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顺我昌逆我亡

    更新时间:2017-11-21 23:20:39本章字数:3022字

    众人坐在一起,气氛很凝重,苏之冥倒是理不清什么头绪,只知道他来的第一天,赫连裔的孩子没有了,连他的女人也没有了。

    柯小小无法忘记沈媚儿那苍白的脸,那妩媚众生的眸子再也睁不开。

    “小小,我们走吧。”现在这个地方让柯小小意志消沉,冷千泪看着心疼。

    “我想等赫连裔回来,我要和他解释,这真的不是我做的。”柯小小的眼睛凝出水来,她无法接受赫连裔知道此事后,对她的态度是什么样的,只知道,从那一刻起,自己己经在赫连裔的心里变成了一个坏女人。

    “小小!你别这样了!这件事与你毫无关系,再说,赫连裔想要孩子你也有,他想要女人可以再找!”

    “是啊,没什么的,你不要内疚了。”仇慕崖安抚道,他知道赫连裔的阴谋,他不过是少了一个棋子而已。

    冷千泪把柯小小硬抱起来,轻轻的点了她的穴,柯小小熟睡过去。

    他想要带着柯小小离开这个令他厌恶的地方,最好永远不要回来,永远不要再见到赫连裔。

    冷千泪刚迈出门,迎面便撞上了才回来的赫连裔,赫连裔的视线一下子落在他的怀里,沉积了一年多的情愫猛地涌了出来。

    “小小…你没死?”

    冷千泪掩住柯小小,“她当然没有死,还是你最大的敌人,希望下次见面,柯小小能亲手杀了你,来回报一年来你对她的伤害。如果你想要见柯小小,你可以来暗血会,虽然那里并不欢迎你。”冷千泪撞开挡在前面的赫连裔离开。

    赫连裔想要追过去,却被仇慕崖拉住了。

    “裔,沈媚儿和孩子…都没有了。”

    “孩子?什么时候有孩子了?”赫连裔不解,视线仍是看着冷千泪两人的背影,久违的感觉再次升起。

    “裔,你忘了,是你说沈媚儿有了你的孩子,要用这个去威胁沈将军帮我们的。”仇慕崖提醒到,但他感觉到,赫连裔回来后,好像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好像又回到了一年前的他。

    “我什么都记起来了,沈媚儿怀上我的孩子不要也罢,死了也好,但柯小小这次我说什么也不会放弃了,就算是搭上我的性命,我也在所不惜。”

    他已经没有精力再去失去第三次了,可赫连裔同时也看不到他与柯小小的未来。

    “想起来了?”仇慕崖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开心?应该是没有的,难过?多少有一点。

    “慕崖,以前失忆的我都忘了吧,做过什么事情我也不想知道了。”赫连裔的白发就随风凌乱,他头一次那么看清楚自己的心。

    “暗血会?为什么又是暗血会呢?”赫连裔想起了司夭,那个面相几乎可以媲美自己的人。

    不过赫连裔还是笑了,柯小小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原地,到原地,等着赫连裔抱在怀里。

    柯小小第一次看见暗血会的众人,她脸上的善良与她们格格不入。

    “会主,你的气场太弱了。”左护法说道。

    柯小小只是耸了耸肩,“我本非暗血会之人,又何来气场?”在生活里,爱情里,她都很卑微,在赫连裔面前,她甚至就卑微进了尘土里。

    “可会主现在是本会的人了,很抱歉当年前左护法弄丢了会主,如今能把你找回来,多亏了冷教主。”左护法转身拿了一个长托盘,上面有一件似乎可以滴出血来的红衣,还有一支半脸面具,一个刻着七色梅花的方巾。

    “柯小小,这一刻,你就是暗血会的会主了,这红衣是暗血会会主的红衣,这方巾也是暗血会的指挥令,这个面具,很特别。”左护法单膝下跪,把托盘举过头顶,等柯小小去接。

    柯小小咬了咬牙,接过东西,以前的柯小小,再见!

    待柯小小换好衣服,深红的薄唇,额前的梅印,她站在众徒之上,一股特有之势从心底而发。

    “今天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她什么都不会,但整个暗血会是她的后盾,那个唯一的会主面具,有些不一样的杀伤力,足矣让整个暗血会都臣服与她。

    柯小小缓慢的戴上面具,紧闭着双眸,那面具便像她身体里的一部分一样,深深的陷入柯小小的脸上,怎么拿下来呢,恐怕只有历届会主知道吧。

    教徒一个一个的离开,柯小小跌坐在位子上,是什么逼她改变的呢?不是赫连裔,而是柯正!

    如果没有他,是不是自己就能和赫连裔在一起了呢?太累了,柯小小什么都不想再去思考,安安稳稳的睡上一觉,她知道,等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或许她也要被杀戮同化吧。

    冷千泪从暗处走了出来,弯腰抱起柯小小,嗯,她的这身装扮很好看也没妖娆,只是戴上了一个面具,他怕柯小小会后悔。

    冷千泪把柯小小抱上床榻,给她盖好被子,白色的衣袍外披着一个银色披风。

    他俯身在柯小小的额前梅花上留下一吻。

    “我知道你想要做什么,血腥一点也不适合你,所以,我替你做吧。”他掖好柯小小的被子,满脸的宠溺快要把他自己溺死。

    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的大雪连绵,冷风呼作,骤着苍凉的气息,辗转与世间,久久不肯散去,像留恋这里,又像想要留下,看一场戏般。

    一间辉煌的宫殿里,沉寂沉寂。

    “哥,现在怎么办?”宇文焰问道,没想到在快要成功的时候杀出来四个程咬金,失败而归。

    “现在已经这种情况了,只能和赫连裔求好了。”万万不能发动战争,让别的小国坐收渔翁之利。

    “对了,琪儿哪去了?”

    “琪儿应该在公主殿吧,找她有什么事吗?”回来这么长时间,好像并没有看到那个高傲的妹妹。

    “我打算让宇文琪和亲过去。”宇文煦说道。

    “哥,你疯了,这不是把妹妹往火坑里推吗?赫连裔多么喜欢柯小小你又不是不知道。”宇文焰一听这话便不乐意了。

    “只是和亲,皇室子女就应该有这样的觉悟!”宇文煦也于心不忍,但他更注重利益国家。

    “再说,你认为咱们高傲的妹妹能看上赫连裔吗?我看宇文琪都要孤独终老了。”宇文煦还有心情调侃。

    “可…算了吧,争夺一下琪儿的意见吧。”然后,宇文煦便去了公主殿,宇文焰紧跟其后。

    推开门,迎面便看见了宇文琪,她端庄大雅,无形中好像又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气息。

    她随便打扮的样子好看极了。

    “皇兄,你们怎么来了?”看到宇文焰和宇文煦后她显然很开心,笑起来嘴边的两个梨涡深深陷下去。

    “来看看你还不行吗?你都不去我那,我只好来了。”宇文煦摸了摸她的鼻子。

    宇文焰倒是没什么心情。

    “对了,琪儿,哥哥想和你商量点事。”宇文煦和宇文琪的视线交接,她只是一笑,看她的表情似乎的懂了什么。

    宇文焰靠在一边,他没有说话,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张口。

    “我想让你去耀星国和亲。”

    宇文琪的笑容的确在一秒的时候有了一丝停顿,但她还是笑了,让别人看着她感觉她很开心。

    “当然可以了,不过你们要常去看我哦。”煦哥哥和焰哥哥整顿国家也不容易,妹妹早晚是要出嫁的。如今现在最爱她的哥哥都要把她推出去了,就证明,已经是万不得已了。

    宇文煦先离开了,而宇文焰被宇文琪拉住非要闲聊了一会才能离开了。

    等两人一走,宇文琪便流下了眼泪,赫连裔爱柯小小是众人皆知,自己去和亲多少有点委屈。

    赫连裔躺在床榻上,回想着以前的那些回忆,时不时笑一笑,柯小小仿佛就在他自己的身边。

    他猛然起身,思念这种滋味太痛苦了,赫连裔还是想去暗血会去找柯小小。

    他坐在马车里,好像又想起来他们回相府的时候。

    赫连裔扒开帘子,外面所有的东西都被白雪覆盖,美丽的无与伦比,人群熙熙攘攘,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这里,擦肩而过。

    快到暗血会时,赫连裔才下了马车,步行前往,每走一步,心跳都加速一拍,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见到柯小小了。

    “来者何人,来暗血会有什么事吗?”到了暗血会赫连裔就被门口的侍卫拦住。

    “赫连裔,找柯小小。”

    那侍卫疑惑,柯小小?那不是会主的名字吗?“你先等会,我回去报道。”

    然后,一溜烟的赶紧跑了回去。赫连裔就现在暗血会的门外,他可没有那么多耐心。

    没想到那侍卫再回来的时候身后还跟了一个带面具的女人。

    赫连裔来她甚是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小小!”他突然认出了这个异常好看的女人。

    他打量了柯小小一番,已经完全不是赫连裔心里所想的样子。

    但还是那么美丽,那么令他陶醉。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柯小小的口气很阴沉,但没有人知道她内心有多么的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