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更新时间:2017-11-07 22:08:46本章字数:1765字

    当我在一切都觉得顺的时候,正是俊和海都经历着诸多的不顺的时候。

    先说俊吧。

    俊怎样和雪分的手,我并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虽然他对雪是那么的倾心,但并没有得到雪的承诺。他虽然摆脱了表妹的纠缠,但却要回到碧的身边。俊对碧已激情不再,但碧对俊却爱之深深,而且毫不犹豫地资助了俊两年。感情上的凡此种种,我们想俊是无法高兴起来的。

    还有一个问题,是俊的分配出现了不顺。教育局把俊分到了御临中学,而碧也就在御临小学教小学,按说这也是很好的分配方案。但俊心里不愉快不说,倒是学校还不愿意接纳俊。

    御临中学的校长姓李,自己的文化并不高,但资历老,本来就看不上年轻人,又尤其是俊这样的工农兵大学生。虽然俊的成绩单上,几乎也都是“优”“良”“及格”,但我们这位可爱的李校长似乎狠把人才关,就是不愿接收,让俊还很跑了几次。最后虽然勉强接纳了,但却没有让俊教本该教的语文,而是教了政治,大约也有些看不起的意思。

    没有想到这样一段经历,竟剌激了俊的奋发,成就了他的辉煌。这真有点韩信当年曾受胯下之辱,后来竟成了一代名相的意味。

    俊在那些年里,是怎样的努力,我并不清楚。但一个比较突出的事例,可以看出的艰辛与奋斗。

    那是一个比较闷热的星期天,我正在家里煮着午饭,忽然俊来了,以往他并没有来过,我们相隔六七十里,能找来已属不易,但没有想到的是他竟是骑自行车来的。我请他吃饭,喝点酒,摆摆龙门阵。他却急冲冲地说办完事就走。

    原来,俊是要来查找一个资料,他在政治课教学中要用。为了这个资料他已找过海了,没达到目的,又专程来找我。

    我对他要找的资料有记忆,但我的资料都放在我教书的学校里,我跟俊说叫他回去找找也行,但俊就是不相信。

    在俊的再三央求下,我不得不停下煮饭,陪他到学校去查找资料。

    本来,我就想省点力,和俊推着车走,但俊说为了赶时间,非要让我搭在车后,说是为了节省时间。我本没有搭自行车的经验,战战惊惊的,十分吓人,但俊却象有神力附着似的,一边稳稳地踩着车,一边给我聊着同学们分手以后的事。

    也就是在这段有些惊险的车程中,我听到了俊和华的更为惊险的爱情故事,那故事的精彩不亚于历史上的卓文君与司马相如,祝英台与梁山泊,这个留待以后再叙。

    我把俊带到我的寝室,从简陋的书架中找出那本存着他要的资料的讲义来,并且翻到了答案出处的那些章节。俊看了,恍然大悟似的。我问他要不要把讲义带走,他直说他也有,回去找出来就是了。

    当时,我并没有责怪俊的粗心,以及学习的漫不经心,反而被他的这种精神所感动。想想,往返一百多里,硬是骑自行车,其付出的劳力和汗水是可想而知的,但为了一个答案,俊却心甘情愿。

    若干年后,俊已是手握大权的人物,自已有了小车,但如果要他向当年那样开一百里路程去寻求一个答案,他可能不大愿意了。不过,问问题的时候倒是有的。

    前不久,俊就打电话问我,“玉树临风“表现的是什么样的意境,问题高深得让我也说不出个所以来。还有一次,是俊到秦皇岛旅游吧,突然打电话问我,毛主席的词‘秦皇岛外打渔船,一片汪洋都不见”后面一句是什么,一打听,原来他就在海边,触景生情,想起了毛主席的诗篇,故而呤诵了起来,我也被俊感染,我告诉他是“知向谁边”时,也是用吟诵的语气来说的。我知道,尽管俊的其他方面有许多变化,但他身上的那种精神还是没有发生根本的变化。

    俊就是靠的这种精神支撑自己,改变着自己的人生。

    最先传来捷报的不是俊本人,而是我们学校的王校长。

    那时的校长不象现在这样主要抓基建,抓经济开发等,而且都要上一两门主课。王校长本来是学化学的,但化学课任务要重些,所以改教政治,当时的政治也是高考时的一门主课。

    可能是八一二年的高考揭晓了,王校长在公布高考成绩的时候,说到了俊,还说俊所教的班级,不仅平均分数在县内名列前茅,还有两个全市最高分,这可真是一个了不得的成绩。

    我们学校的其他人可能不为这个成绩所感动,但我却实实在在地为俊高兴了一把。可惜当时的条件限制,我甚至没给俊打电话以示庆贺,当然也更没有象现在这样趁机撮上一顿了。

    由于这个原因,俊一下子出名了,成了一个年轻有为的青年才俊。他们学校的那个李校长,也一下子扭转了态度,准备好好地培养他,一副慧眼识骏马的伯乐样子。当然,凭着俊的那些条件,在学校里混出个人模狗样是不成问题的。

    但俊并不满足于这个,当然我知道在俊的潜意识的,不满足的还有他的爱情,他的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