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以朋友的名义来爱你

    更新时间:2017-11-16 22:41:23本章字数:3265字

    “我想让你生生世世都是我的妃,永远永远,就算你我之间隔着汪洋,冷千泪?他只是暂时的拥有了你,就算你们……有孩子了,我的人,终究是我的人。”赫连裔坐在书房,右手捂着胸口,白天的伤,似乎已经深入他心了

    柯小小恢复的很好,在这漫长的恢复中,倒是迎来了不速之客,赫连裔。

    她不喜欢赫连裔总是在自己的面前闲逛,那样会唤醒她对赫连裔的热爱。

    而赫连裔隔三差五的就来看她,开心的时候还在柯殇殿睡会,起兴时还调戏她一番,对赫连裔来说,倒是别样的滋味,对柯小小来说,却是极其难熬。

    赫连裔认为这是理所应当,因为他伤害了柯小小。而柯小小认为,赫连裔不来看她,才是理所应当。

    “三皇兄…”赫连睿第一次在柯小小回来的时候来找他。

    “皇上?坐吧。”繁重的礼节似乎在这个强势的三皇兄面前已经不实行了。

    两个优秀的男人坐在凉亭里,赫连睿顺着赫连裔的目光看去,柯小小正在池塘边抓鱼,没错,就是在抓鱼。

    柯小小浑身透着一股单纯的气息,她每一个地方,甚至是发丝,都深深的吸引着赫连裔。

    赫连裔的眸子里溺着宠爱,似乎这种生活已经满足了内心深处过往的欠缺。

    赫连睿的俊眉紧紧的皱着,还记得柯小小上次离开的时候吗?

    他最坚强的三皇兄崩溃了,如今柯小小的再次回归,不知是好是坏。

    看样子,英明神武的赫连裔再次陷了进去,在他还没想起一切的时候,这是有多么的喜欢呢。

    如若柯小小再有事,恐怕……赫连睿不再往下想,因为他不希望发生,上一次柯小小出事,赫连裔的天就塌了。

    此时的柯小小正自娱自乐的看着池中的鱼儿,还不时的伸去小爪,却没有捞到任何一只,她不禁有些懊恼,嘴巴不自觉的嘟嘟起来,甚是可爱。

    她自己玩着,似乎也可以很开心。

    可是,突然,柯小小脚下一打滑,她整个人失重的像池里跌去。

    赫连睿只感觉一阵风卷出,赫连裔就已经把柯小小抱在怀里,用他责怪的目光看着她“你是笨蛋吗?”

    他低沉的声音有些隐怒,她做什么事情都像个十足的孩子,他放不下心。

    柯小小看着他深邃的眸子,回到一年前,他眸子里的冰天雪地是她触及不到的,如今呢,他的眸子平静的像潭水,却深邃。

    她好像又在赫连裔的眸子里看到了溺爱,是错觉吗?

    听到他的话,柯小小立马推开他,手上还留有他的体温。

    “怪我喽,谁让你救了,你才笨蛋呢。”柯小小嘟着嘴,心有余悸,刚刚还好是他手快,不然,又要到床上躺上几个月了。

    她的心跳还在加快,也很享受这突如其来的意外,至少,赫连裔很担心她。

    “哦?” 

    听了柯小小说的这句话,赫连裔表示很不满意。

    他突然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向柯小小一步一步的逼近,这么关心她,她还不领情?非要说什么没让自己救?

    见赫连裔走进,柯小小不自觉的退后。

    她惊慌的看着赫连裔,脸刷一个就红了,当他要靠上来的时候,赫连睿终于说话了。

    “三皇兄,有点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赫连睿硬着头皮,从他看来,赫连裔的视线就一直在柯小小身上,正事还没说呢。

    如今现在的情况,他必须得说了。

    赫连裔皱着眉头看了柯小小一眼,退到了赫连睿旁边,然后离开了

    柯小小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松了口气,却又可惜他走了,是空虚寂寞冷了吗?

    “三皇兄,丞相在外勾结敌国,现在北城边界遭到袭击……”赫连睿的口气带着愤怒

    “丞相是越来越猖狂了,本王会亲自,征战北方,凯旋之时,就是丞相党毁灭之时。”

    赫连裔没有丝毫的犹豫,突然,他想到了一个人,小小,我凯旋之时就是我从冷千泪身边把你抢回来的时候,等着我吧……

    “皇兄,七日后,朕亲自相送。”

    赫连睿是该庆幸,有这样的兄弟,不怕国家不会强大

    “嗯。”

    现在,剩余的时间,去陪柯小小

    赫连睿离开了,裔王爷的消息很快散了出去,苏媚儿似乎又等到了可以放纵的时候了

    留下七日,却没有一日,赫连裔踏进苏媚儿的寝居,是恨吗?嫉妒更多吧,柯小小,凭什么,你可以得到赫连裔的爱,而我不能?呵呵…

    “你这样总是呆在这,不好吧。”柯小小看着坐在桌前的赫连裔,他的身影结实了许多,人也更有魅力了

    “有什么不好?我又没在这留夜。”他的话倒是让柯小小耳根一红,似乎他们在床上嬉戏的时候就在昨天,而赫连裔却什么都忘了,不过,他是真的有欲望想要得到她,很想很想

    “你……就要走了吧。”还是那种危险系数极高的吗?不得不承认,她有些担心了

    “嗯……”他低沉的回应着,不敢多说什么,似乎怕语气暴露出他的不舍

    “嗯……”柯小小只是象征性的回应着,不知该说什么好,关心?以什么身份?王妃吗?好像已经过期了?朋友吗?她好像不甘心?

    “你……和冷千泪还好吧。”陪了她这么久了,还是没有忘记她的心在冷千泪那

    “冷千泪?很好啊。”提他做什么?与本次话题有关吗?柯小小还是没有听出赫连裔口气中的醋意,似乎打翻了醋缸

    “那你很喜欢他?”赫连裔的拳头紧握,他真不敢相信自己是吃醋了,看到她眼里的光芒,这可能不是为自己而闪烁,他很气愤

    “当然,我很感谢他照顾我的孩子。”柯小小对冷千泪充满了感谢,就像,一个妹妹对哥哥的感谢

    “那你对我呢?”难道这么多天从她那里感受到的爱慕就只是自作多情吗?还是她离开了冷千泪有些寂寞了呢?

    “你…我…”她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对他,柯小小很爱很爱,至始至终就只爱他一个人,可他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自己凭什么要强硬灌输给他自己的感情呢

    “我不知道。”她的一句话似乎重重的打在他的心上,他这么多天真的是自作多情了,可自己已经爱上她了,怎么办?

    爱吗?哦,不敢想象,赫连裔居然会爱?他笑了笑,起身无言离开

    “裔!”

    赫连裔的背影一怔,好熟悉的声音,为什么他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小心点,好好照顾自己”她还是没忍住叫住了他

    “你以什么身份关心我?”他并没有转身,只是淡淡的说道,他的内心翻涌,他渴望听到他想听的

    “朋友…”他暗自苦笑,离开了,柯小小跌坐在床上“朋友,现在我只能用朋友的身份来爱你。”

    次日,赫连裔离开了,只有赫连睿相送,他望着远处,眼中的不舍被深深的藏在心里

    “三皇兄,保重!”赫连睿看着他,眸子里充满了坚定神色,裔啊裔,如果你不是为情所困,也不会如此狼狈吧

    到了北方边境,那里自然有人接应他,所以他才不用带很多的兵浩浩荡荡的出发。

    不多的行兵大队里,有了一个不起眼的人,她跟在队伍的最后面,看着最前面的赫连裔。

    悠小小心有余悸,她头一回自己出来这么远的地方,她已经吩咐过夏荷如果冷千泪回来找到,就说她和赫连裔走了。

    是啊,她不放心赫连裔到这么远的地方打仗,所以就跟来了,以男人的身份混了进来。

    她在自己的脸上化了化妆,她的倾城美颜变成了普普通通的样子,仔细看,她还是柯小小原本的样子。

    赫连裔似乎感觉到了不一样的目光,回过头,可他什么也没看到,悠小小?现在在王府,不知道过的好不好,冷千泪有没有回去呢?

    行走了不知道多长时间,赫连裔才命人停下队伍休息,让柯小小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吃饭的粮食居然是自己带的!她怎么都没听说过!

    如今,他们都已经坐在地上吃着粮食,而柯小小则傻呵呵的站着,有点懵。

    “咦?队里怎么有这么瘦弱的人呢?你是没带粮食吗?先吃我的吧。”

    柯小小被阴影遮住,抬起头来,一个异常俊秀的男人站在她面前,像阳光一样照进她的心房。

    “谢谢。”呃…这声音倒是让宇文焰有些浑身酥麻,这个小奶豆!娘炮!

    柯小小对他笑了笑,接过他给的食物吃了起来。

    宇文焰还没有从那笑里缓过神来,若他是女人……

    “!”宇文焰瞪大了眼睛,他…他没有喉结…难不成…突然,柯小小只感觉一阵阴冷,抬起头,宇文焰正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然后…靠近…靠近…再靠近。

    宇文焰的手向她身下探去,“你…你干什么!”柯小小一惊,手里的粮食掉到了地上,他…他居然…摸自己…

    似乎是得到了什么答案,宇文焰退开,然后递给她新的粮食,“喏,那个脏了,吃这个。”

    “你…你什么意思!我可是男人,难不成你有那种嗜好吗?!”柯小小气急败坏,没想到还没到北方边境就被人吃了豆腐!

    “男人?呵…我就喜欢男人。”她这个男人可是没有某些东西呢,宇文焰轻笑,然后也不顾柯小小惊吓的目光他再次靠近柯小小,“我是宇文焰,你呢”

    柯小小的大眼睛滴溜溜转,他喜欢男人,那自己是女人,他岂不是不会喜欢自己!很安全!

    “我是…是…柯…柯小二!”

    “……那我以后叫你小二吧。”她为什么要女扮男装的混进赫连裔的兵队里呢?名字恐怕也是假的吧,难不成,和本殿有一样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