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她只是个风尘女子

    更新时间:2017-11-14 22:36:25本章字数:2093字

    冷千泪算了算日子,柯小小已经醒来快十个月了,九个月前,柯小小醒来的时候来有些不相信她还活着,冷千泪特意说明了一下原因,柯小小才明白,又埋怨他不告诉自己,当时她就问了一句“赫连裔过得如何。”冷千泪也只答了一句,柯小小就认定,这一生,只喜欢赫连裔一个人,等身体好些了,就去找他

    冷千泪当时说的话,一直回荡在她耳边,有时,冷千泪不在她身边陪她的时候,她就摸着自己的大肚子,想着那句话“他是爱你的,你离开后,他心痛的疯了。”说实话,冷千泪也不想这么说,可看到柯小小期待的样子,他还是忍不住说出了实话

    “小小,回房吧,外面的雪下大了。”冷千泪从背后给柯小小披上披肩,柯小小扶着腰“这雪,真美。”听冷千泪说,她走的那天,就是下的第一场雪

    “是啊,挺美的,不仅雪美,人也美。”冷千泪站在她身边,她终于...留在自己身边,虽然是短暂的,但这种比远远的望着她要好的多

    “回去吧,不然我怕宝宝有事。”她一直逃避冷千泪的感情,他只是她的哥哥而已,仅此而已,可是,每当冷千泪漏出那深情的表情时,她就不知道怎么办了

    “好”冷千泪答应一声,似乎她的逃避,冷千泪都已经习惯了

    “媚儿呢?”赫连裔问着仇慕崖,后来他知道自己和沈媚儿成亲了,他们都说是真爱,可他怎么一点也感受不到?只不过,这几天心里比较乱,那个叫沈媚儿的女人就成了他的发泄工具,不过,她绝不会怀上他的孩子

    “沈媚儿应该在裔殇殿吧。”仇慕崖的声音顿了顿,媚儿?他什么都记得,唯独忘了他最爱的女人,他可以和沈媚儿上床,但每回他都知道,事后都是仇慕崖给沈媚儿喝的药

    偶尔的时候还会发现他对着那副画发呆,他却说,看到这幅画,他的心就会无比的平静,好像想想点什么,却想不起来,有时候脑海里会闪过一丝片段,却抓不住,梦里也会有一个女人的身影,相貌模糊的他看不清

    这样的赫连裔,他自己也是痛的,找不到方向,心中有最深的痛,却不知道

    “丞相那边怎么样了。”他换了个话题

    “丞相那边一点动静也没有,以现在的情况下,如果我们现在杀过去,恐怕会两败俱伤。”仇慕崖分析着,赫连裔点了点头,看了看手边的那块劣质的黑玉,他的心一阵暖流流过,不知为何。一块劣质的玉,他堂堂的一个王爷,却不舍得扔了它

    赫连裔起身放下手中的文书,仇慕崖只是瞄了一眼,继续工作

    赫连裔不自觉的走到了柯殇殿,这个名字让他的心不自觉的痛了一下,这时,殿里出来了一个丫鬟,似乎刚刚打扰完这里

    “这里是谁住的地方?”他拦住那个丫鬟,忍不住好奇的问道,王府里所有的人似乎都避讳这里

    “王爷......”她想了想,仇公子特意嘱咐一定要尽量避开所有有关柯小小的事情,在王爷面前也尽量不要提柯小小的名字

    “这里是一个女子的住处,不过九个月前她就已经过世了。”丫鬟说到,赫连裔点了点头,让她下去了,迟疑了半会,他还是推门进入了,这里就是那个叫柯小小的女人的房间吧,她就是九个月前去世的

    看着房间里一尘不染的,赫连裔有些奇怪,人都不在了,怎么还弄了这么干净?他不知道,这是他自己嘱咐的,那时还记得她,认为有一天,她还会回来

    他的指尖擦过梳妆台,擦过床沿,突然眼睛瞄到了床头放的一个箱子,他走过去,打开,里面的东西让他惊奇,里面正是柯小小穿过的嫁衣还孔雀祤

    他的脑袋好像晃个了什么,他努力抓住,却感到头异常的痛“啊!好痛啊。”他倒在床上,用手狠狠的拍打他的头,一瞬间,他好像隐隐约约忆起了一个绝美的人脸,再想捕捉时,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王爷,你怎么在这里啊。”沈媚儿路过这里发现柯殇殿的门是开的,就进来看一看,没想到,王爷居然在这

    柯小小死的后几天,赫连裔从来都没有来找过她,完全也不理她,自从他失忆了,忘记了该忘记的人,王爷每每夜里也都会在她的魅居留下,虽然那个该死的仇慕崖回回给她喂药,但她也不在乎,等王爷爱上她了,一切都好说了,爱上她还不容易,没有了柯小小,容易多了

    “媚儿?我就是就来走走,觉的挺奇怪的。”他顿了顿“柯小小是谁?”沈媚儿被他问的问题问愣了,难不成就算他失忆了,也会爱上一个死人不成

    沈媚儿一下子假装因为他问的问题搞的不知所措,而赫连裔也很配合的发现了她的“不知所措”

    “她究竟是谁?”

    “其实,不和你说,是怕你生气。”沈媚儿走过去,挽住赫连裔的手臂,在这了殿里,赫连裔感觉和沈媚儿这么甜蜜有些不舒服

    “这个柯小小,是王爷的一个玩物,因为她是风尘女子,所以....所以王爷很喜欢她的身子,只不过......”沈媚儿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赫连裔疑惑的问道“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王爷最后遇上了我,遇上了真爱,你才决定和这个叫柯小小的女人断了清楚,可谁知道....她...她居然要害我,幸好最后知道自己错了,以死谢罪了。”听她这么一说赫连裔环视了一下这个殿

    又看了看沈媚儿,怎么也想象不出这个女人就是他的真爱,怎么对她除了淫欲什么也想不起来和她有什么甜蜜的回忆

    倒是这个柯小小,一再的让他好奇,只不过,人都已经走了,他还在好奇什么呢,再说了,她只是个风尘女子,那么厌恶,肮脏,他抱紧了沈媚儿的腰,在她耳边吹了口气

    “嗯...王爷。”吹的她浑身发软,赫连裔一把抱起她,并没有在柯殇殿,而是离开了,去魅居的路上,有那么多的下人,而赫连裔似乎也不在意,都快将沈媚儿的衣服扒干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