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情敌泛泛

    更新时间:2017-11-28 23:10:20本章字数:3023字

    “你好好休息吧。”司夭起身离开,快要走出去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柯小小。

    殿内只剩下柯小小一人,一安静下来思念的情愫便像洪水决堤一般,一发不可收拾。

    她不知道赫连裔现在怎么样了,柯小小并不担心司夭会再次伤害她,因为他知道,那是柯小小拼尽全力才救回来的。

    司夭自己站在赫连裔的房门前,他就那么安静的站着,他不知道自己比赫连裔差到哪里,也不知道柯小小究竟喜欢他哪里。

    可是司夭喜欢柯小小,从来没有爱过一个人的他有点迷茫。

    宇文琪醒过来的时候赫连睿就坐在她的旁边,“皇上,你怎么来了?”

    赫连睿看了她很久,然后笑了笑,“这里也是我的寝宫,爱妃难道忘了吗?”

    宇文琪好像真忘了这件事,所以脸上表现出差异的表情。

    赫连睿倒是很欣赏呢。

    “天已经很早了,我下了早朝并没有看见你起来,所以,朕就过来了。”天已经转变的更冷,宇文琪更热爱那令她喜欢的床榻。

    昏昏睡去,醒来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你不饿吗?饭朕已经吩咐下去了。”他一脸的疼爱,好像已经把宇文琪当做一件珍贵的东西。

    宇文琪不好意思的看着赫连睿,“那你先出去吧,一会我就过去。”

    赫连睿点了点头,退了出去。

    柯小小已经在赫连裔的床前守着他很长时间,每一天赫连裔都安静的睡着,柯小小很羡慕他,也很担心他。

    司夭就站在柯小小的身后,他没有办法说话,司夭与柯小小之间的隔阂好像因为赫连裔突然形成。

    “你究竟给他下了什么蛊?”柯小小问道,赫连裔什么时候中的蛊她也不知道,司夭真的是赫连裔最大的敌人啊。

    司夭耸了耸肩,“告诉你也无妨,解药你根本就不可能拿到。”司夭就是铁了心希望赫连裔死。

    “你不说怎么知道拿不到?”就在这一刻,柯小小似乎有那么一丝的理解司夭了。

    “一份药材是天山上的雏菊,就一根,那里奇冷无比。”司夭不会想到无论是去哪里,柯小小都会拼上一番。

    “那还有别的药材吗?”这第一份药材都如此艰难更不用说是第二份了。

    司夭突然露出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另一份药材是需要有相同血脉的鲜血加注,想而意见,我是不可能帮他。”只要这蛊不解,那赫连裔永远都是他的手下败将!

    柯小小听了这话后,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也同样露出势在必得的微笑,“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一定会治好赫连裔的,一定不会让你的阴谋得逞。”

    阴谋?司夭并不喜欢这个词,柯小小把他想的很坏,而司夭只想把最好的一面展示给她,可她非要逼着自己露出残忍的一面。

    “那祝你好运了。”从上次火灾的事情上来看,司夭得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情报,那就是柯小小的面具具有催眠作用,若不是司夭功力深厚,可能现在和赫连裔一样,醒不来了呢。

    司夭离开了,他不想在在意柯小小了,柯小小就一直守在赫连裔身边,她只希望等赫连裔刚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自己。

    “王,你怎么能害…”安北似乎对司夭的做法很不满意,他们四大护法是护着安国的,他们无法纵容不正确的行为。

    司夭叹了一口气,“他并不想回来做安国的王,那他便是我们安国的敌人,对待敌人,该杀不杀?”

    东南西北站在一旁,大脑高速运转,赫连裔拒绝了当安国的王,那…

    “那也不能把赫连裔赶尽杀绝吧,毕竟他身上流的是我们的皇室血脉。”安北还不肯放嘴。

    “赫连裔如果成长起来,联合柯小小的暗血会,我们安国也未必是对手。”

    这话好像说道克安北的心里,他不再说话了。

    赫连裔晕厥的第五天,司夭从没有来过,当赫连裔睁开眼睛的时候,柯小小绝美的容颜就在他的视线里无限扩大。

    猛地,柯小小被赫连裔一拉,柯小小跌到了赫连裔怀里,他使劲的感受着这份温暖。

    “小小,我真的好想你,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真的很想很想,像到他身体里的细胞都在难受。

    “说什么傻话呢,我不是在这里吗,你也好好的。”柯小小安慰到,能再次听见赫连裔的声音对柯小小来说也是一种幸福。

    “我是不是拖累你了,你现在怎么样,有没有很难受。”赫连裔突然想起他晕过去的时候柯小小吐出的血,吓得赫连裔的心立马悬了上来。

    “没事啦,司夭把我照顾的很好,我现在都好了。”

    提起司夭,赫连裔和柯小小都沉默了。

    “裔,等你好一点我们就去找解蛊的解药好吗?”柯小小的口气好像是在商量,可就算是赫连裔他不同意,柯小小也会一意孤行的。

    “嗯。”赫连裔知道拗不过她。

    赫连裔和柯小小走的那天,司夭也没有出现,只是叫人传了话,是对赫连裔说的,早晚有一天,她柯小小会是司夭的女人。

    赫连裔挑了挑眉,司夭也动了凡心,也成了傻瓜,和他自己栽到了同一个地方。

    只不过司夭给两人准备了马车,他是关心柯小小而已,捎带上赫连裔。

    宇文焰随宇文煦到赫连睿的皇宫来时他好像期待着遇见谁一样,可是听赫连睿说,柯小小已经很久没有来了,就连赫连裔,也消失了很久。

    “大哥二哥,你们怎么来了。”宇文琪从赫连睿的背后窜出来,在异乡看到亲人的感觉很奇特。

    “想妹妹了,就开不了,不知道赫连睿这个家伙,有没有欺负你呢。”宇文煦打趣到。

    “当然没有了,而且还对我很好呢。”宇文琪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夸赫连睿了,而赫连睿也好像是小孩子被奖励了一个冰糖葫芦一样开心。

    “那就好,要是他敢对你不好,说什么我也要跟他没完。”宇文焰的脾气很冲,重要因素还是因为他没有看见他想要见的人,心里很失望。

    而宇文煦放在溟国的棋子丞相已经被魔教的人弄死了,如果妹妹宇文琪也嫁了过来,这莫名的敌对关系突然变得友好起来。

    “小小,丞相已经死了。”赫连裔坐在马车上,柯小小一惊,脸上露出很释然的表情。

    “死了?怎么死的。”本来柯小小想要亲自以暗血会的名义帮赫连裔除去他,只不过好像有人先下手为强了。

    赫连裔想了想,还是决定要把这件事情感觉柯小小,虽然那人一再得让赫连裔保密。

    “是冷千泪杀的,他代表了魔教,杀了朝廷的丞相,所以…按情况朝廷应该派人下来围剿,但赫连睿也知道丞相死了也好,才没有过大的追究。”

    冷千泪?柯小小突然想起那天冷千泪一脸疲惫的回来很晚,说去忙他自己的事情了。

    柯小小很感动,所以喜欢她的人都在为她付出,而柯小小她自己,却只甘心为赫连裔一个人付出。

    “你打算怎么去找解药?”赫连裔问道,他又不是没有查过这蛊的解药,可就一项相同血统的血,他就已经望而却步了。

    “你先不用管了,天山上的雏菊我会让暗血会的人去取,至于血,我会解决。”

    赫连裔一下子抱住她,吓得柯小小一愣,“你干什么?”

    他则是一脸的羞涩,“那不如我们生一个吧。”

    柯小小连忙推开他,“你说什么呢?不要脸。”

    赫连裔可能已经不记得那个他误以为是冷千泪孩子的赫连千沐了。那个女孩现在在冷千泪的师傅那里学习武术。

    现在,身为妈妈的柯小小要去看她了,只不过还要去取点血,不知道赫连千沐心里会怎么想。

    长途的跋涉让柯小小有些昏沉入睡,于是她理所应当的靠在赫连裔的怀里睡了过去,似乎只有闻着赫连裔身上的那股香气,她才会睡的很舒服。

    冷千泪已经在暗血会等候多时了,他不知道赫连裔救没救出来柯小小,所以他一直担心,直到柯小小和赫连裔回到暗血会时,他才放下心来。

    “小小,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啊。”冷千泪把着柯小小,让她在自己的面前转了几圈,确认柯小小没有受伤的地方后把她紧紧抱在怀里。

    在旁边看着的赫连裔倒是一脸的踩到狗屎的表情,伸手把冷千泪和柯小小拉开,“没事了就不用这么煽情了,整那些没用的。”

    柯小小也是冷千泪能抱的了的吗?

    冷千泪白了一眼赫连裔,“下回如果你再让柯小小受伤,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从安国出来,有司夭这个情敌,回到溟国有冷千泪这个情敌,到夜国还有宇文焰那个还算的上是情敌的情敌。

    赫连裔真的不敢再把柯小小放出去了,不知道她出去溜达一圈后,又会吸引多少的异性啊。

    这让赫连裔很伤脑筋,可他能保证,他赫连裔绝对不会再让柯小小受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