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更新时间:2017-11-07 22:08:16本章字数:1047字

    我没有想到,系主任王老师的预言那么早就得以实现,而我的一切又似乎太顺太顺。

    汽车把我送到当时的长途汽车站,我又马不停蹄地赶往县城两路,在县教育局人事股办好有关手续后,我把行李寄托在糖酒公司工作的亲戚那里,就回家前往我即将工作的单位,我的母校工作了。

    该用什么来形容我当时的心情呢,用“衣锦还乡”是勉强说得过去的,我衣兜里揣着有关手续,证明我已是城镇户口,可以说吃皇粮啦。还有一张工资介绍信,按当时的标准,每月43.5元,虽然不很高,但在当时的工矿企业,机关单位,是要经过多年的工作后才能达到这个水准的,而且按级别来说,在区完中工作,行政级别也是在23级左右的吧。这一切的一切,比起在封建科举一举成名而衣锦还乡的秀才、举人来说,一点也不差,当然也可以用杜甫的“白日放歌顺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来形容。甚至也可说有李白“轻舟已过万重山”的心境。

    就在回家的第二天,我就到学校报到去了,时间是七九年二月二十二日。经过龙兴街上的时候,我自然要到龙兴小学去,要跟我曾经一道教过小学的人们打个招呼,没曾想,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一个我早已熟悉的老师,把我拦住了,在问清楚我还没有女朋友之后,就给我说,受某人之托把其女儿介绍我。这个人当然名符合我的要求,事情虽然来得突然,但也在意料之中,所以我就答应与家人商量了之后再作回答,而不是一口回绝。

    有道是,好事不成双。但我的好事来了似乎挡也挡不住。就在我刚踏入母校大门,走到那颗葡萄树之下,又有几个老师迎住了我。其中的有个教化学的姜老师,首先就把我拉往一边,很神秘地问我有女朋友没有。我没有多想,就答应了她说有了。她有马上问是哪个,我给她如实说。姜老师也没有再为难我,为了讲个先来后到,只好作罢,而我也单纯得可以,如果是某些人,也可能要从姜老师口中套出看她推荐的是什么人选,再把两者作比较,作选择。而我没有,几乎就在一个上午之间就作出了终身的决定。

    就在这一年的年底,我结婚了。我们的学校给我举办了隆重的婚礼,我原来工作过的龙兴小学也为我办了酒席,我在农村的养父,在城里的生父都为我举行了酒宴,可以说是热热闹闹的吧!而我呢,当时正是青春热血的时候,一心只想把自己在师院所学的知识用在工作之上,以上的各种酒宴都是星期天举行。到星期一又照常上课,照常工作,根本没有新婚蜜月婚假之说。一切都觉得格外的顺畅。

    当时,我只觉得王老师的预言特别的准确,但可惜,没有人再来为我顺当的婚姻预测它是否能顺当到永远。以后发生在我身上的故事,似乎证明,灵与不灵,顺不顺,一切都隐含着深深的哲理和玄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