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敢动朕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7-11-25 22:51:35本章字数:3011字

    帝王自古多无情,难道有情也有错吗?那明明是上辈子的人的恩怨,为什么还要孩子们来承担呢?

    司夭就那么的看着她,似乎想要让她停止想赫连裔。“等当哪一天我玩腻他了我就杀了他。”

    他承认他吃错了,在这一刻。司夭认为赫连裔所拥有的东西都不是他应该拥有的。

    “你放我出去吧,把我关在这里有什么用吗?”柯小小说道,很久了,赫连裔都没有来找她。

    司夭看了看那满是血迹的环境,他突然有些心疼,他走过前去,一把抱起柯小小。

    “你…”柯小小吓的狠狠的推他,这个男人真的是莫名其妙。

    “别乱动,掉下去的话会很痛的。”司夭警告她,

    然后…然后柯小小被抱进了司夭的寝宫,吓得柯小小盘缩在角落里。

    “你做什么?你不是说要我放你出去吗?除了地牢,我的地盘都是这样,为了防止你跑,还是住我这里吧。再说,你是赫连裔的女人,他不要了我也不会要。”司夭说的这话他自己听了都违心,好别扭。

    “你…”她哪有那么不堪!被司夭说的一文不值。

    柯小小差点被气死,司夭看起来一表人才,可现实是一表人渣啊!

    司夭换了一个眼神看着她,像是欣赏,又像是打主意,看得柯小小浑身不得劲。

    “你做什么这么看我?”柯小小问道,她知道司夭的心思都用到了赫连裔身上,可她万万没想到,这回司夭把心思却放在了她的身上。

    “这安国你还没来过吧,赫连裔那个胆小鬼还有一段时间,不如我陪你逛一逛?”

    柯小小一脸差异的看着他,“你见过哪个俘虏和敌军在一起的吗?”

    “你不愿意就算了。”司夭转身要走,柯小小一把拉住他。

    “别啊,说话要算话,我都闷死了。”柯小小还是放下的尊严,敌人怎么了,司夭和赫连裔的恩怨为什么要带上她呢?

    司夭被柯小小拉着满街跑,怕是忘了两人之间的关系了。

    两人到了一个商铺旁,柯小小站住了脚,那个白玉现在已经不知道被柯小小放到了哪里。

    可明明站在柯小小旁边的男人应该是赫连裔,不应该是司夭。

    “怎么了,你喜欢这的玉吗,我府上有的是。”司夭在她背后,看着她。

    “你的又不是我的。”柯小小下意识的说道,她愣了一下,这明明是当初她和赫连裔的对话。

    “我的就是你的。”司夭说的有点深情,尴尬的咳了咳嗓子,“算了,买下来吧。”他挑了一块黑玉和一块白玉。

    递给柯小小,“给你白的,我要黑的,做个纪念。”

    柯小小竟不知道如何接下去,他为什么和赫连裔如此的像,难道是因为她们之间的血统关系吗?

    柯小小缓缓地拿了白玉,赛进衣服里。

    司夭又拿起了一个发簪,伸手想要给柯小小戴上,柯小小往后一闪,司夭更近一步。

    “这发簪虽然廉价,但这是我第一次送女人东西,你就庆幸去吧。”司夭还是以前那个司夭,他不会为任何人改变自己,至少现在是这样想。

    那夜过后赫连睿再也没见过宇文琪,他下了早朝,就去了书房。

    宇文琪很少再离开寝宫,她好像再期待着什么,可她期待的再也没有出现。

    “宇文琪!你给我出来。”这声音几乎震到了殿内的宇文琪。

    彭的一声,门就被打开,一个宇文琪从未见过的女人跑了进来。旁边的宫女唯唯诺诺,想要阻止却又不敢说话。

    “你…你是什么人?”宇文琪吓了一跳,这真是个疯女人,找她有什么事吗?

    那女人跑到宇文琪面前,一脸的恶狠狠,甚至想要将她活活撕碎。

    “你不应该嫁给他,你不应该嫁给他,我才是皇后,你算什么东西。”她叫嚣着,宇文琪这个女人本不应住在这里,宇文琪不知道,这里只有皇后才能和皇上住在一个寝宫。

    “我…我不是皇后你想多了吧。”宇文琪辩解道,一开始赫连裔让她在这里等,她便在这里等了,赫连睿回来也没说让她离开这里。

    “我韩袭虽然没有什么身份,但赫连睿宠着我,岂能让你坏了我的婚姻大事,来人啊。”这个叫韩袭的女人气坏了。

    说着,一大帮的士兵便跑了进来,把宇文琪围起来。

    整个皇宫没有人不知道宇文琪这个女人刚嫁进来的时候赫连睿都不屑一顾,更是让赫连裔帮忙娶她。

    这样的身份,连一个宫女都不如吧?

    “你…你们要做什么,这里可是皇上的寝宫!”这个女人为了赫连睿也真是疯狂。

    “做什么?来人,把她给我拖到殿外,狠狠的打!直到打死为止。”这人死了终究是有点风波,可她韩袭是谁?皇上最宠爱的人。

    那些士兵把宇文琪硬生生的拖下去,就拖在寝宫外面,拿出随身带的长刀和纫鞭。

    “宇文琪,我要让你知道,皇上不是什么人都能阂争得。”

    随着宇文琪的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叫,韩袭的心情一下子好了不少,赫连睿怎么可能没有纳过妃,不过都是一个下场,所以,之后的和亲几乎都是赫连裔的事情。

    宇文琪身旁的宫女从人后偷偷的溜了出来,快速的跑到书房外,“皇上!皇上!不好了!”

    赫连睿在里面正想着忙完这几天手头紧要的东西就去会会那个宇文琪呢,他听到这个声音后眉头一皱,这是哪里的宫女,这么不懂规矩。

    他本不想再搭理。

    “皇上!宇文公主快要被韩小姐打死了!”她见赫连睿没有动静,还上前敲门。

    赫连睿心咯噔一下,他怎么忘了那么胡作非为的韩袭呢。他猛地打开门,冲着寝宫的方向飞奔而去。

    这次,韩袭那个女人说什么都不能再放纵她了,赫连睿担心,韩袭的手段他又不是不知道。

    刚跑到寝宫的殿门外不远处,就能听见微弱的喊痛声,他飞身而起,直接把宇文琪旁边那两个动刑的人踢出老远。

    殿内的韩袭听到没了声音有些不耐烦,“怎么又晕了,给我泼醒!”

    赫连睿抱住宇文琪,她身上的血液就沾染到赫连睿的身上,他看到了旁边的水桶,水桶里还有没泼的水。

    泼完的水已经在地上结成了碎冰。

    宇文琪皱着眉头,她已经无力喊痛了,只是冻的瑟瑟发抖,好像还发起了高烧。

    “韩袭!”赫连睿喊着,殿内的韩袭吓了一跳,这不是她赫连哥哥的声音吗?

    她兴奋的跑了出来。

    “赫连哥哥…”可她看到赫连睿抱着宇文琪的“尸体”时,那一脸要杀人的表情,她头一回胆怯了。

    “韩袭,你敢在朕的寝宫外伤朕的人,我看你是活腻了!”真是太过分了,宇文琪都已经住进他的寝宫了,难道这身份还不够明显吗?

    “皇上。我知道你不爱她,我是在帮你除掉她啊!”韩袭不解,以前的时候赫连睿哪是这幅样子。

    “来人啊,把韩袭关进天牢听后发落,再把太医叫过来,快!”赫连睿抱起宇文琪进了寝宫。临走时一眼都没看韩袭。

    韩袭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直到士兵把她拖下去,她才缓过神来。

    “你们放开我,皇上,你这是怎么了!”她的声音渐渐消失,赫连睿的心却沉进了谷底。

    宇文琪躺在床上,洁白的褥子被染红,这狼狈的样子让赫连睿着实心疼。

    “老臣叩见皇上…”

    “别皇上不皇上的了,赶紧看人,看不好朕要你全家都陪葬。”赫连睿简直都要气死了,他好不容易动心一回,难道这火苗就被吹灭了吗?

    那太医吓得连忙把脉,皱了皱眉,看得赫连睿心里直打怵。

    “皇上,皇妃没什么事,只是这伤势太重,养一养就好了,也染上了风寒,得吃药。”

    听了太医的这话,赫连睿总算是把心吞到了肚子里。

    “你下去去备药。”赫连睿说道,然后转身出了寝宫。

    “来人啊,把刚刚参与进来的人都给砍了,敢动朕的女人!”他生气,难道她的女人就这么毫无地位吗?

    赫连睿为了宇文琪一个人,他治罪了他的青梅竹马和若干个下人。

    他又回到殿内,坐在宇文琪的床旁边,她虚弱的样子让赫连睿看得心疼,宇文琪满身是伤,就连睡觉,她都皱着眉头。

    “都怪我不好,没能保护好你。”他只是溜号了一会,宇文琪便躺在了这里。

    殿内非常的安静,只有赫连睿和宇文琪的喘息声。他自己拧了一个湿巾给宇文琪敷上。

    而宇文琪现在的意识模糊,她只知道自己已经脱险了,但不知道是谁救了她。

    她想睁开眼睛看一看,因为她听了了赫连睿的声音,可是宇文琪太累,这一睡,就是一天一夜,而赫连睿的陪伴也是一天一夜。

    等宇文琪醒来的时候,赫连睿已经趴在床边睡着了,她都能看见赫连睿的黑眼圈。

    她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看着他的容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