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病树前头万木春

    更新时间:2017-12-01 11:01:01本章字数:2328字

    “战儿!”南宫景急忙冲上去抱住快要倒下的虞战,虞战瘫倒在他怀里喷出一口黑血,溅了南伯景一身。

    “欧阳先生!爷爷!战儿,战儿这是怎么了!”

    “战儿?”已经出门的南宫沉和欧阳听到了南宫景的呼叫立马飞奔回来。却看到南宫景浑身是血抱着面色苍白,毫无血色的虞战。

    “景儿?战儿!”南宫沉此刻又惊又怕,也不知那血是谁的,看着那样瘆人。

    “快,把她放回床上!”欧阳苍梧眉头紧锁的把着虞战的脉搏,神色凝重,南宫沉更是阴着脸一声不吭。

    南宫景靠在桌边,用胳膊支撑着身子,防止自己瘫在地上。如果虞战死了,那他恐怕会埋怨自己一辈子!

    半响,欧阳眉头舒展捋了捋胡须说,

    “哈哈哈,我就说战儿吉人天相!这口污血一出,就无大碍了!”

    “先生所言当真?”南宫景欣喜若狂,有些不敢相信欧阳的话。

    “哈哈,你这伢儿!我何时骗过你?还不快让厨房准备些糁汤,这丫头醒了定要好好补补元气才是。”欧阳被南宫景的表情逗笑了。

    “好,我这就去!”欧阳话音刚落,南宫景便夺门而出。

    “欧阳,这里没有外人,你就告诉我吧,是不是战儿的情况不妙?”南宫沉低声问道。

    “这口黑血一出,战儿算是除了郁结,通了心气,现下已经无碍了。”欧阳将虞战的手放进被子里,掖了掖被角。

    “此话当真?”南宫沉又惊又喜。

    “当真!”欧阳忍不住笑道“既然战儿已经醒了,那此事是不是就先搁下?”

    “这事儿终就发生了,若不是他们胆大包天,战儿也不会受此无妄之灾。”南伯沉对虞战是既疼惜又内疚,这孩子自从到自己身边,就一直多灾多难,已经算是受尽了人间苦楚,前朝覆灭,她父母双亡,她把战儿托付给自己,本以为自己可以护她周全,谁知道……

    “冥冥之中自有定数,该是她的就是她的,若你非要逆天行事,只怕是给她徒增苦难,再大的富贵都得是她有福消受才行啊……”

    “言之有理……”

    就在他们二人感叹天意弄人之时,南宫景轻扣房门。

    “下人已备下酒菜,请二老移步前厅用饭。”南宫景作揖颔首,恭恭敬敬的在门外说道。

    吱……嘎。

    欧阳捋着胡须走了出来,拍了拍南宫景的肩,不明深意地笑着,“好啊,好!哈哈哈哈......”

    南伯景被他笑的心里发慌,犹豫着推开门,“爷爷,战儿……没事了吧?”

    “景儿,孤是不是老了?”南宫景被南宫沉的话吓了一跳。猛的抬头,忽然发现,南宫沉的背影老态龙钟,是啊,他老了!南宫景一直生活在南宫沉的羽翼之下,即便是南宫沉日渐衰老,他也仍不敢将自己的野心与欲望展露在南宫沉面前,狮子老了也仍然是狮子,猛虎老了也依然是猛虎……即便是他老了,自己也斗不过他!与其斗不过,那又为什么要冒这个险呢?所以南宫景一直收敛,收敛,再收敛!可现在南宫沉的话却让他手足无措,他……发现了什么?

    “您……老当益壮,又有欧阳先生的辅佐,如虎添翼!吾等在您面前都自惭形秽,您何出此言呢…………”南宫景低着头小心翼翼的回答,生怕说错一个字惹他不快。 

    “老爷!欧阳先生找到了谋害小祖宗的凶手,请您速去大厅商议。”管家的话让南宫景一惊!找到了?找到的是谁?难不成······南宫景猛地一怔,不敢继续往下想,慢慢抬头望着南宫沉…………

    “你说得对,不论什么时候,那些耍小聪明,企图与孤作对的人,都该死……”南宫沉一字一句的说出这段话,可在南宫景听来却毛骨悚然,仿佛面前这个男人真的是头野兽!

    “你与我同去前厅,看看是何人敢与孤为敌……”南宫沉说完便昂首阔步扬长而去。南宫景惊出了一身冷汗,果真是伴君如伴虎,哪怕面前的人是他的亲爷爷,也不例外!

    南宫沉到达前院,前厅已外被下人挤得水泄不通,甚是嘈杂。南宫沉微微皱眉,管家是何等聪明,立马会意,轻咳一声,人群立马安静下来,给南宫沉让出一条路。

    南宫沉心中甚是疑惑,即是抓住了凶手,悄悄解决掉便是,又何故弄的这般大张旗鼓?欧阳到底意欲如何?

    “你这混账东西,竟然敢对小姐下此毒手!是哪里对不住你?竟然养了你这么个心狠手辣狼心狗肺的东西?”南宫沉刚一进大堂,就看见欧阳苍梧坐在堂椅上,大厅中间跪着一个下人衣着的男人。

    “这是怎么回事?”南宫沉阴着脸问道。

    “就是这个混账东西买通丫鬟将战儿推了下水,刚才他要杀人灭口正巧被我撞见!”欧阳苍梧将事情的经过粗略的告诉了南宫沉。

    “真是狼心狗肺啊,寨主对他这么好。他居然……”

    “对啊,这种人真是没良心啊,居然敢对小祖宗动心思。真是活该啊”

    “他害谁不好去害小祖宗,谁不知道小祖宗是寨主的心头肉啊!”下人们一言一语的讨论起来。而南宫沉的脸色更是铁青的难看。管家在一旁轻声问

    “老爷,您看这……”

    “乱棍打死!”南宫沉毫无波澜的说出这句话,可在旁人听来,却是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是。”得了吩咐,管家便退了下去,虽是当了二十多年的管家,可是仍然摸不准这老主子的脾气,但是他很清楚,只有对小祖宗的事情上,主人从不手软,可见是心疼到骨子里了……

    “寨主!求您了,别杀我!我什么都说!我是被指使的!”男子跪在地上央求着南宫沉放他一条生路……

    “死到临头了还想着栽赃别人?不可救药!”欧阳摇着扇子呵斥道。

    “欧阳先生,您相信我,我真的是受人指使!我有物证!”那男人看欧阳不信,便告诉欧阳自己手里有证据。欧阳一看目的达到,便朝南宫沉使了个眼色,道,“寨主,即使如此,不如先将他关押求证后在做决断,不要白白伤害了无辜之人的性命啊!”那男子看欧阳肯为他求情后,南宫沉脸色缓和了许多,继续辩解道,

    “寨主,我真的是一时猪油蒙了心,我没害小祖宗,他们只让我杀了芬儿!他们是宫里的人,而且是他们威胁我,说我要是不帮他们,他们就杀了我全家,我要是帮了,就给我黄金五千两啊寨主!我一家老小都等着我养活啊寨主!”男子额头都已经磕出血来。

    “既然如此,就依欧阳先生所说,先押入地牢,改日再细细审问!”南宫沉领会了欧阳的意思,决定顺水推舟来一个瓮中捉鳖!两只老狐狸对视一眼,心照不宣……

    “寨主!欧阳先生!小姐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