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准备好的遗书

    更新时间:2017-11-06 04:28:24本章字数:2104字

    这种毒根本就没有治,他只能靠药术和内力将柯小小的生命延缓了五十天,不多,但对于这种毒来说,多活五十天,是很多了...

    而且,他还知道,柯小小是从未来穿越过来的,缘起于一副画,也应终于一副画.

    “病危的时候才会知道一切,有限的时间才会倾心去爱。”

    “病危?有限时间?是什么意思?”赫连裔的脑海里一直悠着这两句话

    “天机不可泄露,她想说时自会说。”仇煞拒绝了他的问题,他答应过柯小小要保密,绝不能说出去....

    “好,我等她自己说.....”

    “皇上,裔王爷今日已回府。”听到暗卫来报,赫连睿悬上的心可算落了下来,失踪了三四天,一点消息也没有,裔王妃也没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两人双宿双飞了呢

    “好,回来就好。”

    柯小小坐在悠牵上,回来后,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大大不如以前

    赫连裔受伤了,就再也没来看过她,她就自己住在这柯殇殿,像冷宫一样,夏荷被她派去照顾赫连裔了,春雨?好久没看到她了,也许,已经回王府了呢?

    天气渐渐转凉,柯小小坐在门前,望穿秋水,该来的人还是没有等到

    “小姐....”听见声音,柯小小差点没听出来,回过头,春雨就站在她身后

    “你怎么来了?”惊讶来人虽是柯小小的陪嫁丫鬟,但确是柯殇殿的稀客

    “我怎么来了?哼,看看你还有几天活头。”

    原来是来看戏的,柯小小苦笑道

    “看完了吗?看完就可以走了。”柯小小漠视春雨,她现在无心在这上,她死是柯小小的事,并不关悠小小的事

    “看你能逞强到什么时候。”

    春雨离开了,柯小小走出柯殇殿,既然他不来,那她过去好了,再这样下去,就算是自己都死了,恐怕也很难再见到他了

    “王妃。”柯小小来到裔殇殿,那里的侍卫恭恭敬敬的喊到,柯小小点了点头

    “王爷呢?”辛辛苦苦走过来,可惜赫连裔并没有在他的裔殇殿休息,柯小小有些失望

    “王爷在书房和皇上商论事宜呢。”

    看了看偌大的裔殇殿,她好久好久都没有过来这里了,上回赫连裔还霸道的不让她走,可现在.....

    “行了,我自己去就好。”

    书房吗?好像离这里不算太远

    柯小小刚到书房门口,刚要敲门,听见里头说话的内容,她就后悔来这里了。

    最后,柯小小是怎么走回柯殇殿的她自己都不知道,本来,她以为至少赫连裔是喜欢自己的,哪怕只有一点点,一点点她就可以满足。

    可是,这从头到尾,都是她一个人自作多情,赫连裔?明知道他这种从来不会对女人上心的男人,自己居然相信他是喜欢自己的。

    太傻了,太傻了,这一切,都是一个骗局,一个只有利益的骗局,丞相府想利用她,没想到赫连裔也想利用她........

    柯小小坐在床上,眼神空洞的看着殿门口,脑海里回荡着那几句话

    “只要再让柯小小死心塌地的爱上本王,就可以用她去打击丞相府.....”

    “会让她爱上本王的,放心好了。”

    “本王永永远远都不会喜欢上她,最后的结局,本王会完胜。”

    每一个字,都刻在柯小小心里,她恨不了,她真的像赫连裔所说的,她真的死心塌地爱上赫连裔了,也许是在看到画的那一瞬间,他就已经根深蒂固了

    “咳咳....”柯小小猛烈的咳嗽着,她缓慢的将掌心张开,她的脸色瞬间苍白,咯血了?!

    忽然感觉她的世界都暗了,自己的毒越来越严重,将不久于世,赫连裔也利用自己,利用自己的感情,可能,她穿越过来的那一刻起,她的人生注定就是一整套悲剧,既然,她只是这里的过客,自己是爱赫连裔的,他想利用,就让她利用,就当,这是送给他的最后一个礼物.....

    “来人啊!”柯小小的声音不大,侍卫立刻跑了进来

    “王妃有何吩咐?”

    “去将夏荷叫回来,在给我准备纸和笔。”

    那个侍卫拿来东西,就去裔殇殿去唤夏荷

    柯小小拿着笔,将纸公公整整的铺在桌子上,她只感觉,手中的笔有千金重,柯小小吸了吸鼻子,深呼一口气,一笔一划的写到

    : 赫连裔,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请原谅我在这种情况下告诉你我的身世,我并不是柯小小,我来自未世,几千年以后得世界,我虽然不是柯小小,却以柯小小的名义,和你度过这么多天,我承认,我已经深深的爱上你了,我也承认,我的爱,在你眼里是卑微的,不存在的,说实话,有那么一刻,我是恨你的,恨你没有将你的爱,施舍给我一点点,而且,还利用我的感情去达成你的目的,不过,这件事我不恨你,我不是柯小小,所以没有权利因为利用柯小小来恨你,要恨我也是恨我自己,为什么可以那么没有尊严的爱上你,赫连裔,赫连裔,这个名字会是我一生的痛,永远的灼着我的心,我爱你,却没有办法和你说,为了你,我忤逆了丞相的意思,我身上的毒,也没有办法解了,如果我这样死,可以换来你的愧疚,那你倒是不必,我要的不是愧疚,是爱,即使你给不了我,你骗我的这段时间,我会努力的认为你是真的爱我的,忘记这是个局,一个让我坠入无尽深渊的局,我从来都没有怪你,你是王爷,我是乱党的女儿,你没有办法选择,我能做的,就是帮你,希望你能记住我的好,不要忘了我,不要忘了曾经有一个这么爱你的女子

    悠小小

    她放下笔,泪水都就完了,这或许就是一封遗书,最后的名字是她自己的名字,没有任何人做掩护,只是她自己,悠小小,她差点都忘记她叫悠小小了,如果一开始就知道,拿了那副画,可以让她下地狱,就算是死,她都不回去藏宝阁盗窃.....

    她用隐形的字迹在信封皮上写道:此画为缘,世世为妻,此世为转,生生为夫

    这只有遇水才可以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