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没能留下的野种

    更新时间:2017-11-20 23:27:47本章字数:3003字

    细微的,赫连裔好像发觉到了什么,他的脸骤然突变,仿佛寒冬狂风般,司夭安然坐下,貌似想要与赫连裔畅谈,但赫连裔并没有这个想法。

    “你是安国的遗子,理应回到安国。”

    “你胡说什么!我父皇母狗早就去世了,如果你再说这些没有用的,请你离开。”赫连裔的语气不和,伤被这股怒气冲的生疼,他脸色泛白。

    而坐在桌旁的美男子只是无所谓的倒了一杯茶,抿了抿嘴,在感受那浓浓的苦涩后香甜之味。

    “你以为我在信口雌黄?”他那种与世无争的气质让赫连裔十分不爽,他继续说道。

    “我是安国次子,也就是你的弟弟,奉先皇之命一定要找回你。”

    赫连裔不作答,想要听他说下去,而司夭也很乐意讲述,“你的父皇,母后都是死于暗血会,我想,如果你不继承安国,你知道真相后也无法对抗暗血会吧。”

    语毕,赫连裔的呼吸有些急促起来,父皇和母后死于暗血会手中此仇当报,可父皇母后已经在他的印象里很模糊,可柯小小…比仇必报!

    “你需要我们,我们也需要你,回到安国吧。”司夭说道,他认为抛下这个诱饵赫连裔必然上钩。

    “你有什么让我相信你的理由呢,或者一个像样的借口?”

    可是赫连裔的反应很让他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

    “给你想好了,我会把你想要的理由给你。”

    “好,不送。”他不认识司夭,更不认为安国是一个好惹的主,莫名其妙的找上他,事出必有因。

    “行,我等你,总有一天,你会来找我的。”司夭起身,口气里的坚决让赫连裔听的很别扭,赫连裔看着司夭的背影若有所思。

    而司夭走时留下的表情他终究是没看到。

    天空突然下起来雪,赫连裔看向屋外,一股悲伤油然生起,小小,去年的这个时候,你离开了我,今年的这个时候,你又离开了我。

    “安北,柯小小有何等的魅力制服冷峻的赫连裔呢?本殿很好奇啊。”司夭坐在自己的宫殿里,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赫连裔是因为什么才有所心动呢?

    “英雄常为美女折腰,属下并未见过柯小小,无从所知。”

    司夭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玩味,他墨黑色的衣袍充斥着矛盾的温和,与赫连裔截然相反,甚至比冷千泪更加儒雅,但心底却无止境的寒冷。

    “不如让我会会她吧。”

    “使不得!”安北连忙制止,司夭并非圣人,赫连裔也并非圣人,柯小小究竟有什么样的魅力还是个未知,赫连裔能被女人左右司夭也能,安北怕司夭成为赫连裔的影子。

    “你以为我会像赫连裔那个笨蛋一样?我司夭从不近女色,今突生兴趣,必会玩弄一番,安北你就不要阻劝我了,下去吧,本殿倦了。”司夭似乎对他自己的自制力很有信心,但他不会知道当初赫连裔也是这么说的。

    “是。”无奈安北只好退下,关上门才淡淡的说了一句,“兴趣,就是溺水的引子。”

    赫连裔凯旋归来的那天,他的朋友提前去了他的府上,常住。

    仇慕崖一见到苏之冥,内心是奔溃的,“你这小子怎么来了?”

    苏之冥捋了捋额前的碎发,“你们几年都不去一次,上回裔去我那,就呆了几天就回来了,看来我得亲自来看你们了。”苏州首富苏之冥。

    仇慕崖满头黑线,“你不知道我们有多忙,哪有时间去看你。”

    苏之冥像到了自己家一样,随便做什么吃什么,“对了,裔的爱妃哪里去了,我得要看看,究竟什么样子把赫连裔迷的神魂颠倒的。”

    仇慕崖黑下脸,不快的往事又被提起,“你没有听到王妃去世的消息吗?”

    苏之冥一惊,怪自己多嘴,“我…我这一年去了很远的地方办事情了,你们的事情我根本接收不到。”

    仇慕崖叹了口气,“可她还是回来了,还是那么爱赫连裔,还是那么任由别人欺负。”

    这回苏之冥有点懵了,又回来了?人都不在了,怎么能又活过来呢,这一年他究竟错过了什么?!

    “算了,和你说那么多也没有用,来了就好好休息一下吧,赫连裔大概快就回来了。”

    两人望着外面飘起的大雪,睹物思人,仇慕崖好像看到了鲜血般的雪色,在阳光下是如此的刺眼。

    “呦,仇哥哥,这是客人吗?”一声清脆的娇声让苏之冥浑身酥麻,仇慕崖倒是习以为常。

    “呃,我是赫连裔的兄弟苏之冥,你是………”这大着肚子是什么鬼?仇慕崖的女人?好看是好看,怎么浑身透着一股骚气呢。

    苏之冥不禁用不可思议的目光打量沈媚儿和仇慕崖。

    “你想什么呢,这是沈媚儿,赫连裔的新王妃,肚子里的宝宝,也是赫连裔的。”

    沈媚儿对苏之冥妩媚一笑,苏之冥把仇慕崖拉到一边。

    “裔他不是喜欢柯小小吗?这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是怎么回事?”

    仇慕崖装作一脸老气的摸了摸苏之冥的头,“孩子,赫连裔做什么我们都看不懂。”

    突然,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他们的视野里好像出现了两个黑影,他们齐齐转身。

    “小小?!你怎么回来了?”仇慕崖看到现在王府门口的柯小小,兴奋的连忙冲了过去,一把抱住她,“我很想你。”

    旁边的冷千泪皱起眉头,柯小小究竟留了多少的情啊,怎么感觉情敌遍地都是…

    而柯小小脸上毫无表情,目光直射沈媚儿的肚子。

    “这是,裔的孩子?”

    苏之冥立即跑到他们旁边,仔细的看了看柯小小,果真是赫连裔爱的女人,就算是什么也不做,也散发着一股清新脱俗之感。

    “小小,其实…”仇慕崖还想解释。

    “停,你不要说了!”柯小小捂住了耳朵,失忆的赫连裔已经让柯小小失去了爱他的信心。

    冷千泪似乎能看到柯小小内心的黑暗面在不断的放大。

    这就是他想要看到的样子不是吗?

    “之冥,你先下去休息,一会我们再说。”仇慕崖把旁边看戏的苏之冥打发走,苏之冥送了仇慕崖一个大大的白眼,临走时还不忘瞄了一眼柯小小。

    “小小,其实这事情是有原因的。”仇慕崖好像一定要为赫连裔解释一样,可周围一下子安静下来,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为什么要帮赫连裔解释呢,分开了不是更好吗?

    爱情面前,人往往都是自私的。

    他没有再说话,他希望柯小小的想法就随着赫连裔的所作所为而无限放大吧。

    “这有什么好解释的,裔就是爱上了我,是他亲口说要我给他生孩子的。”沈媚儿适当的添油加醋。

    柯小小紧紧的闭上了眼睛,握紧了拳头,以前的怨气都解封了,冲上头来。

    “沈媚儿,你以为我稀罕赫连裔吗?就算你现在白给我我也不要了,他那么肮脏,即使再爱,也不过是垃圾。”

    沈媚儿本来就十分厌恶柯小小,再被柯小小这么冷嘲热讽,她的肚子立马便有了动静。

    “痛!啊!救我!”沈媚儿扶着桌子,仇慕崖连忙抱起她。

    “传婆婆!快!”

    柯小小愣愣的站在原地,他没有想要沈媚儿的孩子出事,她只是想要告诉在唱的所有人,赫连裔,她不想再爱了,就算是再爱,也是一个人的事情。她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几人就安安静静的在房间外面等着,柯小小抱紧冷千泪,抖的不成样子,“没事的,不怪你,小小,不要在内疚了。”

    冷千泪安慰道,无论柯小小做没做错,她永远在自己心中都是对的。

    “吱…”门被推开,婆婆从屋内走出来,立刻跪在了地上,“王妃难产,孩子和大人都…”

    听了这话,柯小小滩在冷千泪的怀里,她没有想要害沈媚儿和赫连裔孩子的意思,真的没有。

    仇慕崖深呼了一口气,“算了吧,来人,把尸体处理一下…”

    他不知道赫连裔回来后的反应是什么,或许很生气,或许…毫无表情。

    “千泪,我也是娘,我真的很痛心,都怪我。”柯小小似乎已经陷入了深深的懊悔和自责中。

    “小小!你有什么错呢,你又不是有意的,她害你的时候你忘记了吗?”

    他继续说道,“你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柯小小了,所有欺负过你的人你都要加倍奉还给他们,包括赫连裔,就因为你是暗血会的会主!”

    冷千泪看着柯小小的样子他很心疼,她不应该自责,但柯小小那么善良,怎么可能会忘记这件事呢。

    处理完一切的事情 ,他们只能等着赫连裔回来,告诉他这个对他来说不知道是好是坏的消息。

    气氛有一些许的深重,压的柯小小有些喘不过来气,冷千泪一直安抚着柯小小。

    可除了赫连裔以外,又有谁知道那个孩子并不是他的,而他也并不爱那个已经死去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