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一年后的温存

    更新时间:2017-11-23 23:28:38本章字数:3006字

    吞下蛊的赫连裔并没有感到不适,他赶紧赶到皇宫,此时的皇宫已经被红色笼罩,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喜庆味,

    他越过前厅那种吵闹喝酒的人,踏着红毯伴着金碧辉煌去了后殿。

    只不过他并没有寻到赫连睿。

    “王爷,不好了!皇上不见了!”宫女们乱作一团,磕磕碰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让赫连裔的眉头皱了起来,他瞄到檀木桌子上的一封信,赫连裔相信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动这里的东西。

    所以他走过去,拿起来,小小的蜡印点的有些仓促,拆开,秀丽的字体让赫连裔眼前一亮,随即眸子便沉了下去

    :我最亲爱的皇兄,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在宫外的某个地方想着你呢,我无法接受我年纪轻轻事业没成就要娶一个我不爱的女人,所以,希望皇兄替我走个过场,一日之后,我定会回去。

    赫连裔将信揉在手心里然后扔在桌子上,碰到被子,发出愉快的声音,“来人啊,给本王更衣!”赫连睿选择先坑哥哥,他涉世未深?他年纪轻轻?身为一国之君就应该有为国牺牲的准备。

    这下子把赫连睿推到火坑里了呢。

    他没有办法放夜国的鸽子,或许那个叫宇文琪的女人现在已经在皇宫的路上了也说不准。

    他看着那些人凌乱的脚步,他视线被这红色冲的发昏,红色的床榻,红色的帘子,那些琳琅满目的珠宝和价值连城的首饰都摆在床头。

    许久,加工完成的赫连裔好像变得更加的帅气,有些地上没有天上也难找的容貌,但眉宇间参杂着不悦和冷漠。

    “王爷,可以去见公主了。”他旁边的宫女说道,赫连裔只是愤怒的起身,并没有看那个满脸桃花的女人一眼,鬼知道现在赫连裔只想杀了赫连睿。

    走到前厅,宇文琪已经在那里等着了呢。

    众人看到出来的事赫连裔身穿红服他们都纷纷低下头私语起来,赫连裔清了清嗓子。

    “皇上有要事在身,又没有办法冷落远嫁过来的宇文琪公主,所以我就只能代替皇上走个过场。”赫连裔磁性的声音萦绕在整个前厅,让宇文琪听的心里的小鹿乱撞。

    透过纱帘,能看到他那让人脸红的绝世容颜,虽然多少有些冷漠。

    “你叫宇文琪吧,你体谅一下,委屈一下,皇上明天就能回来了,我一会就去找我心爱的女人去。”

    宇文琪微微一笑,只是他没有看见,然后她点了点头,这个男人如此这般她更好奇那个临阵脱逃的男人赫连睿。

    他心爱的女人吗?一定很幸福,也一定很有故事。

    赫连裔只是走个过场,就让宇文琪自己回到了赫连睿的寝宫,那些官员对着赫连裔一阵恭喜,这让赫连裔不得不奇怪今天娶妃的好像并不是他。

    好事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所有的客人都散去的时候赫连裔几乎是撕下他的红服,把他那一常不变的黑袍穿上,只是,一回头,他整个人都愣在那里。

    柯小小就站在殿门外,他从面具的另一半脸上看到了满满的失望,他该怎么解释呢?

    柯小小旁边还站着一脸看戏的冷千泪和…司夭,这无从说起的巧合或许突然变得有了理由。

    “我以为你今天会来找我,没想到今天是你的大喜之日,还以为你今天怎么不来了呢,听别人说我还不信,特意傻傻的跟过来看一眼。”

    奇怪的是柯小小的红衣倒是与这些红色格格不入。

    “小小,你听我解释。我只是替赫连睿娶一下宇文琪,她不是我女人。”赫连裔忙于解释,他害怕赫连裔会像上次那样消失一年。

    “你认为我会信吗,你太让我失望了,亏我还这么相印你。”柯小小想要流泪,但莫名的那些泪水都被她硬生生的憋住。

    “你为什么就不能再相信我一回呢,明天赫连睿就回来了,等他会来,一切都明了了不是吗?”赫连裔走上前去想要抱住她。

    可冷千泪怎么会让呢,冷千泪一把把柯小小拉到他自己的身后。

    “赫连裔,你这样我很瞧不起你。”冷千泪的眼睛里满满的鄙视,可赫连裔想什么也没看见一样,满不在乎,他现在在乎的只是柯小小。

    这的确是司夭来报的假信,他唯一的目的就是想要让赫连裔身败名裂,一无所有。

    柯小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只知道她应该回到自己的暗血会,老老实实的呆着,不再顾忌任何一个人。

    她转身想走,赫连裔又怎么会放弃她,他从冷千泪的身后拉过柯小小,然后看了一眼司夭。

    “我爱你,我爱你,我一直都只爱你一个人,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再给一次我爱你的机会。”赫连裔含情脉脉,冷千泪死死的盯着柯小小,生怕她此时此刻同意然后在下一秒抛弃他。

    “你认为我会给你机会?”柯小小问道,离赫连裔那么近似乎都能感觉到他的呼吸。

    “会,因为你也爱我。”他说的很坚定,让司夭听了好像真的是这么回事。

    司夭的视线盯上了那个他感兴趣的女人柯小小。

    嗯…很漂亮,很钟情吧。

    但司夭就是要拆散他俩,他就是喜欢棒打鸳鸯。

    “千泪,那个叫司夭吧,你们先离开吧,我要和赫连裔谈一谈。”柯小小说的那么坚定,让冷千泪都没有办法拒绝,冷千泪和司夭最后也是离开了,任由柯小小发展剧情。

    现在整个前厅里只剩下柯小小和赫连裔两人人,在两个人都已经有了自己的记忆一样。

    “说吧,你有什么想说的,说完吧,你以后可能就没机会了。”柯小小一本正紧的说道。

    赫连裔牵起她的手,“如果我能证明他没有新纳妃子,你会原谅我,爱我,在一起吗?”

    “原谅你可以,但在一起还得多思考思考。”

    赫连裔拉着柯小小到了赫连睿的寝宫,已经很晚了,为了避免尴尬,赫连裔敲了门。

    不一会,宇文琪就从屋里出来,她的红色嫁衣让没有脱下来。

    “王爷?这么晚了你怎么会来这里。”宇文琪不解,她的目光突然看到了站在赫连裔旁边的女人。

    “我只是想让你帮我证明一下,我真的不是真的娶你,而是代表赫连睿走个过场而已。”

    宇文琪点了点头,“是啊,皇上没来,他就代替皇上走个过场而已,怎么了,误会了吗?”难道这个女人就是赫连裔口中所说的那个心爱的女人吗?

    “麻烦了,我们就先走了。”赫连裔着急离开,于是辞别了宇文琪带着柯小小来到了另一间房间。

    “这回你总该信我了吧。”柯小小这股浓浓的醋味连赫连裔都闻到了,现在这个美丽的晚上只有她们两个人。

    冷千泪和司夭都被打发走了,两人无话对望。

    “小小,这么长时间你知道我有多难受吗,总是对你感到愧疚还很思念你,那个时候我真的以为你死了。”赫连裔很伤感,他把柯小小碎发别在耳后,那深红的嘴唇实在是太诱人。

    “都是因为你,我也受了很多的苦好吗,至始至终就我一个人再受伤再难过。”柯小小说道,两人的影子在光下重合在一起。

    “我可以补偿你。”赫连裔露出温馨的目光,一把抱起柯小小,就往床榻的方向走。

    “你…你要做什么?”柯小小惊恐的拽住他的脖领,她好像又回到了那个令人怜惜的柯小小了。

    “做什么?难道你还不知道呢,小小,我真的很想你。”一切的话语,好像都融进了夜里和汗水里。可那道隔阂它任然在柯小小的心间。

    第二天阳光照在两人的身上,柯小小被强光刺得睁开了眼睛,精壮的麦色皮肤映入眼底,她脸不觉一红。

    昨夜柯小小明明来找赫连裔算账的,算着算着怎么就算到了床上呢?算了,就先抛下所有的顾虑好好的享受和他在一起的时光。

    她没看到赫连裔心口处欲绽为绽的花朵,那个蛊,只是深深的嵌入,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一命呜呼了。

    “醒了?醒这么早,不多睡会了吗?”赫连裔睁开眼睛的那一刻起,他眸子里就有着那些经久不衰的宠溺。

    “不睡了,我得回暗血会了。”冷千泪该担心她了。

    赫连裔眉头皱了一下,暗血会?如果重新来过,赫连裔怎么可能让柯小小去做什么暗血会的会主,在赫连裔心里,柯小小就是一个纯洁的女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弄脏她。

    “你休息一会吧,昨天累了吧,我一会送你回去。”赫连裔把被子盖严,柯小小贪恋这一刻的美好,不过一会,她便又昏昏入睡。

    赫连裔就这么一直睁着眼睛看着她,生怕下一秒她就不会不见了一样,这一切似乎来的太突然了。

    今后无论如何,赫连裔都不可能放弃柯小小,就算生命走到尽头,在最后一秒,他也会爱着柯小小,一直一直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