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秋雨梧桐叶落时

    更新时间:2017-12-12 17:00:00本章字数:2978字

    “小祖宗!您醒醒!醒醒!”

    “小姐,醒醒啊小姐!”

    “师父!快,带她去看大夫!”

    虞战被她们吵的头疼,皱着眉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见自己身边围着一圈人,挣扎着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对众人道,“没事,我没事!”

    “姑娘?姑娘没事吧,刚才是在下的马车冲撞了姑娘,还望姑娘恕罪!”马车上下来一白衣男子,白袍加身,外披一白貂大氅,白衣黑发,仿佛是从天上降临。

    虞战看着他一动不动,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男子以为她是受了惊吓,道,“姑娘若不舒服,前边便是医馆,是否让大夫替你检查一番?”

    “师父,师父!”寇蛮在一旁拽了拽虞战的衣角,低声提醒。

    虞战这才回过神来,道,“无妨,你去忙你的,我没事。”

    “好,既然姑娘没事,那在下就告辞了,咳咳咳,”男子肤色洁白,五官不算英俊,但也清秀的很,只不过病容满面,就连那说话的嘴唇都苍白的毫无血色。男子被随从搀扶着朝马车走去,身形单薄,虚弱的仿佛随时都能瘫在地上一样。

    虞战收回了眼神,无奈的耸了耸肩。自言自语道,“一股子书生气......”

    “这还不行?什么样的才是好?”寇蛮贴在虞战耳边,引诱的问道。

    “嘿嘿…百里好!”

    “哈哈哈哈~”虞战说完忆华寇蛮几人便笑了出来。

    “师父!你不会真喜欢百里吧!”寇蛮听了她的话笑道。

    “嘘嘘嘘!你给我小点声!”虞战被她吓了一跳,急忙拉住她低呵道,“你是不是生怕别人不知道!”

    寇蛮捂住了嘴,轻声问,“你不会真喜欢百里吧?”

    “什、什么喜欢不喜欢的?我听不懂!”虞战装作不明白,继续往前走,脸上却是笑开了花。

    几人一路上说说笑笑的回了府。

    “走走走,我带你们回我院儿,我院儿可大了,往这边……”

    “我还没从大门进来过呢,你家院子这么大啊!”

    几人嬉笑着进了院子,虞战站在院子里的一辆马车前停住了脚步。

    “管家,家里来客人了?”

    “是啊小祖宗,宫里来人了。”

    虞战一听是宫里来的,仔细看了看马车转头冲寇蛮几人叫道,“你过来,看看这马车眼不眼熟。”

    “这个……这不就是刚才撞你的那辆吗?”

    “哎,没错,就是这个。”

    虞战冲前厅笑着说,“冤家路窄啊,走,我带你们见见当家的!”

    “爷爷,我把忆华忆兮给您带来了~”虞战蹦蹦哒哒的进了屋,好巧不巧,欧阳先生和百里南宫景也在屋里,另一边的确坐着白衣男子。

    “你……”白衣男子也认出了虞战,有些吃惊。

    “公子,我们又见面了。”

    “怎么,你们见过面了?”南宫沉看了看二人问道。

    “是,刚才在街上无意冒犯了小姐,不知这位小姐是……”白衣男子试探的看向南伯沉。

    “这是虞战。”南宫沉看向虞战的眼神,满满都是宠溺。

    “原来是四公主!微臣实在是罪该万死!竟然冒犯了公主!”白衣男子紧张的站了起来向虞战行礼。

    “没事没事没事,别客气,你坐那儿吧。”虞战无所在的笑了笑。

    “无妨无妨,她泼皮的很,战儿,这是奉之,是大司奉拓拔鹰的长子,大司奉一共两个儿子,奉之是长子,也是大司奉的的得力臂膀,还有一个小儿子,叫狐若,长得天生丽质聪明伶俐。”欧阳先生笑呵呵的给虞战介绍。

    “先生过奖了,奉之苟躯存世,帮不上父亲,还拖累了他老人家,倒是狐若,的确是帮了家父不少忙。咳咳咳。”奉之说一句话,总得咳嗽这么几次,看的人揪心。生怕他下一秒就有个什么好歹。

    虞战笑着给奉之行了礼,找了个位置坐在了百里身边,偷偷的冲百里挤眉弄眼。

    寇蛮忆华忆兮也跟到了虞战身后,在一旁有些拘谨的站着。

    “怎么,你这身子还是不好?”欧阳关切的问。

    “劳先生记挂,还是老样子,”

    “欧阳先生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能治百病,不如让欧阳先生给你看看?”虞战道。

    “谢公主关心,烂命一条,不必劳烦欧阳先生了。”奉之有些受宠若惊道。

    “哈哈哈,你这丫头,我竟不知在你心里这么神?能治百病?你也别给我揽活计,奉之的病,我还真治不了……”欧阳先生提到奉之有些惋惜的叹了口气。

    “无妨无妨,奉之现如今能出来走走,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奉之一脸满足的说。

    “司贡此次前来,所为何事?”南宫景问道。

    “奉之此次,为的就是回宫一事。”南宫沉对三人道。

    “可是有什么特殊安排?”百里问道。

    “安排倒没有,只是奉之来了,你便不必先行回宫了,等过了除夕咱们一同回去。”南宫沉此话一出,几家欢喜几家愁啊~

    “百里不回去了!那该如何是好!”虞战回了梨花邬,坐在秋千上苦唉道。

    “非也非也,正所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肯定会有办法的,你等我想想……”寇蛮在秋千周围晃来晃去,替虞战想着对策。

    “那不如,您就回宫吧,听说宫里什么都有,有几辈子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忆兮趴在桌子上一脸向往的说。

    “等咱们出去,我带你去比皇宫更好的地儿!”虞战拍着胸脯保证。

    “有吗?有比皇宫还好的?”忆兮一脸的向往,连眼神都闪烁着欢喜的光,却忽而间又暗了下来,捂着有胎记的脸,低声说,“我这种人怎么能去更好的地方……”

    虞战听她这么一说,转而又轻叹了口气,扳着忆兮的肩膀说,“你相信我!终有一天,我会让你们成为人上人!”

    虞战的话像是承诺,又像是保证,在几人听来,却是另一种无声的肯定。

    “吁——咱们还是先说回宫的事!”寇蛮吹了个口哨拉回所有人的思绪。

    “您不如安安心心的进宫当您的公主吧。”忆华递给虞战一杯茶,也劝着她。

    “算了算了,别劝了!我是一定要走的!不管用什么办法!”

    寇蛮看她说的坚定,也只好无奈的冲忆华忆兮耸了耸肩。

    时间如白驹过隙,一转眼十几天过去了,虞战整日依然是坐吃等死,和奉之百里在园子里逛的都快发疯了。

    终于忍不住,用过早饭后把寇蛮拉进屋里,又命人去奶妈那里叫来忆华忆兮,好一起商议逃离之事!

    “不行!我不能这么继续下去了!这事必须从长计议!”虞战负手站在堂椅上,一脸严肃的说。而另一边,寇蛮三人则坐在地上一脸无奈的看着她。

    “小姐,咱们怎么办?”忆兮小声问。

    “不行了,等回宫是来不及了!得赶紧想办法!”虞战焦急的走来走去,仿佛再待一秒都会出大事!

    “行了行了,师父你别晃了!坐下来咱们一起想办法。”寇蛮把虞战拉坐下来,劝慰道,“你别着急,就算是咱们出去了,咱们又能去哪儿?”

    虞战被寇蛮问住了,愣了很久,站起身来跑到了梳妆台前,又用檀木盒子装了很多首饰和银两,对三人道,“你们能自由出入府门,就把这些银子首饰带出去,然后藏好,等咱们逃出去,总不能靠乞讨过日子吧?”

    三人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平分了银子。

    “师父,城郊有个树林,我们把银子藏在枯木里,咱们如果想出寨子,也只能从林子走!”

    “好,就按你说的办,你们把首饰银子分开放,记得做好标记。”

    “好,那咱们去哪儿?”忆华把银子揣进怀里藏好,问道。

    “哪儿离这最远?”

    “最远?那得是边关了,不过边关经常打仗,咱们去也不安全啊!”寇蛮一脸为难的说。

    “不安全不重要啊!既然打仗,肯定食不果腹,说不定咱们走哪儿就是地主老财!边关是哪儿?”虞战一脸欣喜的说。

    “边关有汉宵和北漠,汉宵离咱们最远,”忆华道。

    “那就去汉宵!”

    四人说的正起劲,门外却响起了扣门声。

    “小祖宗,老爷叫您过去。”虞战被吓得一惊,立马起身,示意三人抓紧把银子收好,便跟了管家离开。

    慎徳堂

    南宫景和百里已经到了,虞战做贼心虚,小心翼翼的坐在一旁不出声。

    “事情有变,百里还须先行回宫。”南宫沉道。

    “什么!不是奉之来了百里就可以与我们一同回去了?”虞战站了起来,急忙问道。

    “战儿,你先听我说,宫里有些事必须得百里回去处理,这也是无奈之举,待我们回了宫,便可见到百里了,如何?”

    “嗯。”虞战点了点头,失神的跌坐回了座位上。

    本想着自己离开前能再和他告别一次,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