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从此以后沧海桑田

    更新时间:2017-11-19 22:15:36本章字数:3019字

    “东,咱们为什么总是要暗中保护他,连国里的事情都放下了。”赫连裔军队远处,一个男人说道。

    “安南,我都说了多少变了,老大要咱们做什么咱们就做什么,问那么多干什么?是不是,老大。”另一个男人开口说道。

    而那个所谓的老大,则没有理他们,看着赫连裔的方向,若有所思。

    安东见他不说话,尴尬的笑了笑。视线也交接到赫连裔那里。

    他究竟是什么人呢?

    四人待了几天,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走,先回去。”那个老大安北终于下了命令。

    宇文焰似乎已经闻到了硝烟的味道,他知道,宇文冥已经要行动了。

    宇文冥特意挑着东南西北离开才有所动向。

    这一天,似乎没有什么不一样,又感觉好像什么都不一样。

    天刚刚暗下,那些住着下属们的屋子就出奇的安静,宇文焰正一个一个的往里吹迷药。

    最后一个屋子,赫连裔的住所,宇文焰很小心翼翼,当把迷药吹进去的时候他心里有些不踏实,赫连裔这种人,怎么可能就这么死在他的手里呢?

    宇文冥在暗处看着这一切,眉头不禁皱起,他也不相信赫连裔这么容易就被制服。

    宇文焰轻轻的推开门,走进去,那迷药的气息似乎还没有散去,他遮住鼻子。

    “怎么?进来也不打声招呼。”

    赫连裔的声音突然响起,但宇文焰早就有准备,这才是赫连裔嘛。

    “我若是打了招呼岂不是打草惊蛇了吗?”宇文焰走到他的面前,他很满意现在的局势,整个赫连裔的军队,只剩下赫连裔一个人清醒着。

    赫连裔面上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波动,甚至连一点点的慌乱都没有。这让宇文焰有些心慌。

    “你认为你的动向我不知道?”赫连裔的脸上倒是多出了一丝从容,似乎这一切的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你说这些都没有用,事实是你现在只有一个人,而我们夜国军队就在不远处,随时,都可以灭了你!”

    宇文焰的口气里带着一股复杂之感,好像还有粗意,他嫉妒赫连裔可以拥有柯小小的爱。

    “灭了我?”赫连裔轻轻的笑了,“宇文焰?丞相的党友?”他继续说道,“再多人又能怎样呢,对付你,太容易了。”

    说着,一阵风,卷到了宇文焰身边,宇文焰一惊,退了几步,赫连裔又紧跟其后,赫连裔比宇文焰强太多了,没过上几个回合,宇文焰就被重重的打了一拳。

    当赫连裔要打第二拳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宇文焰被突然出现的人拉到一边,硬生生的挡了赫连裔一拳,不分上下。

    等这阵尘风停下,赫连裔才看清楚来人,一股霸王之气。

    “赫连裔,久仰久仰,在下宇文焰的兄长,宇文煦。”宇文煦笑着,赫连裔倒是很差异又多出了一个敌人,而且好像与自己不相上下。

    “夜国太子吗?对付我还用你亲自过来吗?太看好我了吧。”

    宇文煦倒是不这么认为,“当然不只是对付你,还有你身后的人…”

    赫连裔眉头蹙了蹙,身后的人?

    宇文煦很不解赫连裔的表情,难不成他不知道?可东南西北到底因为什么才要保护赫连裔的呢?

    若不是他们四个离开了,恐怕宇文煦真是没有勇气动手。

    “赫连裔,你根本就不是我和焰的对手,所以,我劝你最好自己投降。”

    赫连裔当然不肯服输,与生俱来的高傲之感环绕在他的周遭。

    宇文煦也不含糊,直接上手,出其不意。

    宇文焰和宇文煦也没有想到这个男人赫连裔如此厉害,就算是一抵两也不相上下。

    突然,宇文煦的脸上露出诡异的光,“赫连裔,你以为柯小小能安全回到王府?”

    在这里埋伏了这么长时间,终究是看出来那个女人和赫连裔的关系。

    几秒的迟疑让宇文煦有机可乘,化掌为刀直接劈到赫连裔的胸口。

    赫连裔踉踉跄跄的退后好几步,吐了口血。而他只是笑了笑,“我受这点小伤没有关系,至少我知道,她的危险都是你虚构出来的。”

    宇文焰和宇文煦都愣了,不禁有些崇拜眼前这个男人,红颜祸水,红颜祸水,再不可一世的人也败在了女人手上。

    “赫连裔,如果我们不是敌人,我一定会交你这个朋友,但是…”

    “但是我们不是朋友,你还是要杀我。”赫连裔接过话。

    没等宇文煦再下手,房门就被踹开,“抱歉,你可能无法在动这个男人了。”

    四个人影走了进来,宇文煦的瞳孔紧缩,“东南西北?你们…你们怎么又回来了?”

    宇文焰一听到这个名号,很惊讶,不自觉的打量了一番,所谓安国四大护法东南西北,现在就站在他们的面前。

    赫连裔奇怪这四个人为什么来解救他,“你们…”

    “你不用多想,我们的任务就是不能让你死。”

    现在屋子里有七个人,气氛有些压抑,“夜国也不可能和安国作对,所以,你们走吧。”安北说道,他并没有想要赶尽杀绝的意思,毕竟这两个人都是夜国的特级人物,死一个夜国都会乱的。

    宇文煦松了一口气,似乎有些不甘的看了一眼赫连裔,然后带着宇文焰离开了。

    一股血腥味渐渐散去,夜色笼罩,残风轻轻的吹动树枝,碰撞的声音,敲打的声音,格外刺耳。

    “所以这么长时间以来你们一直监视着我?”赫连裔躺在床上,他的伤口已经被安西处理好。

    东南西北站在一旁,“不是监视,是保护,不然你现在早就下去见你的女人柯小小了。”

    赫连裔听了这话,一股气的从床上坐起,“你什么意思。”

    “那个叫柯小小的女人被暗血会给拐走了,暗血会你应该听过吧,与安国不相上下,我们也无能为力。”

    赫连裔紧闭上了眼睛,深呼了一口气,下一刻,他已经翻身下床,就算是再大的的动作扯伤了伤口赫连裔也无所谓。

    “你疯了,你受伤了,做什么?”安北直接把他按在床上,在这么折腾下去,就算是不死,也残废了。

    “我得去救她,她不能死,我必须去救她!”赫连裔的情绪好像有一点失控,包扎好的伤口流出血来,安西连忙止血。

    “你别做无畏的挣扎了,暗血我们也不能轻易对付,再说,他们想要的人怎么能救出来呢。”安南说道。

    赫连裔惶然的躺在床上,“都怪我,都怪我,我不应该让她走,不应该的…”

    安北皱着眉头,抬手一挥,赫连裔就安静的躺在床榻上晕了过去。

    “让他睡会吧,哎,女人啊…”

    东南西北就坐在不远处的桌子旁看着赫连裔。

    “我这是在哪里?”柯小小醒来后看到自己眼前被黑暗吞噬,她记得之前自己和冷千泪走着走着就没了意识,冷千泪呢?

    “小小,你醒了。”熟悉的声音,随后,一缕缕光晕向柯小小靠近。

    “冷千泪?我们怎么会在这里?”

    冷千泪放下油灯,坐到柯小小身边,“我只是带你回来家。”

    回家?柯小小的家不是在丞相府吗?

    “千泪,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想回去,我想回去见赫连裔。”柯小小有些慌张,这里的阴冷气氛让她受不了。

    “柯小小!你不要一口一个赫连裔了,他现在已经死了,我才是最爱你的人。”

    柯小小愣了,冷千泪头一回这么喊她,那么的凶。

    “不会的,赫连裔不会死的,冷千泪,你这么开玩笑我就再也不想和你说话了!”

    冷千泪猛地把柯小小抱在怀里,不顾忌她的挣扎,“小小,你听我说。”

    “我离开的这么长时间,我是去联系暗血了,你是暗血的继承人,但是小的时候被护法弄丢了。”

    “你在跟我开玩笑吧…”柯小小十分的不信,暗血是什么她都不知道,怎么可能是暗血的继承人?

    “小小,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这么长时间,这么懦弱的你,是时候该做回你自己了,不再被赫连裔所左右,不再被任何人欺负。”即使有我在你身边保护你,你也需要自己保护自己。冷千泪心想。

    “………”

    柯小小心动了,从现代穿越过来,差不多快要两年了,这两年里,她不停的受伤害,不停的被利用。

    “好!”

    冷千泪把柯小小抱在怀里,小小,这一刻,就算是你在为我改变吧。

    等赫连裔醒来的时候,他什么都记起来了,记起来他失忆之前的事情,痛心的是,柯小小好像再一次离开了自己,现在,什么都变了,只是赫连裔没有察觉到而已。而赫连裔,也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我是司夭,很高兴见到你,殿下。”这是一个很帅的男人,浑身上下透着一股赫连裔看不透的气息。

    “我是赫连裔,不是你口中的殿下。”赫连裔解释道。

    司夭笑了笑,“你以为安国的东南西北只是单纯的保护你吗?当然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