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大概是愁的吧

    更新时间:2017-11-13 22:01:18本章字数:1696字

    “王爷,这是柯姑娘留给你的信,她生前让我在她离开的时候给你。”看着墓上裔殇王爱妃柯小小之墓,夏荷终于明白写信的时候,为什么她会这么说,原来....原来她已经知道自己命不久矣

    赫连裔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接过信,热泪再次滴落,滴落在信上,她什么都做好了,就等她离开了,连遗书都写好了,世上人都知道她要走了,就他一个人,还傻傻的想与她终老,不仅这样,还那样待她

    夏荷退了下去,赫连裔拆开信,看着漂亮的字迹,每读一个,都要他心上刮一刀

    原来她都知道自己要利用她,原来她这么喜欢自己,原来她不是柯小小,原来她不属于这里,原来她死都不知道自己爱她,多么可笑啊

    他杀战无数,双手染满了鲜血,没有任何感情,从不会怜惜别人,现在他的报应到了吗?

    原来,他可以因为一个女人幸福的想要和她隐居山林,白头到老,原来,他可以因为一个女人,伤心的不再询问问世事,彻夜买醉,这都是真正的自己,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没有了伪装他也会痛,也会爱

    盛世回首

    村头柳树,千枝垂发为谁留

    避过岁月,剃度长情的风头

    他站在前尘风口

    进不去也不肯走

    忽呛出泪,沏开满目的尘垢

    道旁枯草,戒了酗雨用多久

    是否长过,忘却一人的年头

    他将只影都接风

    午后月下与梦中

    而你始终,隐姓埋名于心口

    他穿过街头,有冬雪白头

    衰于艳阳最好的火候

    他步步回首,在盛世游走

    却也只想潦倒你眼中

    坟前落花,同寝泥下故人酒

    破了亡魂,当饮淡漠的忌口

    他站在前尘风口

    想彻醉却醒了酒

    归途和你,泪流成河中失守

    他绕过茶楼,有晚风叙旧

    泡了几朵烟花托于手

    他缓缓闭眸,似与你碰头

    听你将沉默环环相扣

    他战褛过时,前事惟可拾

    却是万箭穿心再一次

    至盛世尽头,那最后回首

    终究未能断送你眼中

    他旁边是柯小小为他画的像,每一笔,都用心之极,像极了真实的事物,似乎还可以感受到她的笑,她的认真

    他提起一坛酒,手没拿稳,酒落了下去,酒撒出来,浸湿了他的信,他连忙用衣服抚干上面的酒渍,却看到一行字:此画为缘,生生为妻,此世为转,世世为夫。突然脑子里闪过一些前段,赫连裔摊坐在地上,他什么都记起来了,可是都已经物是人非了,大醉过后,赫连裔昏睡过去

    等他可以醒过来的时候,他人已经在裔殇殿了,睁开眼睛,脑袋里一晃什么都记不起来了,他的头像要裂了一般

    “来人啊。”进来的却是仇慕崖

    “本王这是怎么了?头怎么这么痛。”听到赫连裔这么说,他心咯噔一下“你不要再这样了,我想小小也不希望看到你这样的”仇慕崖安抚道

    “小小?我认识她吗,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他感觉自己的记忆里好像有一处空白,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你...你不记得她了吗?”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赫连裔失忆了?可为什么还会记得自己,而不记得柯小小了呢?莫非,他在潜意识忘掉了自己最痛苦的事情?

    “我为什么要记得她?本王饿了,帮本王准备一下,我要用膳。”突然看到床头一个画卷,他好奇的打开,发现,画上是自己,看着这画,他?眼睛一下子湿润了“怎么搞的?”他擦了擦泪,不明白。却将画小心的收了起来

    听说赫连裔失忆了,赫连睿特意过来看望,一脸心痛的看着赫连裔“我的皇兄终于回来了!”他感慨道

    “本王什么时候走过。”他疑问道,他倒是感觉他身边的人最近都怪怪的,说不出来的感觉

    “你回来就好,这样我对抗丞相才能力能从心。”赫连裔只是点了点头“柯小小那边怎么样了?”他突然说到,吓的仇慕崖和赫连睿一起看着他,大气都不敢出,生怕下一秒,他就想起什么来

    “那女人....因为些事,已经不在人世了。”仇慕崖说到,还在观察他的表情“死了?”赫连裔重复道,他用手捂住心口,皱了皱眉

    “怎么了?皇兄?”赫连睿连忙询问道

    “没事,就是心不知道怎么了,有点痛。

    ”听他这么一说,赫连睿和仇慕崖对视了一眼,叹了口气,这得有多爱柯小小啊,就算失忆了,听到她的事,都不自觉的痛着

    “咦?我头发,怎么...变白了?”突然瞄到自己的头发,那紫银色已变成如雪一样的白

    “这....大概是愁的吧”

    “愁的?丞相那边应该很棘手吧”他按了按头,“本王怎么好像睡了好久的样子…而且,为什么有些东西想不起来了。”

    赫连睿连忙说道,“就是累的,别多想了,现在你娶了最爱的沈媚儿,我们只能用她来对付丞相了。”

    最爱?赫连裔从心底发出嘲讽的笑,他自己能真正的爱上谁呢,或许,他根本不配去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