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云中谁寄锦书来

    更新时间:2017-12-04 18:42:03本章字数:2764字

    “三皇子,五公主殿外求见!”

    “宣!”

    “宣三皇子,五公主觐见!”

    太监们尖而高的声调让人听起来头皮发麻,朱红色的金丝楠木门缓缓打开,沉重且肃穆,随着门缝越来越大,视线也渐渐开阔,屋内已座无虚席,虞妁见过的没见过的都在里边儿,最中间的龙头椅上坐着当今正德帝——南宫文麟!

    南宫文麟端坐在龙椅上,通身散发着逼人的气势不苟言笑一脸威严,那日见他,他一身常服,虞妁只觉得他是个严父,可如今他身着龙袍,一双剑眉衬得五官如刀刻般棱角分明,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臣服在他的脚下,这么多年无国敢犯,可见南宫文麟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明君!

    龙头椅两旁便是皇后和太后,当朝皇后北宫晴岚如今已年逾三十,岁月却不曾给她留下痕迹,依旧如少女般白皙美艳!如今凤冠朝服,更衬得她高贵典雅!而华慧太后是一脸严肃的正襟危坐。

    剩下的六宫各妃嫔,则按身份等级和自己的皇子公主同坐。南宫云湘则与她额娘坐在妃嫔席一个离皇后不远的地方!

    “儿臣南宫逸风,南宫虞妁,参见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给太后请安,问母后安。”

    “起来吧,你们二人姗姗来迟,所谓何故?”正德帝询问二人来迟缘由,故堵住悠悠之口。

    “回父皇……”

    “父皇!是儿臣清晨去探望虞妁,得知妁儿已无大碍,遂带她出门透风,故来迟了,望父皇恕罪~”虞妁刚要解释却被南宫逸风抢了先,把责任全都揽在了自己身上,又提到虞妁受伤,顺利的将焦点转移到了虞妁受伤之事!

    “即是如此,此事就不在追究,妁儿,你的伤可好些了?”正德帝问。

    “回父皇的话,妁儿已经没事了,谢父皇关心。”虞妁乖巧的回答,这模样与逗弄南伯逸风的时候简直判若两人,南宫逸风不经意笑出了声,却被虞妁瞪了回来。

    “既然如此,你们二人便入座吧!”正德帝看着他们二人挤眉弄眼,冷咳一声,表情也严肃起来。

    “妁儿,过来坐到哀家和你母后身边来!”太后见皇上如此怠慢虞妁,心里不悦,于是便将虞妁唤到自己身边来。虞妁便顺水推舟,坐到太后身旁。

    “咳咳,好了,这次朕召你们前来,是有要事相商!此事关系重大,朕与太后皇后商量后,觉得还是应该先与后宫众人相议,先皇元修帝将于下月初启程返宫!”

    正德帝此言一出地下顿时炸了锅,先帝回宫?诈尸了不成?也有一部分人内心是明了的,堂堂开国皇帝南宫君彦,传奇人物,骁勇善战,怎么会轻易地就这么死了?南宫逸风拿着茶杯的手抖了一下,水洒在了桌子上,然后迟缓的扭头看向虞妁,在进长华宫之前,虞妁便预料出此事,而现在她却坐在太后身边,闭目养神,一脸的事不关己。

    “陛下,这先帝不是已经殁了?”

    “父皇,儿臣并非对先帝不孝,此事事关皇家威严,着实不妥啊,更何况以什么名义接先帝回宫?望父皇三思!”大皇子南宫桓率先反对。

    正德帝阴着脸皱起了眉头,转头看向了皇后,后者也是皱着眉头微微摇了摇头,太后虽然表面上风轻云淡,但握着虞妁的手已经沁出了汗,虞妁倒是很喜欢太后的行事作风,雷厉风行。于是趁皇后和妃子们商议,悄悄的对身旁的南宫逸风俯耳说了些什么,后者会心的点了点头。

    “父皇!不论先帝是否仙逝,当初昭告天下先帝驾崩,如今接先帝回宫,实为不妥啊!”四皇子南宫胤也反对,一时间气氛尴尬到了极点。

    “三哥,你知道什么东西能食,什么东西不能食?”虞妁在这种尴尬的气氛下给逸风出了个不着边际的问题。

    “这~我不知,父皇,您可知什么能食什么不能食吗?”

    “这~除了有毒的,剩下都能吃!”正德帝看着他们二人一唱一和,摸不清他们俩卖什么药。

    “父皇说的对!除了没毒的,剩下的都能吃,只有好吃与不好吃想吃与不想吃之分!”

    正德帝皱着眉头,像是思考着虞妁的话。逸风朝虞妁使了个眼色,后者笑了笑,缓缓的走到殿下跪在了其他皇子最前端,轻声道,

    “父皇!元修帝仙逝,举国同丧,已经昭告天下,如果当时真的是为掩人耳目,那么朝廷便有欺民之嫌,有损皇室威严。”

    “那以你所见,该当如何?”

    “回父皇,以儿臣愚见,大可不必如此麻烦,目的就是接先皇回宫,只要能接先帝回宫,理由总是会有的,我们又何必昭告天下接回来的是先帝?”

    “那该如何说?”

    “…………”

    “父皇!外公云游四海,也是多年不曾与母后相见,世人也未睹过外公的真容,何不说是接外公回宫养老?”虞妁接过话音,娓娓道来。

    “言之有理。。。。。。”

    “陛下!那战儿……”皇后颇感为难的问出了所有人都担忧但却无人提及的问题。

    “战儿即是你的女儿,那自然也是要一起回来的,战儿自幼身体羸弱,随外公前去云游治病,一共回宫!”太后淡淡的说出这些话,表面上看不出情绪,心里却已是翻江倒海,他还是要回来的!他还是回来了!正德帝和皇后听了太后的话相视一望,暗暗叹了一口气。

    众人从长华宫离开,虞妁推脱了逸风,自顾自的往花园走去。

    “来人啊,快来人啊!有人落水了!”虞妁听到有人呼救,疾步往湖边走去,却见湖中有人扑腾,扭头对身后的宫婢道,“快去救人!”

    心软的人总是先死。。。。。。

    虞妁站在湖边,身旁空无一人。。。。。。

    噗通——

    “来人啊!五公主落水了!”

    虞妁掉进水里的一刹那,看着将她推下水的人,自己见过她,南伯云湘的女婢,是她吗?是。。。吧。。。。。。

    脑子越来越不清醒,虞妁只觉得自己不断下沉。。。。。。可是,她似乎跌进一个怀抱,虞妁艰难的睁开眼,雪白的肩。。。。。。娇艳的脸。。。。。。如瀑黑发。。。。。。。

    虞妁看着这张脸,他的嘴一张一合的说着什么,听不清。。。也看不见了。。。。。。

    等虞妁再醒来,已经躺在自己宫里了,只觉得肩膀火辣辣的疼。

    “公主醒了!快来人呐!”度芊喜极而泣,跑出屋去叫人,最先进来的就是皇后。

    “我得儿。。。。。。”一进门就哭,看的虞妁头疼。

    “你觉得如何了?”这话是正德帝问的。

    “回父皇,已经无碍了。”虞妁还是虚弱的不行,浑身都疼的要命,可是,她也不想在他面前耍矫情。

    “傻丫头,以后这种舍命救人的事,别再干了!”太后握着虞妁的手,满脸怜惜,口中却不轻不痒的责骂着。

    虞妁被她说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刚想问怎么回事,却从腹中顶上来一口水,把她的话呛了回去。虞妁剧烈的咳嗽起来,肩膀也疼的要命,涨得满脸通红。

    太后于心不忍,拍了拍她的手,“你好生歇着,等你病好些,哀家再来看你!”见太后发话,其他人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得跟着离开。。。。。。

    “公主!您吓死奴婢了!”待所有人走后,度芊扑倒床边,不由分说的哭了起来。

    “傻丫头,别哭了,快给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虞妁挣扎着坐了起来,只一动胳膊,就疼得虞妁直抽冷气。

    “您让奴婢们去救人,谁知落水的竟是四公主,正当奴婢们在一旁救四公主时,就听到对岸也有人呼救,您也下水了!”

    “掉下水的是南伯云湘?!”虞妁震惊的坐直了身子,却因太过震惊而咳了起来。“公主,您慢点。”度芊替虞妁抚着后背,虞妁摆了摆手,示意她继续说。

    “后来,奴婢们过来救您,谁知司呈已经跳进水里,把您救上来了!”

    “司呈?”虞妁疑问。“是啊!”

    不等虞妁再问,宫婢就进来传话,“公主,安青姑姑和寒芜姑娘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