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夜吟应觉月光寒

    更新时间:2017-12-07 21:58:44本章字数:1999字

    “你没事吧?刚才为何不躲呢!”

    女孩没有回答,只是低着头看着地面。苑呈拉了拉虞战,示意她不要着急,而后轻声问,“你叫什么?今年芳龄?”

    “十三。”女孩看上去柔弱的很,比虞战大一岁,看起来却比虞战低了一头有余。

    “那你叫什么?”苑呈轻轻的拉着她的手问。

    女孩抬起头看着苑呈,这个在她眼里仿佛天仙一样的大姐姐,“我…我叫……我叫忆兮。”

    “忆兮?真是好名字呢,那家住何处?”苑呈满脸笑意,慢慢的指引着女孩说出来。

    “我…我住在城外的土地庙。”忆兮听到苑呈夸她名字好听,显然有些紧张,脸涨得通红。

    “你家中还有谁?”苑呈拿手绢轻轻的帮女孩擦着脸。

    忆兮有些受宠若惊,不自觉的僵住了身子。

    “家···家里···家里还有姐姐。”忆兮低着头,手指不停的搅弄自己的衣角。

    “你到城里来做什么?”

    “姐…姐姐病了……我来拿药。”

    “那你吃点东西,便回去吧。”苑呈挪了几碟点心在忆兮跟前儿,忆兮似乎是想说什么,挣扎了一会,眼泪竟然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

    苑呈有点尴尬,“莫要哭,你可是有什么难处?”

    女孩低头不说话,苑呈哄来哄去都不见好,女孩哭的虞战心烦,猛的一拍桌子,“我们好心好意救你,不道谢也就罢了,一直哭作甚!”

    女孩被吓了一跳,怯生生的看着虞战,收住了哭声,虞战冷静下来,觉得自己做法欠妥,叹了口气,道,“哭有何用?你若是有什么难处,尽管说便是。”

    女孩窘迫的低下头,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说,“我没钱,没钱给姐姐抓药。”

    “我当是什么难事,抓药须多少银子?”

    “要三两银子。”

    “苑呈,拿三两银子给她。”

    苑呈从袖里掏出三两银子递到她手里,道,“这都不算难事,你拿这银子去给你姐姐抓药,若是不够,尽管去南宫府找我。”

    虞战此话一出,南宫景和苑呈也笑了出来,就连百里都抿唇憋笑。

    “你这话虽是好意,为何听起来像土匪头子?”苑呈打趣道。

    “只怕这方圆五十里,最大的土匪就是她了!”南宫景也调笑着说。

    屋里随从丫鬟也都跟着笑了起来。

    女孩放松了些,不似刚才那样紧张,狼吞虎咽的吃了些东西,又歇息了片刻,众人便离开了茶馆。

    “你去哪家药铺给你姐姐抓药?”苑呈摸着女孩的头,轻声问。

    “百草庐。”

    “百草庐?那可是达官贵人看病的地方,你怎么去那儿抓药啊?”苑呈有些不解。

    女孩有些迟疑,“姐姐的病好多大夫都看过,说是治不好,听说百草庐的大夫医术高明,我这才想着去问问。”

    “若是你去百草庐,那三两银子是断断不够的。”苑呈有些无奈的看了她一眼,女孩听她这么一说,一着急又哭了起来。

    “莫哭莫哭,我们正巧也去百草庐,一道儿去吧,看你花多少银子,我们替你出了便是!”虞战一看她要哭,急忙说。

    “当真?”女孩抹了抹眼泪看着虞战,虞战重重的点了点头,女孩似乎是不信,又看向苑呈和南宫景,虞战眼神示意,两人也点了点头。

    马车缓慢前行,又驶过几条街,最后停在一个年代古老的木楼前,木楼上带着一块牌子——百草庐。

    虞战下了车,街上人并不多,环视了一周发现,街两边的店铺多以棺材寿衣铺子为主,街上冷冷清清,在这里开药铺,也太不吉利了。

    几人站在门口,里边传来阵阵草药的气味,虞战皱了皱眉,率先进了屋。

    屋里的药架上摆着各种各样的草药,大堂被隔成很多的小隔间,门口用白纱挡着,看不清里边的情况。

    “几位是来看病还是拿药?”药铺的掌柜迎了上来,亲切的问。

    “徐掌柜。”南宫景踏进药铺,拱手道。

    “呦!景少爷,您怎么亲自来了?若是府里有需要,让下人来通报一声,我派人给您送去即可,何须您亲自来一趟!”

    “哈哈,徐掌柜客气了,这是令妹,是她有事想麻烦徐掌柜。”南宫景低头看着虞战,一脸宠溺。

    “小姐有何吩咐,尽管说便是。”掌柜蹲在虞战面前,细声问。

    虞战点了点头,说,“她来抓药,烦请掌柜的给看看药方,抓几副上好的。”

    徐掌柜顺着虞战的目光看向忆兮,轻声问,“你要拿什么药?可有药方?”

    忆兮显然没见过这种场面,怯生生的说,“我没有药方。”

    “这……”徐掌柜有些为难,转头向虞妁道,“小姐,病人可曾来了?”

    虞战摇了摇头。

    “这可就不好办了,没有药方,也没有病人,不好拿药啊。”徐掌柜捋了捋胡子,有些为难。

    “那让大夫出诊,去看看病人不就结了。”虞战扭头看向南伯景,后者一脸笑意的看着她。

    “好,陈大夫,收拾下药箱,出诊一趟!”徐掌柜朝后院喊了一声,扭头对虞战众人笑道,“陈大夫在百草庐行医三十年了,医术高明,让他前去再好不过了。”

    不一会,后院出来了个年逾花甲的老者,两鬓斑白,却精神抖擞,身后跟着个小厮,伶着药箱站在众人跟前儿。

    马蹄声哒哒作响,出了城门,不多时便来到了忆兮居住的破庙。

    庙里传来咳嗽和呻吟声,忆兮跳下了车,急忙朝庙里跑去,陈大夫听见咳嗽声也伶着药箱跑了进去,虞战和苑呈也进了破庙,只有南宫景和百里苦笑着站在庙外。

    虞战走进破庙看着四周,这是一个荒废许久的庙宇,屋顶已经塌陷出了一个大窟窿,阳光从窟窿里照进来。

    忆兮正在破庙的一个角落里抱着另一个女孩,女孩看起来也就是十四五岁,脸色苍白,气若游丝的躺在忆兮怀里,那模样,仿佛下一秒就会没了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