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神秘信件

    更新时间:2017-11-01 07:34:16本章字数:3090字

    下午三点半是玄云山水小区保安巡查的时间,苏青阳整理了一下衣服从凉快的警卫室无奈地走到了闷热的门外。

    “哎呀,这天也太他妈的热了,要是有一根雪糕就好了,还得是那种巧克力脆皮儿的。”赵然晃悠着满是油脂的肚子提了提裤腰带说道,看着身边的苏青阳没搭理他不禁不屑地冷哼了一声。

    “那个青阳啊,我先去趟厕所,完事我找你去。”

    苏青阳眼看着赵然走进警卫室稳稳地坐了下来继续跟同事吹牛逼,他自己也没往心里去。这种事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这个保安副队长什么时候能够本本分分工作那基本是只有他在洗浴中心里的时候了。

    刚走出没多远,身后就传来电动车的喇叭声,苏青阳回头一看,是经常来送快递的小刘。

    “四哥,到点巡查了吧。”小刘停下车笑嘻嘻地问道。

    “四哥”这个称呼可是有点来头,前年的时候,社区举办了一次社区运动会,几个物业代表和小区的居民也都相继参加。有意思的是,作为玄云山水物业方面的代表之一,苏青阳竟然在短跑、跳绳两项个人比赛中都获得了第四名。这还好说,就连去年的运动会也是这个名次,于是从那以后不管是小区业主还是物业同事,总之认识他的人基本都称呼他四哥。

    “是啊,啥情况?看你小子嬉皮笑脸的准没好事。”苏青阳笑骂了一句。

    “四哥,我这有封信,你帮我送一趟呗?”

    “送信?”苏青阳从小刘手里接过了信,上面只有手写的收件人地址,其他什么邮编啊什么的都没有。“你咋还干上送信的事了?那签收咋办?”苏青阳将手里的信翻过来调过去也没找到签收单。

    “哎,别提了。刚才我刚从公司出来的时候有个人让我送到这来,说他自己不方便,给了我一盒烟。”小刘说着从兜里拿出一盒金盒的云烟,抽出一根递给了苏青阳。

    “行,你这一盒烟能顶你送半天快递了吧?”苏青阳接过了烟顺手拿出打火机跟小刘一起抽了起来。

    “那当然,这烟市场价一百块呢。那这事就麻烦四哥了,我先撤了。”说完,小刘就骑着电动车调头走了。

    信上只有收件人的地址,也没收件人的姓名。不过这地址上的业主苏青阳倒是还算熟悉,那家的小姑娘平时挺活泼开朗长得也好,也比较会打扮,幸好不是网红脸,这才让苏青阳这个脸盲能记住她。

    苏青阳溜溜达达往玄云山水的C区走去,一路上和往常一样风平浪静的。其实华夏的治安那是没的说,再者这玄云山水可是大名鼎鼎的和王集团的地产,在这住的非富即贵,哪有闹事的。

    到了C区,坐上电梯,苏青阳很快就来到了那位仰慕已久的美女家。“咚咚咚”苏青阳敲了几下门,等了十来秒也没见有人开门,估计应该是家里没人吧。

    正当苏青阳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听见门内传来了一阵刻意隐藏的脚步声。只是可惜,声音还是隐约地传进了苏青阳的耳朵中。

    这声音,不是穿着拖鞋踢踢踏踏的声音,反倒是像硬底鞋比如皮鞋或者橡胶鞋的声音。作为保安,苏青阳本能地就仔细听了一会。

    声音由远及近,很快就在靠门的位置停了下来,可是门还是没有开,两三秒之后又传来拖鞋走路的声音。

    “啪嗒”一声之后,门推开了一道缝——“谁啊?”

    苏青阳歪了下身子才看见开门的就是这家的主人也就是那位美女王蜜儿。

    “您好!我是物业保安。”苏青阳站直腰板说道,“这里有一封信,没有收发件人,不过地址是你们家的。”苏青阳说着就将信递给了王蜜儿。

    可是王蜜儿并没有伸手去接,反倒是转头向后侧方看了看。

    苏青阳歪了下身子,透过门缝看见屋子里面似乎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大热天的穿了件黑色的T恤和牛仔裤,戴着鸭舌帽,正好从苏青阳的视线一闪而过,一种不妙的感觉顿时就冒了出来。

    “谢谢。”王蜜儿小声说了一句就伸手拿信。

    “那个小妹儿啊,方便给口水喝不?你看这大热天的我还得巡查,有点渴了。”苏青阳说着就要拽门进屋。

    王蜜儿竟然一反常态双手使劲儿摇着说:“没有水,家里停水了,没有水。”

    不过,苏青阳开门的同时,却有一股子力气在往回拽门。按照正常情况,屋子里如果没有门把手的话是不太可能抵得过门外的拉力的。

    苏青阳拽了两下门,并没有强行进屋,松开手按下电梯后说道:“那好吧,哦对了,也不知道信里说的是啥意思,反正我没看懂。”

    话音刚落,安全门突然就被人用力推开。苏青阳一个不注意差点被撞到,幸好刚才反应及时用手臂挡了一下。不过这力道很大,苏青阳竟然后退了两步才站稳。

    门开的同时,一个同样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冲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明晃晃的东西就奔着苏青阳的脑袋挥过来。

    苏青阳刚刚站稳,也来不及反应,只是本能地向后退了两步。在迈第二步的时候脚跟都没落地“咕咚”一声,后脑撞到了王蜜儿邻居的门上。苏青阳吃痛很自然地就低下了头抱着脑袋。

    这一低头不要紧,正好躲过了鸭舌帽手里的东西,只听头顶上传来一声脆响,紧接着一个东西掉在了地上。苏青阳正低着头抱着脑袋,正好瞧见了掉下来的到底是什么。那是一把半尺长的匕首,此刻刀身刚好就映出了自己疼痛的表情。

    “我操!”苏青阳看见匕首吓得也顾不上头疼了,站起身就要跑开,可是头顶却又传来一阵疼痛。而刚才冲向自己的鸭舌帽此时竟然捂着嘴巴后退了一步。

    “啊!”苏青阳大喊一声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突然来了什么洪荒之力,对着鸭舌帽就是一巴掌。

    随着走廊里一声脆得不能再脆的响动,刚才那鸭舌帽身子一晃倒进了即将关门的电梯门口,电梯门一关就夹到了倒地的鸭舌帽,而后又打开。

    此时此刻,王蜜儿的进户门可谓是大敞四开,王蜜儿已经捂着嘴眼睛瞪得老大,就这么盯着地上的鸭舌帽。

    苏青阳抱着已经通红的手掌龇牙咧嘴地在那一个劲儿的吸气,这时候,屋子里面的鸭舌帽一把拨开王蜜儿就冲了出来,同样的,手里也是攥着一把匕首。

    见到这种情况,苏青阳哪里还敢在这里逗留,他只是个保安,可不是冷锋啊,忍着手掌的剧痛转身就要跑进电梯。

    可是谁也没想到,苏青阳在转身的时候后来的鸭舌帽的匕首已经要扎进他的胸膛了。在苏青阳转身的同时,恰巧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击,不仅躲过了这一击,还正好让鸭舌帽的胳膊被自己和电梯门给夹了下。

    只听“咔嚓”一声,紧接着就是一声大喊。苏青阳只觉得胸口处横着什么东西很快耷拉向地,转头一看,吓得差点没跳起来。

    鸭舌帽此时捂着已经严重变形的胳膊半蹲在地上怒视着自己,显然是刚才自己一不小心弄断了他的手臂。

    苏青阳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了,指着王蜜儿喊道:“快。。。。。。快报警!”

    趁着鸭舌帽转头的功夫,苏青阳壮着胆子又是一巴掌,鸭舌帽应声倒地,除了胸口还在起伏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动作。

    北城是个小城镇,虽说是县级市,但人口和地域面积都赶不上发达地区。不过有一点还是不错的,那就是这里就算再有雾霾,也赶不上帝都那种好似腾云驾雾的感觉。

    公安局的审讯室里,苏青阳正在津津有味地吃着泡面,虽然这味道不错,但和心中最喜欢的华丰相比还是差了些。

    这时,审讯室的门开了,从门外走进一个膀大腰圆的民警。

    “我说兄弟,你这次可是立了大功了。”民警坐下说道。

    “咋了,还给我个军功章?还是封我个战斗英雄的称号啊?”苏青阳头也不抬一个劲儿地吃。

    “你知道那两个人现在什么情况吗?”民警说完,直接从苏青阳手中夺过了塑料叉子和面碗,自己吃了两口面才还给他。

    “啥情况?不会是死人了吧?我跟你说啊,电梯里的监控正好把过程录下来了,这完全是巧合!顶多也只是正当防卫吧?”苏青阳开始胡思乱想,家里就自己一个孩子,过两天更是要操办婚礼,如果真闹出了人命的话以后这个家可咋办?

    民警摆摆手,说:“断手那个在医院,另一个在审讯室呢。根据目前掌握的资料他们俩已经和你没啥关系了。”

    苏青阳长吃一口气,刚想接着吃结果被民警拦了下来,说道:“不过你说对了,确实出人命了,而且两个人都死了。”

    说完,民警从苏青阳开始哆嗦的手中拿过了叉子,又吃了两口泡面,嘟囔了一句,说道:“你看过信里的内容了吗?”

    苏青阳面无表情下意识地回答:“没有。”

    “嗯,幸好没看,不然的话估计是摊上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