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喜欢你所以要杀了他

    更新时间:2017-11-26 21:56:55本章字数:3010字

    都说赫连皇室长的好,赫连睿和赫连裔都很帅,但却不像,赫连睿没有他哥哥赫连裔的那种煞气,那种好像所有人都跟他有仇一样的气场。

    宇文琪想要起身迁就不了疼痛她轻呼了一声。

    于是她便与赫连睿干净的眸子对视了。

    那视线还有些模糊,他伸手扶着宇文琪,给他掖好了被子,莫名的看着她。

    “你要做什么?好好休息,睡一觉。”赫连睿望着她。

    “我…我只是想喝杯水,吵到皇上了,对不起。”她道歉,宇文琪的小手按在乳白色的床榻上。

    赫连睿立刻起身在桌旁倒了杯水,递到宇文琪的嘴边。

    “还…还我自己来吧。”她苍白的脸上爬上红晕,赫连睿不愿得皱了皱没,坐到床沿边,宇文琪都能感觉到她旁边的柔软在下陷。

    “朕喂你你就喝,你现在的情况还不适合多动。”他顺势挽上她的细腰,惹得宇文琪身体发麻。

    “喝完水就在朕的寝宫休息。”他喂宇文琪喝水,语气是别的女人从没有过的温柔。

    “那个…我能不能换个地方?”宇文琪小心翼翼的问道,这让赫连睿有些不解。

    “你不喜欢这?”多少女人想要在这里过上一夜都不可能,这个女人居然还想离开!

    “不不不,只是…”一想起这次受伤的原因,她心里就憋的慌,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错嘛。

    “只是什么?”赫连睿根本不了解他眼前女人的想法。

    “只是我不想再受伤了,更何况我根本不是什么皇后。”宇文琪弱弱的说道,委屈倾洒而出。

    赫连睿眸子一紧,这次是他疏忽了,“不要怕,之后有我呢。”皇后终有一天也是你的。赫连睿这样想。

    他青色的衣服散发着一股冷冽之感,倒是把宇文琪迷的神魂颠倒。

    她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两人谁也没有主意到赫连睿眸子里的溺爱和决绝。

    等宇文琪睡着,赫连睿掖好她的被子,愣了愣看了她一会,便下去了。

    “皇上…皇上你来了,你来放我出去了吗?”赫连睿一入天牢,就听见韩袭的声音。

    一股发霉的味道扑鼻而来,这里可都是死囚!

    赫连睿走到韩袭那里,“袭儿,你这回真错了。”如果没有宇文琪,或许赫连睿还可以继续隐忍。

    韩袭的眼睛里满是惊恐,“不,皇上,我没错,我替你杀那个你不爱的女人!”

    “你错就错在你认为我不爱她。”赫连睿失望的转身就走,这是最后一次见到韩袭吧。

    韩袭知道这次真的闯祸了,她跌坐在地上,耳旁一直回响着赫连睿的话。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韩袭公主在皇上寝宫外动用私刑,更是加害未来皇后,又念与皇上关系要好,特发配边疆,至死不许踏入皇宫半步,钦此。”

    未来皇后…发配边疆…未来皇后…发配边疆。

    柯小小醒来的时候司夭紧紧的抱着她,吓得柯小小连大气都不敢喘。

    昨夜明明分的很明确。

    可司夭已经醒来,慵懒的像只高贵的猫咪,他很享受现在的感觉。

    “你这面具,有何等用处?”他从没见过柯小小把这面具摘下来,司夭又怎么会不知道那是暗血会会主之物呢。

    柯小小向外面靠了靠,“没什么用处,好看,就不想摘下来了。”她搪塞过去,不想回答。

    “你会做饭吗?”这个问题很具有跳跃性,会做饭的女人司夭从未见过。

    “会啊,你问这个做什么?”柯小小不曾说过她会做饭,但她的手艺却是一绝。

    司夭很差异,“那你为我做一顿饭吧,我尝尝。”他眼睛里充满了渴望,柯小小本不想答应他,可迫于司夭一脸的威胁,柯小小只好磨磨唧唧的来到了厨房。

    她听见踩雪的声音,回头靠了靠,司夭也跟了进来,随手拿起了刀,不过看起来真别扭。

    “真是怕这污浊的气味弄脏呢,你就看着就行了。”

    司夭脸黑了下来,他居然被这个女人说的这么矫情,但他属实不会这些事情,也就随她去了。

    司夭把门关上,把寒风关在外面,靠在门口,看着柯小小把柴火搬来搬去,东颠西颠。

    刺啦,菜下锅的声音,空气里弥漫起了一股司夭从未闻过的香味。

    他看着柯小小,那个女人正为他一个人做饭,莫名的幸福吐起了泡泡。

    他走上前,从背后挽住她的腰,柯小小心里一震,想要挣脱却未能如愿。

    “你放开我,菜都熟大劲了!”

    司夭听了这话才放开她,柯小小白皙的脸上染上了可疑的黑色,让她那一丝红晕得到了掩饰。

    而她另一半面具却干净如初。

    她蹲在灶前,看着里面浓浓大火,好像要把这冰雪世纪融化,锅里熬着的汤吐着泡泡,热气向上空升腾,碎叶还残留在板子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柯小小都已经累了,而司夭却乐此不疲的一直看着,好像很欣赏这个时候的柯小小。

    “别看了,往上端吧,做完了。”柯小小不知道自己是有意还是无意,她本可以不用做那么多可口的食物,可她却做了。

    司夭走到她面前,“就在这吃吧,拿到殿内就该凉了。”这饭菜真叫人有食欲,他不禁动起了筷子。

    司夭眸子里的光一闪一闪,他从未吃过这么好吃的菜,所谓要想拴住一个男人首先要拴住他的胃,看,柯小小成功了。

    “嗯,还可以吧。”

    柯小小奇怪她做饭一向很好吃啊,怎么到了司夭的嘴里就变成还行了?真是鸡蛋里挑骨头,吃惯了山鲜海味,对这些家常便饭表示不屑吗?

    “哼,你就偷着乐吧,赫连裔可都没吃过我做的饭。”柯小小都不知道她说这句话要表达什么意思。

    司夭听起来心里倒是有些小雀跃,终于有一回赫连裔没有的他有了。

    “好吧好吧,你想要什么奖励,我可是很开心呢。”司夭像一个大人看孩子一般居然想要讨好柯小小。

    他的所作所为司夭自己也很不解。

    “我想要回到赫连裔身边。”

    空气好像一下子被冷风钻了空隙,司夭也没有说话,只是一脸不悦的看着柯小小。

    “除了这个,我都可以满足你。”然后他起身就离开了。

    桌子上的饭菜已经在柯小小不留意的时候吃下了很多。

    柯小小愣了愣的看着司夭远去的背影,一时失了神。

    她已经来到安国好久了,赫连裔他们都没任何的动静,他们难道不打算来救她了吗?还是任由自己放纵的去了?

    虽然她在安国没有遭到什么过分的对待,但整天面对着一个阴晴不定的男人,时不时的露出奇怪的表情,她也很奔溃啊。

    柯小小出了厨房,自己走在这个安国的皇宫里,没有足迹的地方她肆意的奔跑,这里没有梅花。

    天空突然飘起了大雪,渐渐,渐渐下大,没有风,下的很温柔,她好像就一个人活在这天地间。

    司夭在寝宫里找不到她便出来寻,害怕她会生病,可他的脚步在里柯小小很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她玩的多么的开心啊,她的这一面司夭从未见过,很漂亮,红衣绽放在白雪里,真的很漂亮。

    他把身上的披风解了下来,走到她旁边,“天冷,披上吧。”然后把披风塞到她的怀里,转身想要离开。

    “彭!”冰凉的感觉瞬间弥漫全身,司夭不敢相信的回了头,柯小小正一脸幸灾乐祸的瞅着他。

    “你敢拿雪球打我?!”不可思议,这个女人的胆子难道在下雪天膨胀了吗?

    他弯下身迅速的团起一个小雪球,照着柯小小的方向打了过去,习武之人就是习武之人,一打就中。

    柯小小还击的时候司夭已经做好了准备,从那次被偷袭之后柯小小再也没有得逞过,气的柯小小直跺脚。

    一不小心,柯小小化了一个跟头,司夭连忙跑了过去,一脸紧张,“你没事吧,有没有摔到哪里?”他拾起被扔到一边的披风,把柯小小卷在里面。

    可谁知道柯小小嘴角一扬,手里准备好的雪球一下子糊到了司夭的脸上。

    司夭一愣,不禁笑了起来,真是个充满心机的女人,他看着她,低下头,再低,再低。

    柯小小似乎看破了他的计量,连忙推开他,他坐在了雪里。

    “我…我有点冷了,先回殿里了。”柯小小连滚带爬的从司夭身边离开。

    这回司夭看着她的背影,一脸的愁然,柯小小,我好像…喜欢上你了,怎么办呢,你已经是赫连裔的女人了,是不是只有杀了赫连裔,我们才有可能在一起?

    他身上溢出杀气,这雪下的不再温柔,似乎每一个花瓣落下打在脸上都是生疼生疼。

    赫连裔睁开眼睛,这是他这么多天来第一次苏醒,那日过后胸口再次疼痛,他便昏了过去许久,今日才醒来。

    醒来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收拾收拾去往安国,那里有个女人,是他怀念想念上刀山下火海也要在一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