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明朝清风似漂流

    更新时间:2017-12-06 21:22:39本章字数:2606字

    队伍休整了片刻便浩浩荡荡的往猎场最深处走去。

    狐若今日也披铠戴甲,却仍旧从骨子里露出一股子妖媚气,就这么坐在马上,慢慢的往前走……

    “快看!有头鹿!”四皇子南伯胤叫道。

    与此同时,狐若和逸风一同上弦拉弓,对着目标射了过去!

    众人都屏气凝神,等着鹿死谁手。

    “嗖——”

    一支利箭划破长空,嘶鸣着离弦而出。与此同时,逸风和狐若的箭一同掉落在了地上,抬头看去,虞妁骑在马上,身着护甲,笑着说,“一头鹿有什么好争的,我刚才看见了一头老虎,谁能把老虎打回来,那才是本事!”说完,便策马朝一旁的林子奔去。

    “谁狩猎最多,那珐琅紫晶花瓶就是今天的重彩!”狐若冲着身后的队伍娇笑道。

    “好!好!好!”众人一听说珐琅紫晶瓶是彩头,自然是雄心壮志。

    狐若回头看了看逸风,勾起了嘴角,随后策马朝虞妁离开的方向追去。

    逸风不悦的皱了皱眉头,也跟了上去。

    虞妁的速度慢了下来,在离狐若不远的地方停下。

    “司呈,你不去狩猎,追着本宫是何意?”虞妁立于马上,笑盈盈的看着狐若。

    “公主方才说看见了老虎,我须得跟着公主才能看见老虎的影子。”狐若娇滴滴的对虞妁说。

    “只怕司呈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不知到底是捕老虎,还是——捕本宫。”话锋一转,虞妁两眼目露寒光,提剑朝狐若刺去,后者敏捷躲开,伸手把虞妁捞到了自己马上,虞妁被他搂在胸前,动弹不得。

    “不管捕什么,我都从未失手,老虎是,你也是!”狐若贴在虞妁耳边,一改往日娇里娇气不男不女的模样,声音嘶哑低沉,让人情迷,虞妁一时间有些吃惊,仿佛身后是个自己从未见过的血气方刚的男人!

    “哦?既然如此,那就让我们——云霄快活吧。”虞妁慢慢的扶上他拉着缰绳的手,然后猛地用力夹击马腹,马儿往前飞奔,狐若不仅没有惊慌,反倒是十分享受,

    “你和老虎不一样,你比他让我更有征服欲。”话毕,狐若猛的抽了一鞭,马儿受惊,速度更是快的惊人,虞妁心下暗道不好,狐若却是笑的格外开心。

    “再不停下,你我都得死!”虞妁压低声音说。

    “说要快的是你,要慢的也是你,你到底想怎样?嗯?”狐若不怀好意的语气让虞妁有些不爽。

    “那你在黄泉路上好走!”虞妁抬肘抵开他然后纵身下马,在地上翻滚了几圈后立马站了起来。

    狐若在她下马以后也在不远处停住,骑在马上一脸玩味的看着她。

    “司呈,若是本宫有个三长两短,你觉得父皇会饶了你?”

    “当然不会,可是,若是我和你都命丧黄泉,说不定圣上会赐给你我个鸳鸯冢。”狐若笑道。

    “疯子!”虞妁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朝原路走了回去,狐若则骑着马,不紧不慢的在她身后跟着。

    “公主!公主!禀报公主!度芊姑娘狩猎途中不慎跌落山崖,死伤不明!”

    “什么!”虞妁定了定神,飞快的朝营地跑去。

    狐若看着她渐行渐远的身影,策马追了上去,一把将她拉上了马,又对传信的侍卫说,“你前边带路,我和公主随后跟着。”

    虞妁心系度芊,心里却理智的很,“度芊受伤,安青可在跟前儿?”

    “回公主,安青姑姑和三皇子四皇子六皇子都在崖上守着呢。”虞妁听闻此言,立马拉动缰绳,箭一般的飞奔而去。

    崖边重重叠叠的围了许多人,虞妁不悦的皱了皱眉,“闲杂人等都给我滚开!”后翻身下马,疾步朝度芊失事的地方走去。

    “公主!”安青看虞妁来到,立马迎了上去。

    “可派人下去搜查了?”虞妁站在崖边,向下望去,崖下云雾缭绕深不见底。

    “三皇子已经派了两波人下去了,至今还未有收获。”

    虞妁回头看了眼一旁的逸风,微微点头示谢,后者也是微微点头回应。

    逸风本想去寻虞妁,却看见狐若已先他一步,方才又见狐若与虞妁共乘一骑,心里有些不快,可是又找不出因果,只好自己闷闷不乐,虞妁一心牵挂着度芊,自是没发现他的情绪变化。

    “回来了,他们回来了!”人群中有人高呼。

    虞妁朝人群走来,山崖下有四五个人,抬着一具尸体爬了上来,虞妁心里咯噔一声,腿有些发软。

    安青惊讶的捂住了嘴,眼泪决堤似的流了下来,虞妁的心也到了嗓子眼。

    等尸体被抬上崖来,安青立马扑了上去,颤抖的看着尸体,少顷,欣喜的对虞妁叫到,“公主!这不是芊儿!”

    虞妁心下松了一口气,闭着眼睛喘息着,她真不能想象,如果这真是度芊,她会怎么样。

    “继续搜!”狐若在一旁吩咐道。

    不知道重复了多久,众人又恢复了最初的等待,没有一丝声响……

    侍卫们一次次搜查,带回来的是一具具尸体,越来越多的尸体被搬到崖上,数量令人咋舌!

    虞妁站在崖边一声不吭,天上渐渐飘起了雪叶,身后是一排排尸体,侍卫们安静的登记和核对尸体,一切都沉默的进行着。

    “下雪了,天这么冷,我先回去了!猎没打成,还惹了一身晦气。”南宫胤有些不悦的裹了裹大氅,带着侍卫想要离开,

    “度芊是被人推下山崖的,在没找到凶手之前,所有人都不能离开!”虞妁依旧盯着崖下,头也不回的说。

    “你说她是被人推下去的,可有证据?你的侍女不小心掉落山崖,你也没必要把气撒在这些人身上,我们可没必要陪你一起等!”南宫胤冷哼一声,转身便要离开。

    忽然一道劲风呼啸而过,南宫胤只觉得脖子一凉,低头便看到一把白晃晃的利剑架在自己脖子上。

    “公主说不许走。”寒芜手持利剑靠在南伯胤的脖子前,语气冷的没有温度,仿佛千年寒冰,令人刺骨。

    南宫胤猛的回头恶狠狠的瞪着虞妁,眼睛里仿佛包着两团火,要将虞妁烧化了一样!

    “那一队回来了。”人群终于有了声音,侍卫们七手八脚的把尸体接到崖上,得到的同样的结果。

    一次又一次的打击,安青已经在奔溃的边缘,目光呆滞的看着崖下,仿佛下一秒就会跳下去。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只能从度芊坠落的地方原路下去,才能找得到。”狐若站在崖边,皱着眉头看着崖下说。

    “这……度芊是从这最角落的地方坠下去的,难不成也从这里滚下去?”逸风有些犹豫,又看了一眼山崖,眉头也锁了起来。

    “寒芜,没找到度芊以前倘若有人敢离开……杀!”虞妁的话吓的在场的所有人打了一个寒颤,这话明显是说给南宫胤听,连皇子都敢杀,还有谁敢离开?

    虞妁看了安青一眼,安青也泪眼朦胧的扭过头看着她,眼里露出无尽的心酸。

    虞妁回过头猛吸了一口气,纵身跳下了山崖!

    “不!不要!”安青反应过来,挣扎的想要阻止,可是来不及了…… 

    “虞妁!”狐若想要拦住,却只碰到了她的衣角。

    “妁儿!”逸风惊讶的说不出话,连喊叫声都堵在了喉咙里。

    “赶紧往宫里送消息,就说虞妁公主坠崖了,立马派兵保护好几位皇子的安全,加强搜查,我会沿途留下记号!几位皇子若是再出了事,我扒了你的皮!”狐若边说边拆下身上的箭筒和护甲,对随奴吩咐完以后也纵身跳了下去!

    逸风已经没有力气去思考了,机械的走到崖边,却被随奴和安青拦住了去路,只好苦涩的看着他们跳下去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