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当时只道是寻常

    更新时间:2017-12-02 12:06:39本章字数:2180字

    她就这样轻飘飘的倒在了地上,鲜血从她带着微笑的嘴角流出,殷红的鲜血刺激着南宫沉!

    “沫儿!”南宫沉猛然惊醒,抱住了倒在地上的慕容沫,一脸的不可置信。

    “慕容沫,孤不许你死!孤不许!孤马上就是这皇城的主人了!孤来陪你了!”

    “君彦,我……我也不想………可是…能怎么办……”慕容沫抚着南宫沉的脸,奄奄一息的说。

    “为什么,为什么答应嫁进宫!为什么!为什么不肯跟我走,什么要这样!”南宫沉歇斯底里的吼叫,将心里隐藏了那么多年的愤怒和辛酸全都爆发了出来!

    “君彦……我……慕容家,对不起……他,所以…只有我来偿还……我既然嫁进宫……我就…不能对不起他……!”

    “你不要说话了!省省力气,我带你去看大夫!我们带孩子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生活,好不好?军医!军医!救我夫人!救救我夫人啊!”南宫沉抱起慕容沫朝宫门奔去,此刻的话已经带着哭腔。

    “君彦……饶了…孩子…她是……拓拔家…唯一的……孩子……求你……好好照顾她。”

    “不!你自己照顾,你活着,你照顾她!我不许你死!”南宫沉听完她的话,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彦…彦儿…下辈子…我一定……嫁给你······”

    “沫儿!别离开我,你答应我的,我拿天下当聘礼!我来娶你啊!醒醒!”

    慕容沫用尽全身的力气吻上了南宫沉,一刹那,她垂下了手臂。

    “沫儿!沫儿!别走,你别走,军医!救我夫人,快!”军医赶来以后,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是什么意思?你救她啊!你给她治啊!”

    “王!夫人已经殁了!”

    “你胡说!混账!沫儿没死,沫儿,你起来,你起来啊!你看看我,求你了,你别走!你别丢下我,别丢下我啊!我怕!沫儿,我怕!你别丢下我自己好不好!……”

    “天妒红颜啊!自古红颜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愿你此生安平以度,我们这代人皆生于战,死于战,你就叫虞战吧!”欧阳苍梧抱着女婴,看着尸横遍野的皇城。

    那天雪宫里的所有人都看到了此生不可见的一幕,即将登基的新帝南宫君彦,在雪宫的宫城门前哭的像个孩子,他怀里抱着前朝的太后,也是他最爱的女人,往前再有几步就是宫门了,慕容沫说的对,她到死,都没有走出这座皇城!

    那一年的枫叶格外火红,仿佛是用鲜血染就……

    统建二十一年,琅琊亡,太后呼哧哈尔沫死于战场,尸骨未存……

    雍成王南伯君彦称帝——号元修帝

    改国号南玄 

    独子南伯文麟——苍合太子

    追封已逝王妃慕容沫——肃嘉皇后

    次王妃赫连钰枫——顺贞皇后

    新皇登基,大赦天下! 

    同年太子妃诞下双胞女-元修帝赐名——虞战 虞妁

    南玄六年元修帝仙逝与肃嘉皇后同葬帝陵

    太子南伯文麟继位-国号继为南玄

    号——正德帝

    加封肃嘉皇后为圣母皇太后——赐封号宸吉

    顺贞皇后为生母皇太后——赐封号华慧

    封太子妃北宫倾岚为皇后

    封良媛夏侯媚香为淑妃

    封良媛吕凤鸢为德妃

    如今,已经离宫六年,从虞战不足一月起,南宫沉对她的事情皆是亲力亲为,将她视为掌上明珠,儿时虞战日夜啼哭,南宫沉便彻夜不眠的陪护。

    可正是如此,他对虞战的宠爱刺透了有些人的心,虞战毕竟是其他女人的孩子,他的皇后又怎会容忍这等眼中钉?只那一次!虞战差点死在自己怀里,虽是捡回了一条命,却是落下了病症,遇人不识,宛如痴傻!他大怒,与皇后闹得不可开交,愤愤离宫,他与欧阳苍梧带着南伯景和虞战离宫,在这八百里鬼林生活,只为了给虞战一个安逸的人生。

    冲冠一怒为红颜,更为了他的嘱托,昭告天下南伯君彦已死了……

    “嘶……”虞战睡得正香,刚想翻过身继续睡,谁知道却碰到了脸上的伤口,疼的直抽冷气。也正是她的抽痛声,惊醒了正在回忆的南宫沉。

    “战儿?怎么了孩子!”

    “没…没事,我没事!”虞妁怯生生的缩成一团,惶恐的摇头!

    南宫沉看她如此,心中百感交集,与闹得叹了一口气,又一口气。。。。。。

    “老爷!宫里来人传话了,请老爷去前厅一趟!”管家进门后在南宫沉耳边小声通禀。

    “嗯?宫里?”南宫沉颜色微变,扭头看了看虞战。

    “是啊,想必是有什么要紧的事。”

    “嗯,我知道了,你去告诉少爷,让他在书房等我。”南宫沉略微深思后,嘱咐奶妈好生照看虞战,然后朝前厅走去……

    虞战见南宫沉离开,便从床上坐了起来。南宫沉既然离开,那必是有什么要紧的事,于是皱着眉头对奶妈道,“嬷嬷,我觉得身子不适,劳烦你去请大夫前来。”奶妈听完她的话后大惊失色,连忙问她哪里不舒服,随后便飞奔出门去请欧阳先生。

    虞战看着奶妈离开,便小心翼翼的下了床,蹑手蹑脚的披上大氅顺着南宫沉离开之处跟了过去……

    南宫沉和虞战同住西跨院,刚才又听管家说在前厅,一时间也有些犹豫,前厅是从来不让去的,现下也不知该如何走,本来觉得梨花坞已经大得不得了了,现在看这东跨院更是大得很,门口皆有小厮看守,只得躲在花丛后思索对策!正巧,此时刚好南宫景刚听到管家的传唤来到西跨院。虞战看见他从门口进来,于是趁他刚进了院子,便飞快的夺门而出……

    “寨主驾临,众人避让!”虞战隐隐听见了声响,小心翼翼的避开下人,寻着声音而去,又穿过一个亭廊后,院子忽然变得空旷起来,只坐落了一栋飞阁流丹天宫模样的房子,却让虞战觉得有些什么不对的地方……

    想必这就是前厅了,虞战顺着墙根走了过去!这空旷的大院,竟然一个下人都没有!她被自己的发现吓的一惊,如此至关重要之处,怎么会没有下人?虞战只得硬着头皮靠近屋后,从后门的门缝里刚好看见屋内的情形。

    “参见太皇!”屋内穿出震耳欲聋的声音,着实吓了虞战一跳,她急忙蹲在地上,捂住了要叫出声的嘴,待平复了心,这才站起来朝屋内看去,却觉得后脑一疼,昏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