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等闲识得东风面

    更新时间:2017-12-12 16:00:00本章字数:3230字

    虞战拖沓着步子走在最后,三人回到梨花邬,百里把虞战拉进屋里,低声道,“我要先回宫,有些事你自己得注意,若是能行,便让寇蛮也一同进府,她的功夫也还算凑合,应对两三个小毛贼也是绰绰有余的,天冷了需得照顾好自己,还有……”

    不等百里说完,虞战便一把抱住了他,把头埋在他脖颈,小声啜泣着,百里看她这样,轻声叹了口气,慢慢的抚着她的后背,哄道,“乖,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很快,如何?”

    “我不想你走……”虞战紧紧的抱着百里,小声哽咽着说。

    “那你想如何?”百里耐着性子问。

    “我怕你走了,我就见不到你了……”虞战低声说。

    百里听了她的话先是一愣,随即笑了起来,“我只是先回宫,又不是打仗,怎会见不到?最多三个月,咱们就又见面了,嗯?”

    “嗯……”虞战嘴上答应着,心里却是无比苦涩的,此次一别,怕是这辈子都见不到了,如此想来,抱着百里的胳膊更紧了,百里笑着哄着她,却被正好进门的南宫景撞见。

    两人急忙分开,百里尴尬的看了南宫景一眼,红着脸疾步去了院里。

    虞战背过身子擦了擦眼泪,转过身对南宫景笑道,“哥哥给我派辆马车,我要出去一趟。”

    “你自己出去不妥,我陪你去吧。”

    “不用了,有百……”虞战愣了愣,改口道,“有这么多随奴跟着呢。你尽管放心吧,我很快就回来。”

    南宫景看着虞战的背影紧紧的握住了拳头,想起刚才的一幕,他的恨意就不能自拔!心道:终朝打雁,却被雁啄瞎了眼!忘了个逸风又来了个百里,只怕是到头来自己搬起了石头砸自己的脚!

    马车驶出南宫府行驶在繁华热闹的大街上,在一个街角停了下来,虞战从马车上下来,往胡同里走了一段路,来到一个斗鸡摊前。

    “斗、斗、斗、上啊!咬它!”

    “攻它,攻!”

    “霸王赢!霸王!上!”

    斗鸡摊前围了许多人,唧唧喳喳的喊叫着,人群中有一块空地,两只大公鸡斗得正不可开交,虞战由随奴们护着,顺利挤到了第一排,有几个人坐在空地边,其中就有寇蛮。

    虞战来到寇蛮身边,寇蛮本来正专心致志的看着场上的形式,不遗余力的给那只正在打斗的公鸡加油,看见虞战来了立马给虞战分析战况,低声道,“师父师父,赶紧押!霸王这几场风头正盛,黑风前几场都输得厉害,这会儿都不还手了。”

    虞战看了看还在打斗的两只鸡问,“哪个是霸王?哪个是黑风?”

    “那个,就那个大红冠子、毛色鲜亮的那个是霸王。”

    虞战看了一眼场上的两只鸡,从袖里掏出一锭银子扔了过去,却是扔到了另一边。

    “哎,不对不对,不好意思啊,押错了押错了。”寇蛮把银子捡了回来,小声对虞战说,“师父,这边才是霸王。”

    “我不是押霸王啊,我押的是黑风!”

    虞战此言一出,在场的人都一脸疑惑的看着她,心道,这姑娘年纪轻轻花容月貌的,不成想是个傻子。任凭他们怎么说,虞战就是押黑风,人们陆陆续续也都下了注,

    一来一回,霸王的确是鸡如其名,动作迅速敏捷,还有最后一个回合,寇蛮看着那一堆银子乐的合不拢嘴,幸灾乐祸道,“师父,得罪了您嘞。”

    虞战没说话,装作一脸的失落看着斗鸡场,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霸王赢定的时候黑风却以破竹之势揭竿而起,原本黑瘪的冠子蓬勃起来,咯咯的叫着,声音高亢有力,那气势,竟比霸王还盛几分!

    出人意料的,黑风赢了。

    寇蛮苦着脸把钱递给虞战,虞战伸手接过,寇蛮却拽的死死的,虞战脸上堆笑,道,“不好意思,破费了您嘞,”

    等把赢来的银子全都收了起来,满满一钱袋,虞战站起身松了下筋骨,把钱袋扔给寇蛮,笑道,“赏你了。”

    “哎,得嘞,谢谢师父。”寇蛮兴冲冲的接过袋子掂了掂,

    “师父,你怎么知道黑风能赢?”

    “它告诉我的它能赢!”

    “不会吧,你能听懂鸡说话啊?”

    “唉,笨蛋!它一直输一直输,当它输到极端,自然物极必反了!”

    寇蛮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跟在虞战身后想要离开。

    “姑娘,请留步,”

    虞战回头,看见斗鸡场的另一边走来一个男人,满脸横肉,一副络腮胡,是霸王的东家。

    “我想和姑娘赌一次!”

    “赌?你要和我赌?”虞战上下打量着他,试探的问。

    “是,姑娘请。”男人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好,那我就陪你玩玩。”虞战爽快的答应下,对随奴道,“你派两个人去破庙里把忆兮她们接来,就来这儿找我。”

    虞战坐在斗鸡场的另一边,对男人道,“既然要玩,就玩个痛快,我先押十两!”说着,虞战抬手扔出去一个十两的大银锭子。

    “好!我也押十两!”男人朝虞战拱了拱手,也搁了十两。

    “你去挑个鸡,喜欢哪个选哪个。”虞战对寇蛮摆了摆手,让她去挑鸡,寇准挑来挑去,挑了一个毛色雪白鸡冠鲜红的,对虞战道,“师父,这个怎么样,叫必赢,如何?”

    虞战看了看,严肃的点了点头,道,“必赢?这个鸡好,一看就能活到死。”

    寇蛮白了她一眼,把鸡放到场上,男人用的是黑风。经过一轮激战,“必赢”输了,寇蛮气的直跺脚,再看虞战,抱着糖葫芦吃的那叫一个不亦乐乎。

    “姑娘败了。”男人提醒道。

    “我知道啊,输了,继续!我押二十两,”虞战说完便从随奴手里接过银锭子扔了出去。

    男人心里憋笑,心想终于遇上了个人傻钱多的主,“那我也押二十两!”

    战斗继续,寇蛮在一旁叫的比鸡都欢,可是无奈,“必赢”还是败了下来。

    “什么必赢啊!必输还差不多! ”

    “就是!下次不押她了!”

    “这还用说啊,一个小屁孩,怎么可能赢的过何老二啊!”

    寇蛮在一旁听的想打人,虞战却和没听见似的,啃着糖葫芦,看寇蛮生气就把寇蛮拉到椅子上一起啃糖葫芦。

    “必赢”屡战屡败,赌注已经押到七十两了,寇蛮气的发抖,虞战却还是一脸的无所谓,寇蛮咬牙切齿道,“师父!我们输了!你能不能看了一眼啊!”

    虞战被她吼得一愣,转头恶狠狠的看着斗鸡场,说,“再来!我全押!”说完把托盘一扔,托盘里足有百十两。

    何老二本就赢得盆满钵满,现下更加确定了虞战是地主家的傻女儿,于是笑道,“那我就舍命陪小姐,也全押!”

    何老二这一会儿赢了不下三百两,竟然却都押了出来,寇蛮在一旁像看傻子似的看着虞妁,长大了嘴不说话,而虞战却在心里笑开了花。

    战斗又开始了,虞战依旧是漫不经心,寇蛮却是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小祖宗,忆华忆兮姑娘接来了,”随奴附耳对虞战道。

    虞战笑道,“摇钱树来了!好,让她们过来吧。”

    “小姐。”忆华忆兮给虞战行了礼,站在了一旁。

    虞战朝忆华摆了摆手,低声道,“我要赢!”

    忆华看了眼斗鸡场,心知虞战想试她,点了点头,捡了一根黑风掉落的鸡毛,握在手里,低头闭目念起了咒语,过了没多久,睁开眼长舒了一口气,“小姐,成了。”说完退到一旁,看着正在激斗的两只鸡。

    原本打的正激烈的黑风被必赢啄到了眼睛,随后节节败退,到后来直接被打的瘫在了地上颤抖起来。

    虞战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身手不错”

    站起来朝男人拱了拱手,道,“哈哈哈,不好意思,承让了。”带着随奴想要离开。

    “姑娘!您这赢了就走,不太好吧。”何老二拦在虞战面前,有些不悦的问。

    寇蛮和随奴上前一步挡在虞战面前,却被虞战拉了回来。

    “老板,您这也是敞开门做生意,为何赢了不能走,更何况咱俩赌了二十几场,我就赢了这一场,你还想怎么样?你们给评评理啊!二十几场,我就赢了一场!他还不让我走!”虞战说着说着嘴一瘪,竟然像是要哭一样。

    她这一哭不要紧,所有人都开始指责起何老二,“太过分了,欺负一个小孩。”

    “就是啊!他平时出老千。他就能赢,别人就不行!”

    “是啊,太过分了,看这个小姑娘年纪小就欺负人家。”

    周围的人叽叽喳喳的议论起来,男人站在人群里被说的脸通红,无奈之下,只好放虞战她们离开,谁知虞战仍旧站在原地哭个不停,人越围越多,男人被数落的无地自容,弯腰对虞战拱手道,“小姐,您大人有大量高抬贵手,我还得开门做生意,您就饶了我吧。”

    虞战听他这么说,也忍住了哭,在他耳边轻声道,“你得记住,不管干什么都得凭良心,恶人自有恶人磨,早着呢。”说完背着手大摇大摆的走出去了人群。

    男人被虞战的话惊在了原地,看着虞战的背影,觉得一阵恶寒……

    “师父,你刚才给他说那话什么意思?”寇蛮抱着银子跟在虞战身后。

    “我是给他提个醒,做人要厚道。要不是我拦着,刚才你那一掌下去,咱们给他的,就不止赢来的这点了!”

    “他想讹钱?你怎么知道的?”

    “小姐小心!”

    不等虞战回答,一辆马车飞奔而过,虞战没有防备,被划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