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一种爱蛊

    更新时间:2017-11-22 23:15:42本章字数:3028字

    他不敢相信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柯小小,一身妖艳美丽他从来没有发现过,像第一次认识她,把她的美看得淋漓尽致。那媚人的红唇微抿,赫连裔想要把她紧紧抱在怀里。

    柯小小视线移到别处,不想去看他,赫连裔与身后的苍茫白雪融为一体,都散发着一股冷清高傲气息。

    “小小,我什么都记起来了,跟我回去吧。”赫连裔抓住她的手,一丝柔软之感传遍全身。

    他的深邃的眸子流露出渴望,他渴望柯小小能和他在一起,柯小小假装平静的拿开他的手。

    “为什么要跟你回去?你记不记得已经无所谓了。”她的话让赫连裔很伤心,但他并不相信柯小小把他忘记了。

    “我真的爱你,而且只爱你一个人,以前都是我不对,不应该不分不清楚轻重,不应该伤害你,求你原谅我。”

    他很有诚意,看着柯小小,一刻也不想移开目光,生怕下一秒消失不见。

    那银色的面具戴在她的脸上很美,但让赫连裔很心疼,戴上它,柯小小就是不是也要踏进血河沾满一身呢?

    “我都忘了,请你不要再说了,扔出去的东西哪还有捡回来的道理。”柯小小想要断去与赫连裔的关系,她认为那样的生活实在是太累了。

    她已经不是以前的柯小小了,不需要再去承担以前柯小小的情债。

    赫连裔看不惯她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那种态度让赫连裔很不开心,很心寒。

    “啊!”猛地一拉,柯小小就跌在赫连裔的怀里,一股熟悉的气息顺着鼻腔传到大脑,柯小小一震,双唇相印。

    赫连裔满意的闭上眼睛,这个味道好像是很久是在很久以前才会有的感觉,很遥远,很留恋。

    柯小小缓过神来想要推开他,可赫连裔硬是紧紧抱着不放,就像他以后再也不会对柯小小放手了。

    柯小小一咬牙,银齿咬上他的下唇,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在口腔里弥漫开来,他紧闭着眸子,眉头好像皱成了一个黑点。

    赫连裔抱着她迈入殿门,再随手带上,两人接吻的情形让旁边的女徒们看得不好意思,连忙闪的不见了踪影。

    他收回脑袋,舔了舔下唇。

    “你…你怎么进来了!出去!”柯小小根本就没想让他进来,她伸手推开他,却被赫连裔一把又扯到怀里。

    “你害了我的孩子,又害了我的女人,你让我回去做什么吗?哭丧吗?”他满脸的调侃,赫连裔倒是喜欢她野成小猫的样子,乖张又不失优雅。

    “哼,你的孩子?你的女人?你让我回去是看你秀恩爱呢还是纳妃呢?”柯小小嘲讽到,他的孩子?他的女人,呵呵,柯小小都不好意思听下去了。

    “小小,我可以许你一世一双人了,真的。”他的白发映入柯小小的眸子,她突然有一点伤感,天待她们不公,一切还是听天由命吧。

    “冷千泪也能给我一世一双人。不只是你。”提到冷千泪,赫连裔的脸不自觉的阴了下去。

    当初他自私的救下柯小小,而不告诉他才导致现在这个局面。

    “你走吧。”柯小小说道。

    “…我明天还是会过来的,直到你愿意和我回家。”赫连裔好像下定了决心,他认为两个人在一起才是最好的结局。

    赫连裔前脚刚走后脚冷千泪就回来了,他满脸的疲惫但也带着淡淡的笑。

    “千泪?这么久了你做什么去了,也不见你人影。”柯小小走上前来拿下冷千泪的披风,又去倒了杯茶递给他。

    “没什么,去解决了一个自己的事情,有点累了。”他温柔的声音像和煦春风。

    “奥,赫连裔刚走。”柯小小望着他,好像在等冷千泪说些什么

    冷千泪的表情顿了一下,苦涩的一笑。

    “跟他回去吗?”他似乎都已经知道答案了,但他还是渴望一丝奇迹的出现。

    柯小小若有所思,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不知道,如果他是真心真意的我想和他回去。”两个人的白袍和红衣相交映衬。

    冷千泪此时竟不知道说着什么好,最后只是无奈的说了一句,“你开心我就开心,祝你幸福。”

    赫连裔迈入王府,独有的安静让他的心情瞬间舒畅起来,他看了看门前的梅花,它开的正妖娆,正美丽,淡淡的花香飘散到空气里。

    他刚进书房,便看到了一个不想看到的人,一脸凝重的赫连睿。

    “又有什么重要的事吗?”他坐到旁边。

    桌上的茶杯摆了三个,赫连裔拿着一个新的倒了一杯茶。

    “刚刚宇文焰和宇文煦来了。”

    赫连裔放下茶杯,无事不登三宝殿,更何况现在两方的关系这么恶劣。

    “她们来有什么事情吗?”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他不喜欢赫连睿一脸凝重的样子。

    “他们说,要把夜国的宇文琪公主送过来和亲。”宇文琪是一个很优秀的女人,也很美丽,但不知道为什么,最疼爱妹妹的两个哥哥要把她送过来。

    “所以呢?千万别告诉我这个亲我来和。”赫连裔有些生气,他答应了柯小小要给她一世一双人,这要和亲算什么一双人?

    “这也是两国友好建立的基础嘛,是不是,哥,你为大局想一想。”赫连睿劝阻道。

    听了这话赫连裔倒是不高兴了,“为大局想?当初就是为大局想我才失去了小小,这次还让我为大局想?”他说道,突然眸子一闪,似乎想到了什么。

    “你…不是还没有妃子吗?你可是皇上,后宫佳丽三千的。”赫连睿一愣,没想到赫连裔竟然把主意打到了自己的身上。

    “这怎么能行呢,我还得为国家着想,不能顾忌儿女私情。”赫连裔就这么看着他瞎扯,最后站起身来,拎着他的脖领子把他扔出了书房。

    “就这么定了,以后没有好消息就不要过来了。”赫连睿一脸尴尬,话说,他现在已经成了一个快要有家室的人了?

    赫连裔回到书房,坐了下来,一切又变得安静,他决定无论如何也不能当安国的皇上,司夭这个人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此时的司夭想着用什么东西才能让赫连裔心甘情愿的当上安国的皇帝呢?金钱?他不缺,势力?他不在乎,美人?咦?他突然想起来什么,嘴角微微上扬,柯小小…

    先皇的遗诏还是有,到司夭认为那并没有什么用,赫连裔恐怕是不会听的。

    他们之间的故事,没有人知道,司夭的目的,也恐怕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等司夭再次去见赫连裔时,赫连裔正要动身去皇宫为赫连睿准备婚礼。

    “你想的怎么样了。”

    赫连裔耸了耸肩,“想好了,我看还是算了吧。”他不想做也不愿做安国的人,不想离开赫连睿。

    “这里有先帝的遗诏,你看看。”他从袖子里拿出金黄色的诏书,那上面的确写着要让大长子当皇上。

    赫连裔粗略的看了看,扔给司夭,“我已经下定主意了,不会继承,安国,更不会与暗血会为敌。”更何况现在暗血会的会主是柯小小,赫连裔可没有什么心情跟柯小小作对。

    司夭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如果用柯小小的性命要挟你呢?”

    赫连裔看向他,眸子里的冰冷让司夭很不舒服,但司夭很高兴那个女人真的可以触碰他的底线。

    “你别碰她,有什么事情冲我来。”赫连裔说道,他不允许任何一个人去伤害柯小小,包括他自己。

    “哦?我的确是冲你来了,但你不听,我只能采取极端的方式了。”

    两人之间的气氛很尴尬,赫连裔始终无法知道司夭为什么非要让他当国主。

    “如果你要用我心爱的女人要挟我,那对不起,你赢了。”他还是怕那个强大的安国对柯小小做出什么他追悔莫及的事情,那样他一定会后悔终身的。

    “很好。”司夭很满意,早知道这样他就不用做那些没有用的,直接用柯小小来镇她不就好了吗?

    司夭从怀里拿出一颗药丸,递给赫连裔,“吃下去,不然明天你看到的将会是柯小小的尸体,就算我们安国拼劲全力,也要灭了暗血会。”

    赫连裔看着他递过来的药丸,当初柯小小嫁到王府的时候吞下毒药的时候会不会也是这样呢。

    这回就让他为柯小小做些什么吧,虽然不能爱她,但可以保护她,赫连裔拿起药丸便吞了下去。

    “你就不怕这是毒药吗?吃了就死那种的。”司夭打趣道。

    “如果是毒药,你就不用费尽心思的让我当国主,直接杀了我省事多了。”赫连裔送给司夭一个白眼。

    司夭点了点头,很赞赏他的智商同时也可怜他的智商,“很好,等你忙完自己的事情就来安国,你吃的的确不是毒药,但却是蛊。”

    司夭也不顾及赫连裔的反应,转身出来王府,一眨眼,就消失在了赫连裔面前。

    赫连裔只是叹了一口气,“小小,只要你安全,就算让我去死,我也在所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