就围着大白马摸了几遍,没人注意到地上倒着的男人。“二哥。”叶青拉了拉早就被大白马吸引走的二哥的衣袖,此时叶文才注意到地上竟然还躺着一个人。

    叶文先用食指放在那人鼻息下试了试,放下心来,拍着胸脯对妹妹说:“放心吧,还活着。”

    叶青不吭声,点点头,用手捅捅她二哥,示意让他再瞧瞧怎么回事。

    叶文咽了咽口水,小心地把脸凑过去,嗅了嗅,一股酒臭扑面而来,薰得叶文一皱眉头,刚想伸回来却被那人一把揪住衣领,蛮横地说道:“酒!拿酒来!”

    这一下子,叶文、叶青慌了,叶青赶忙让身边的那群小子别玩了,快去找酒。这群小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地方上哪里找酒去?自家虽然有酒,可谁有愿意冒着被暴打一顿的风险,拿出自家的酒?叶文被死死地揪住衣领,脖子都被勒红了,叶青看得更是心急,指着那帮人说道:“李弥生他家酒多!”

    这群小子虽然平日里调皮捣蛋,但都是生性纯良的孩子,从未做过小偷小摸的事情,这一下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吭气。叶青急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双手使劲地掰着那人的手,怎奈那人力大无比,“你们快去啊!平日都跟我二哥称兄道弟的,兄弟有难了,却一个个怂了!今日偷酒算是救人一命,事后,我爹会把银子给李家的!”此话一出,这群小子立马呼啦一下就跑远了,嘴里喊叫着“去李家拿酒!”“拿酒!”

    “三妹!”叶文痛苦地唤了一声叶青,叶青立马用手拍了拍她二哥的后背,这让叶文心里得到了很多安慰,身体似乎也没有那么难受了。

    立秋过后,天气虽然炎热,可正午一过,太阳西下,天气也会逐渐变得凉爽几分。叶文与那醉汉的互相撕扯,早就让这个十几岁的孩子累得筋疲力尽,此刻叶文歪躺在那人身上,叶青则靠在树上,翘起两腿,用手抓着空中闪耀的光斑,玩得不亦乐乎。

    “二哥,你看!”叶青细细小小的手指指着天空。

    “看什么?”叶文被揪着衣领,歪躺在那人身上,眼睛懒懒地顺着妹妹所指的方向看去。

    “看风!”叶青兴致勃勃地看着天空。

    叶文头一次如此安静地顺着妹妹的思维安静去感受周遭。火一样的晌午已经过去,夕阳西下,两个小小的人看着树影在远处蠕动着,满树的叶子在高空中抖动,发出飒飒的声音,然而并没有风,凉爽却意外而至。两个小人儿完全沉浸其中,被这种节气交换之时的神奇所吸引,他们没想到这漫长的酷热竟然真的能在一瞬间褪去,天空中的那一份凉爽正在疾风踏马而来。

    “青儿,你看那朵云特别像马!”叶文兴奋地指着天上的那朵云,他想象正是这朵云为他们带来了凉爽。

    叶青看了咯咯地笑,“我看倒像是纸鸢!”

    凉爽的风吹着兄妹俩脸上干涸地汗水,他们的脸上也没了晌午时的油腻,头发也不再粘在脸上。

    “叶文!叶文!酒拿来了!”远处传来伙伴地叫喊声,一群男孩子夹带着暑气的燥热呼啸而来。

    叶青赶紧起来,迎过去,接过酒,掀开盖子,一股熟透的粮食香扑面而来,叶青首先就被这股酒香给熏醉了。她叫醒那人,那人一闻到酒香,就推开了叶文,一手杵剑,一手拿着酒坛,闻了闻,大喝一声:“好酒!”

    这一喝,喝退了其他孩子,只有叶青、叶文兄妹依旧站在他身边上下打量着那人。只见那人穿着随便,甚至有些不伦不类,头发乱蓬蓬的,有些油腻,脸上的胡子似乎从来不曾打理。叶文就这样怔怔地看了那人良久,突然痴痴地说:“君子不以绀緅饰,红紫不以为亵服。 当暑,袗絺绤,必表而出之。缁衣,羔裘;素衣,麑裘;黄衣,狐裘。亵裘长,短右袂。必有寝衣,长一身有半。狐貉之厚以居。去丧,无所不佩。非帷裳,必杀之。羔裘玄冠不以吊。吉月,必朝服而朝。”

    叶青一愣,二哥在她印象从来不学无术,爹爹教的那么多礼教从来不曾见二哥如此清晰地背出来过,没想到今日见了此人,二哥竟然在做学问处开了窍。叶青挠了挠头,指着那人手中的剑,问道:“你可以让我看看这个吗?”

    那人一抬头就看见一个冰雕玉琢的女娃娃站他面前,身上、脸上却与周围的男孩子一样脏兮兮的。“一个女娃娃看这个作什么!”口中虽然不屑,可还是毫不在意地将手中的剑丢给叶青,叶青赶紧伸出双手接过来,好沉!折让叶青小小的身板晃了晃,那人见此轻笑一声,继续喝酒。

    叶文和其他男孩子也都围了过来,争着看着这把宝剑。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真的宝剑,平日里都是听说戏文的先生描述宝剑的样子,没想到今日竟然能亲手摸摸。叶青的心在咚咚咚地跳着,此时她激动得有些眩晕的感觉,她心里异常清楚,面前的这个脏兮兮的男人就是书中所说的“其身任人之患难而脱人于厄”的游侠。叶青的呼吸有些急促,手也有些颤抖,轻轻抚摸上剑鞘,她似乎能感受到这把剑所经历地风花雪月、刀光剑影,闭上眼睛都似乎能看到每一件事情。

    “酿尽一江水,清酌狂几人。俯仰天地间,谁与我共醉!”

    叶青听了那人随口说的诗,竟然鬼使神差地放下剑,走到那人面前,夺下他手中的酒,捧起酒坛仰头咕咚、咕咚喝了起来。那人见此,拍着大腿,连喊三声“好”!叶青用袖子擦擦嘴角,将酒坛还给那人时,她就有些站不稳了,只觉得天晕地转,嘴也有些不利索。叶青眯着眼看着那人,心里突然涌出一股心酸,不知为何喝了这酒,她突然就看清了眼前的人,虽没与他经历生死,却看透了他身上的生死,遂指着那人说:“此酒名为朝花夕拾,你今日喝了它,就算是最后一次念她、想她,酒醒过后今生就不再提她、悼她!”

    那人听了,两行清泪留下,心中自然明白他游历四方多年,今日算是遇到了知已,他见那小姑娘作男儿装扮,双眼间的清澈却是世间少有,她的一番话,既挑起他压抑在心里多年的痛楚,却又点醒他心中多年的苦楚。酒逢知己千杯少,大笑三声,捧起酒坛喝了三大口酒,用衣袖胡乱在大胡子上擦了擦,口中虽然决绝地答应说“好”,可这酒越喝泪也越多。“寄缱绻飘零之身相逢于落寞之间,同行之人方知这世间情事竟能让人如此进退无措。你虽然是个女娃,却有男儿的胆识与肚量,今日一席话,点醒梦中人。今日赵某就拿当兄弟!”说着他从怀中掏出一块木雕丢给叶青,“待将来,你我兄弟二人以此相见!”

    他将手中酒喝完后,拿起长剑,翻身上马就要离去。叶青被他浑身的潇洒与豪气所吸引,原本就喝醉的叶青,此刻更是血性冲天,见游侠要走,赶紧追在后面问道:“还不知大侠怎么称呼?”

    “赵西风!”

    此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赵西风的名字就像是立秋之时天上行云流转的凉爽利落之风,打在叶青的汗涔涔的脸上,让她精神为之一振。

    “那这剑又叫什么?”叶青看着赵西风的身影快要消失,不死心地又问道。

    “青霄剑!”

    马蹄消失在滚滚红尘之中,立秋后的天空特别容易红了脸,一不小心就是个如血的残阳。其他人一看天色已晚,得赶回家吃饭,只有那叶青还站在那里痴痴地望着。叶文喊了好几声,不见妹妹回应,待到去拽时,她竟然扑通一声倒地。

    叶青喝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