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无论如何,希望你身败名裂

    更新时间:2017-11-24 23:33:31本章字数:3000字

    冷千泪和司夭倒是不乐意了,故事的情节发展好像并没有随着两人的想法所走。

    司夭倒是很佩服那个女人的神逻辑,赫连裔如此对她,她居然还能欣然原谅,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吗?

    还是有点嫉妒那种爱情的呢,但他知道那是愚蠢的,因为这让赫连裔有了软肋。

    司夭望着陈旧的血书,他好像在密谋什么。

    柯小小和赫连裔到王府后面的花园里赏景,昔日的小荷塘已经结上冰,柯小小的面具始终没有拿下来过,她与赫连裔深情相对,白皙的脸颊升起红晕,她已经换了一身素雅之衣。

    但历事沧桑还是让她散发着一股成熟感。

    “小小,等事情都结束了,我会重新娶你,给你这普天之下最美丽的婚礼。”他深情款款,像这雪花,这梅花都是他的证人一番。

    “好。”她应了下来,柯小小枕进赫连裔的怀里,赫连裔的眸子看向远方,他没有忘记那最大的祸患司夭和那个不知如何解的蛊。

    可是这不安的感觉被这爱冲淡,他低下头,深深的在她的额前吻了下去。

    宇文琪嫁过来倒是开心的很,没有她想象的那种苦涩,也没有冷嘲热讽,她本以为要嫁给早已无心的赫连裔,没想到是一个不敢露面临阵脱逃的皇上。

    还是一个再也平凡不过的夜晚,宇文琪已经脱衣服就寝,吹了灯,那些宫女吓人已经退了下去。

    她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像往日一样等着困意上心头,只不过。

    “吱…”门被推开了,宇文琪吓得抱紧了被子,接着月光,她只能看到一个黑影,轻微的喘息声和脚步声。

    当那人走到床前,也被床上的宇文琪吓了一跳。

    “大胆!你是什么人!敢睡在朕的寝宫!”

    原来是赫连睿回来了,他点了灯,花容失色的宇文琪用被子把自己包住,就算是褪了妆,她现在也是美的诱人。

    赫连睿不禁脸红,不知该说些什么。

    “我我是宇文琪,我以为皇上今天晚上也不会回来的。”此言一出,两人便尴尬了…

    的确是赫连睿没有打招呼就回来了,“对不起,是我冒犯了,多包涵。”赫连睿连声道歉,竟忘了那是他刚娶进来的妃子,也忘了自己是一国之主的身份。

    他顿时有些不好意思,频频后退,不小心撞到了身后的桌子,害他一个踉跄,然后连忙转身跑了出去,那一脸的娇羞,像一个未经世事的孩子,他二十五岁的沉稳形象一下子崩塌。

    “吱。”门被轻轻关上了,宇文琪还能听见赫连睿在门外懊恼的声音渐行渐远。

    不自觉的她扑哧的笑了,然后又钻回被窝里,那龙绣的图案让宇文琪感到异常的温暖。

    十七岁的她头一回听到一国之君和别人说对不起,而且还那么的可爱。

    今晚冬夜变得有些温和,甚至在某些人心里像烙了火一样。

    赫连睿只好在书房委屈的过了一宿,可他入睡的时候嘴角还扬着淡淡的笑,除了他以外,没有人知道在后半夜他去了寝宫,去那里欣赏一个女人一会才回来继续睡。

    那个女人有些他在别的女人身上看不到的天真烂漫。但他不知道他可不可以像一个平凡人一样拥有一份想要的感情。

    或许他也会像赫连裔那样变得不再像自己吧。

    第二天一早,赫连裔便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司夭。他平静的坐在前厅,自己倒茶喝茶,当赫连裔看到他的时候下意识的护住了柯小小。

    “你来这里做什么?”其实司夭来这里的目的他再清楚不过了。

    来者不善啊!“既然你不愿意和我走,我就带走她。”司夭指着柯小小,他想要得到的人,就没有得不到的。

    赫连裔眸子一暗,抓住柯小小的手,紧紧的抓住,“你要是带不走呢。”他与柯小小在一起不到几天,就走坏人想要着急将他们分开。

    司夭只是一笑,突然,赫连裔用手捂住了胸口,衣服下面的漂亮玫瑰若隐若现。

    “这蛊也是要对付你下的!”司夭倒是很满意现在的成果。

    “裔,你没事吧,你什么时候被他下蛊了?”柯小小连忙扶住他,一脸的担忧。

    “没事,一会就好了,不用担心。”赫连裔安慰她,可只有他自己知道,那种也疼好像撕心裂肺一样。

    “赫连裔,你就好好歇息吧,你的妻子,我就先替你保管了。”这是赫连裔晕过去时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他只记得闭上眼睛的时候,柯小小被司夭硬抱走了。

    柯小小来到了一个全新的环境,这里比赫连裔的王府好很多,甚至比皇宫还要好。

    “你把我弄到这里做什么?”柯小小问道,司夭则是安静的站在一边。

    “这里是我的住所,我很好奇你,所以就把你弄来了。”司夭挑了挑眉,喜欢她的遇事不惊。

    “好奇?你可千万别爱上我,我可是有爱的人了。”柯小小面无表情的打趣到。

    司夭再挑了挑眉,现在还喜欢她说话“大言不惭”。

    “我就要要用你,来威胁赫连裔,你说,拿你来威胁,我让赫连裔去死,他会不会去死?”司夭讽刺道,爱情根本不是一个好东西,触及到的人没有一个好下场。

    “怎么会呢,你真以为他那么喜欢我呢,那只不过是利益而且,利益懂吗?”

    哦?司夭再次挑了挑眉,现在他有喜欢她善于辩解的头脑,虽然这对他并没有什么用。

    “你就在这好好休息吧,用到你的时候,你再吱声,让你吱个够。”司夭欣赏她的银色面具,但他既畏惧又无视,暗血会吗?先除掉赫连裔再说。

    “来人啊,把她绑起来,好好招呼着。”司夭命令道,其实他又于心不忍,好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

    等赫连裔醒来的时候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只知道,柯小小被抓走了,他恨自己没有办法保护柯小小。

    他脱下衣服,胸口的玫瑰还依稀可见,拜这个所赐,他再次失去了柯小小。

    “赫连裔!我就不应该把小小交给你,为什么你每一次都要让她身处水深火热之中呢。”冷千泪黑着脸,每次柯小小遇到危险的时候,试问一下又哪回不是因为赫连裔。

    “对不起,我一定会把柯小小好好的带回来的。”赫连裔保证道,这是男人与男人之间的保证。

    冷千泪冷眼的看着他,他眼前的这个男人曾经伤害了柯小小很多次。

    “这是你的最后一次机会。”冷千泪还是原谅赫连裔了,赫连裔比她厉害,希望有了赫连裔后,柯小小可以顺利的会来。

    司夭端着饭亲自送过去,顺便看看赫连裔来没来。

    他踏入地牢的时候被一股阴冷气冲的发晕。

    柯小小被关在一个满是血迹的笼子里,就不大点的地方,这让柯小小呆上一天以后身体极其的不得劲

    “吃饭了。”司夭递过去,“如果你认为你现在苦可以跟我出去,但你必须跟着我。再也不要回到赫连裔那里。”

    柯小小只是大口大口的吃饭,好像并没有看到司夭一样。

    “你知道赫连裔中的是什么蛊吗。”司夭一提起这个问题,柯小小终于抬起充满灵气的眸子望着他,这让司夭感到很有罪恶感。

    “这蛊我想要他痛,我就让他痛,痛到死都可以。”

    柯小小吃饭的手停顿了,“为什么你明明可以这么轻易的杀了他,为什么还要费这么大的力气除掉他呢。”柯小小终于说了一句话。

    “我就是要让他身败名裂,不准他那么简单的就死?”司夭咬着牙,似乎的确是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他有得罪你吗?”柯小小不明白到底是什么,让司夭一直对赫连裔有些血腥的动机。

    司夭没有说话,他只是顺势的坐在柯小小的旁边,即使有灰尘,他也没有嫌弃。

    “他真的是安国的遗子,小的时候父皇只爱我母后一个人,他们那个时候真的很幸福,可是,这也没有想到父皇在乡下的时候有一个青梅竹马。”

    他看了一眼柯小小,见她有认真在听,所以便继续讲下去,“于是父皇便娶了赫连裔的母亲,可事实是父皇在有我之前就已经和赫连裔的母后生下了赫连裔。”

    “从此我就不再是父皇唯一喜欢的皇子了,赫连裔比我更优秀,我的母后最后犹豫相思郁郁而终。”

    “天真的很眷顾我,不到一年,赫连裔在和太监出宫的时候被弄丢就再也没有找到。”

    “可谁知道,就算是父皇去世了,他的遗嘱写的也是赫连裔继承皇位,你知道当时我有多伤心吗。父皇心里并没有我。”司夭想到这里的时候眸子里散发出了杀气,刚刚柔和的感觉瞬间就没有了。

    “母后死的时候给我留下一封血书,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发誓要找到赫连裔,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听了这些话,柯小小总归是心疼赫连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