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苏醒

    更新时间:2017-11-02 17:06:22本章字数:3158字

    “你这混蛋往哪里摸?”

    东云市医院重症病房,忽然响起一阵尖叫声,一名二十七八岁的绝美女医生面罩寒霜,瞪着一双明亮大眼睛,死死盯着躺在病床上的青年,心想明明戴着呼吸罩半死不活,居然毫无征兆就袭胸,怎么突然变得毛手毛脚?

    柳明月穿着白大褂包裹住玲珑娇躯,五官精致毫无瑕疵,一双星辰般的眼睛明亮清澈,睫毛弯弯整齐,芊腰宛如柳枝摇曳,尤其一对圆润坚挺的峰峦,高高鼓起突出,更彰显出诱人韵味。

    秦奋被尖叫声惊醒,徐徐睁开沉重眼眸,看着陌生却又熟悉的环境,一时搞不清楚状况,当看清瞪着眼睛张望的女医生,不禁眼前一亮,仿佛突然涌出使不完的劲。

    柳明月抿着粉唇站在病床跟前查看秦奋情况,当看到一直昏迷不醒的病人睁开眼睛,神情没有多大变化,仿佛与生俱来就这么冷冰冰,但被占便宜的怒气也抛诸脑后。

    秦奋瞪着眼睛看着女医生,直感浑身血液流速变快,眼中呈现出一个立体三维画面,柳明月穿戴整齐的职业装,一件件莫名其妙消失,直至完全暴露出晶莹如玉的肌肤,饱满圆润的峰峦,就连血肉骨骼也看得一清二楚。

    突然一道热流自鼻腔涌出,秦奋双手立即揪着床单,贪婪呼吸着純氧,整个人剧烈起伏不定,柳明月望见这一幕,双手连忙轻拂秦奋胸腔,帮助顺气过渡。

    看着秦奋逐步稳定下来,柳明月立即松口气,走出病房去看检查结果,心里也是感到震惊,遇上那么恐怖的车祸,非但没死居然只是轻伤,这个人运气真得很逆天,至于昏迷不醒的原因至今还未查到。

    秦奋望着女医生走出病房,立即抬手摘掉氧气罩,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脑海中回忆车祸经过,仿佛跟做梦一样,一切都因为这场车祸变得不同。

    秦奋毕业于省医科大学,但来自偏远乡村,毕业被分配到云荒县医院,因为遭受县医院中医科长栽赃陷害惨遭辞退,心情糟糕打算回去看望爷爷。

    没想到大巴车行驶到盘山公路,突然遭逢极端恶劣天气,偏偏又被雷电击中,当时情况相当危险,蓝色电弧在车厢弹跳,秦奋直感浑身麻痹动弹不得。

    整辆大巴车充斥着蓝色电光,秦奋呆呆望着天花板想起神秘怪异的一幕,原本以为自己死定了,可蓝光中居然浮动着一缕金光,直接钻进自己的眼睛里。

    秦奋不禁想起昏迷前最后的记忆,数不尽的古老画面闪动,宛如置身亘古宇宙,一头紫麒麟昂首咆哮,一双紫色眼眸飞出,强烈光芒迸发。

    仿佛因为意识清醒开始产生连锁反应,完全融入意识深处的记忆,大量蝌蚪符文跟画面陆陆续续涌出,秦奋虽然不太清楚具体情况,但明白自己变得不同,自己的眼睛似乎得到透视异能,透视女医生属于无意识的触发。

    突然匆忙脚步声响起,柳明月再次进入病房,直接将深陷回忆当中的秦奋拉回现实,扭头望向进来的女医生,一头青丝磐起,溢出淡雅幽香,未施粉黛的面庞,只是冷漠气质仿佛在宣示着生人勿进。

    “我现在帮你检查一次,如果再敢不老实乱动,你就死定了!”柳明月一双清澈眸子露出怒意,语气当中带着警惕跟威胁,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被人捏过那里,这人究竟是真昏迷还是装模作样?

    秦奋闻言猛烈咳嗽起来,英俊帅气面庞一阵青红交替,心里也是懵懂不知,但明白肯定是潜意识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极有可能正巧碰到她帮自己检查,因此无意识触碰到隐私部位,这就被当成心怀不轨的流氓。

    直接撑着双手坐起靠在床头,秦奋异常认真盯着柳明月说:“我出车祸昏迷不醒,始终都在不停做噩梦,无意识做出些不雅动作,你怎么能直接威胁我呢?大家好歹算是同行,你做为我的主治医生,难道不应该接受我无意识的任何行为吗?那现在请问我的行李还在吗?”

    秦奋倒打一耙兼东拉西扯,压根不关心柳明月心情怎样,心里却在琢磨,自己得到神眼,一切都将变得截然不同,这事到死都要烂在肚子里,如果暴露出去,搞不好就会被人拖去当小白鼠,暂时需要低调办事。

    柳明月一双眼睛瞪着秦奋,芊手攥着珠芯笔,仿佛要将它折断,气得牙根直痒痒,心里怒骂这人真不要脸,明明对自己实施咸猪手袭胸,居然反怪自己治疗不利,早知道就拿最大号注射器,狠狠扎几针出气,朝着秦奋冷冰冰说:“交警已经处理完毕,所有属于你的行李都被寄存在医院,护士帮忙拿来就行。”

    秦奋佯装困倦不在搭茬,阖上眼睛略作歇息,柳明月气得跺脚转身离开病房,不大一会工夫,行李包就被护士送进来,叮嘱注意修养,安静的环境也有助于恢复。

    拉开行李包拉链,取出里头换洗衣裳,主要还是要拿手机出来,秦奋看着完好无损的智能手机,英俊帅气的秦奋露出笑容,连忙按住开机键,屏幕眨眼亮起来。

    秦奋看着屏幕显示数不清的未接电话,全是死党李辉打过来的,连忙按住拨号键回过去,铃声刚响就被接通,那头传来急切声:“老幺,你跑哪里去了?电话怎么打也不通,李叔患上尿毒症晚期,居然一直瞒着咱们,因为没钱被医院赶出来,要不是玲玲哭着跑来找我,至今都被蒙在鼓里。”

    一席话宛如晴天霹雳,直接将秦奋炸得七晕八素,一颗心猛地揪紧,仿佛被一双无形大手勒住,直感呼吸都变得困难,心里更感到愧疚,李叔一家跟自己同村,早早就来云荒县城当建筑工,当初自己考上省医科大学,李叔拿出不少积蓄帮助自己完成学业,性格开朗乐于助人,怎么会羅患这种绝症?

    秦奋拿着手机无所适从,抬手揪着头发强迫自己冷静,现在决不能慌乱,必须先让李叔接受血液透析,只有这样才能活下去,没有医保治疗费用昂贵,换肾更是一笔天文数字,自己被县医院辞退,背黑锅也要有说法,看来只有硬着头皮去讨,为李叔受点冷嘲热讽算什么!

    “你先不要着急,我这里还有存款,暂时拿出来应急”秦奋说完沉默半晌接续:“我一定会尽快筹齐手术费,你要稳住李叔情绪,等我回来再解决。”

    秦奋立即挂掉电话,褪去病号服换好干净衣裳,简单收拾行李包拎着就走出病房,心情前所未有的沉重,更伴有左右为难的挣扎,凭借背黑锅或许能拿到一笔补偿,但又何尝不是等同于丢弃尊严。

    “刚昏迷不醒眨眼就活蹦乱跳,这么着急离开医院,是不是心里有鬼?”柳明月一双白皙芊手插在白大褂里头,碰巧看到秦奋正站在柜台询问护士,立即走到跟前查问,虽然有些讨厌这个色鬼混蛋,可好歹是自己负责的患者,县政府特意打招呼要照顾的人,出院必须给予适当理由。

    秦奋蓦然转身望着美若天仙的柳明月,强忍着施展透视异能一窥曼妙娇躯的冲动,唇角扯出一抹苦涩笑容,连忙辩解:“我很清楚身体状况,更有立即出院的理由,私人事情不方便透露,非常感谢柳医生照顾。”

    柳明月端详着长相英俊帅气的秦奋,看出秦奋心事重重,英俊面庞更有无法掩饰的痛苦表露出来,虽然不清楚发生什么事情,但他急着出院肯定有重要的事,清冷声音中带着柔和说:“我亲自帮你办理手续,一定要记得回来复查,万一落得半身不遂,可不要跑来栽赃我,更不要拿生命开玩笑。”

    秦奋看着互不相识却热情细心的柳明月,心里不禁想抽自己一耳光,居然还想着偷窥人家,现在固然有着透视异能,但决不能抛弃为人处世的原则。

    拿着办理好的出院手续,秦奋拎着行李包大步流星走进电梯,直接到达一楼挂号大厅,站在医院走廊仰头看着蓝天白云,呼吸着清新空气,就像重新活过来一样。

    秦奋正打算离开市医院,突然一辆崭新宝马开进露天停车场,从挡风玻璃清楚看到熟悉倩影,不禁顿住步履,因为它正朝着自己这个方向驶来。

    宝马车一个急刹停住,汪萱萱拿着香奈儿包包匆忙下车关门,站在原地有些踌躇尴尬,秦奋深吸一口气,居然遇到最不想看到的人,但不想面对的事情总要面对,目光凝望着曾经深爱的恋人,心情已经没有波澜,但双眼却泛起肉眼看不到的紫芒,穿透汪萱萱整齐华贵的衣裳,看着腹部跳动的小生命,眼中流露出嘲弄神色。

    “我接到电话得知你遭遇车祸,这段时间有些忙,对不起!”汪萱萱走到秦奋跟前低着头,轻声细语说着无关痛痒的废话,既有尴尬亦有羞耻。

    秦奋听着汪萱萱苍白的辩解,早已觉得无所谓,对于一个被金钱腐蚀的女人,已经没有半点留念跟好感,短短三个月就投进王有为的怀抱,甚至还未婚先孕,大家谁也不亏欠谁,耸耸肩笑着说:“我来自大山乡村,皮糙肉厚没什么大事,这么快就要当母亲,确实值得庆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