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一别音容两渺茫

    更新时间:2017-12-13 17:00:00本章字数:2871字

    南宫沉又吩咐了一些其他的事,便让南宫景先行离开,留下了虞战和百里。

    “战儿,你与百里的事,我心里清楚的很,等回了宫,我便下旨将你们二人的亲事定下来,如何?”

    虞战心里一惊,扭头看向百里,订婚?她不否认自己是喜欢百里的,可是,自己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刚想开口解释,一旁的百里苦笑着率先开口道,“太皇,属下不敢高攀,还望您三思”

    “怎么,你是觉得我战儿配不上你?”南宫沉语气里带着些不悦。

    “属下不敢,只是······”

    “爷爷,百里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婚姻大事非同儿戏,还是等回宫再说吧。”

    百里听了虞战的话有些惊讶,随后便是欣喜,道,“谢太皇成全。”

    南宫景本来已经离开,却中途又折回了窗边,想听听三人说什么,听到屋内的对话,简直要疯掉了!如果娶到虞战的不是他,那即便是他成为储君,百里也会瓜分他一半的势力!而且,到那时,虞战就已是有夫之妇......

    他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绝对不会……

    虞战和百里从慎徳堂出来后一直都没有说话,直到虞战要回梨花邬,百里才开口,“我心知我配不上你,若是你刚才是为帮我,那等事情一过,我便去禀告太皇,你我不……”

    百里还没说完,就被虞战抱住。

    “没有什么配上配不上,我也不是不愿意,我只是不想耽误你,和我在一起不会有好下场,我只是不想你在我身上白白浪费时间。”

    百里把她拥在怀里,下巴抵着她的头发,轻声道,“我不怕耽误,只要有你这句话,多久我都等!从我最初跟着你,距今已有七年,从那时起,我就下定决心,今生守着的,只有你!”

    虞战听了他的话愧疚感更深,只得把脸死死的埋进他怀里……

    “不能在等了!再等我就该成婚了!”

    “什么?!”寇蛮忆华忆兮被她吓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简直不敢相信她是说真的还是开玩笑。

    “今天说,等回了宫就给我和百里的把婚事定下来!要是再不走,你们就该送我上花轿了!”

    “那……那咱们什么时候实行计划?”

    “等百里走了以后!百里还有三天离开,咱们五天后出发,我告诉你们,你们先……”

    转眼就到了百里的日子,南伯沉带着虞战南伯沉等人在前院送别。

    “百里啊,此路遥遥,你需得保重身体。”

    “太皇放心,属下一定办妥。”

    百里与众人告别后看了眼虞战,没说话,只笑了笑便带着属下出了府门,消失在了街头……

    虞战觉得鼻子有些发酸,给南宫沉说自己不舒服,回梨花邬的路上想起了昨晚……

    “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等着咱们再见。”

    “好,等再见面,我就娶你!”

    虞战愣了愣,笑道,“要是下次见面,你还愿意娶我,我就嫁!”

    梨花邬的满园梨树做了证人,暗暗记下了两人的誓言……

    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下次见面要多久?前路漫漫,我怎舍得耽误你……

    “后天就是咱们实行大计划的时候,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师父你放心吧,都妥了。”寇蛮拍了拍胸脯保证。

    “那就好,我再去看看夜夜和我哥,这一走,说不定就再也见不到了……”

    慎徳堂

    “爷爷,我来给你请安了。”虞战欢欢喜喜的进了书房,正巧南伯沉和欧阳苍梧在练字。

    “丫头,来的正好,看看我这字,如何?”

    虞战走到桌前,笑道,“苍劲有力,气势磅礴,宏伟大气,好字啊!”

    “臭丫头,挺识货啊!漂亮吧!”欧阳一脸自豪的说,

    “这字,我也会!”虞战心里暗笑!

    “哦?你会?那你写一副如何?”欧阳把笔放下,给虞战让出位置。

    虞战一脸严肃的撸起袖子,作势便要挥毫泼墨,拿起毛笔却被欧阳叫住,“臭丫头,还要写字,连笔都不会拿!”

    “哎~先生此言差矣,这玄凌子的字主要就是这种随性洒脱,要是一板一眼,就少了这字本来的感觉了!”

    说完虞战沉了口气,猛的提笔挥毫,一口气写了四个大字——千秋万代

    “这……”欧阳先生端着茶杯看了看,惊叹道,“妙!妙啊!”

    “这好的很呐。”南宫沉也赞叹道。

    虞战放下笔,笑道,“过奖~”

    “战儿啊,你是何时对这书法有如此造诣的?”

    “书法啊,讲究的就是练心德,用灵魂去体会,人笔合一,写出来的自然就是好字了!”

    虞战陪两人说了会话,便找了个推辞出了慎徳堂,刚出院门,虞战回头叹了口气。

    “小姐怎么了?”忆兮在一旁问。

    “没怎么。咱们去鹄志斋吧~”

    两人到了鹄志斋,南宫景不在,苑呈倒是正在院子里绣花。

    “小姐来了?快坐。”

    苑呈亲昵的拉着虞战坐下,笑道,“多日不见小姐,我都有些想了~”

    “是啊,我都该改口叫你嫂子了。”

    苑呈闻言有些脸红,道,“小姐别开我玩笑,左不过是个妾,哪敢让小姐称呼嫂子。”

    “放心吧,爷爷也看重你,这正房早晚都是你。”

    “小姐说笑了,我一个奴婢,怎敢奢求当大?能以妾的身份时时陪伴少爷,我就满足的很了。”

    “爷爷看重你,我哥对你也是喜欢得紧,何愁当不上大夫人?”

    俩人又说了许多,直到夕阳欲坠,虞战才出了鹄志斋。

    虞战带着忆兮在院子里走了一遍又一遍,忆兮看了看暗下来的天儿,道,“小姐,天黑了,咱们回去吧,”

    “回去?怕是这辈子再也回不来了……”

    次日清晨,天阴蒙蒙的,雾也起的老厚。

    虞战早早的起了床,换上事先准备好的寇蛮的衣服,低着头跟着忆华忆兮在梨花邬里进进出出。

    雾本来起的就厚,下人们也看不真切,只以为虞战就是寇蛮。

    再过了半个时辰雾就会化开,虞战无奈,只好提前实行计划,跟着忆华忆兮驾着马车出府。

    “忆华姑娘,天儿还这么早,您出府有事儿啊?”家丁睡眼惺忪的问。

    “小姐想吃梨花糕,我得赶早儿去买。”忆华道。

    “好,你们快去吧。”家丁打开了府门放她们出去。

    马车轻轻松松的出了府门,轻松让虞战有些不相信。掀开窗帘看了看热闹繁华的大街,虞战的心才砰砰的跳了起来。

    马车一路行驶,直到城外的树林边。

    虞战下了马车,对忆华忆兮道,“你们回去以后,让寇蛮换上我的衣服待在书房里,要是有人问起来,就说我在练字,你们再找机会出来,等傍晚寇蛮会找机会出来和我们会合。”

    “好。那些衣服和首饰我们都放在不同的枯木里了,放了首饰的木头上有我们刻的记号,一共十二处,已经按您的吩咐买了九辆马车,雾一散就开始出城,半个时辰一辆,东西南北分开跑。”忆华简单说了一下这几天的情况,虞战听完点了点头,抬头看了看天,道,“雾快散了,你们回去吧。”

    等忆华忆兮离开,虞战便开始搜罗她们藏在枯木里的宝贝,整整搜罗了一大包!

    虞战又回头看了看城门,自嘲似的笑了笑,回到了城里……

    又是繁华热闹的街市,虞战整了整衣服,低下头进了一家布匹店。

    “老板,两天前让你做的衣服你做好了吗?”虞战低声问。

    “这……我看姑娘有些面生,不知道您留下的是哪些衣服?”布点老板有些迟疑的看着虞战。

    “寇蛮,寇蛮让你做的衣服,一共十七两银子,劳烦你给查查。”

    “哦~我想起来了,那一批?”布匹店的老板恍然大悟的说,“哈哈哈,你们这图样也真有意思,就是那些衣服,我做衣服这么多年,还没见过这么奇怪的。”

    虞战接过衣服看了看,满意的点了点头,丢下二十两银子扬长而去,又转过一个街角,在一家客栈前停下。

    “客官,您是打尖还是住店?”刚一进门店小二便迎了上来热情的招呼着。

    “我在你们这定了客房,留下的名字是寇蛮,你查查有没有。”

    “哎,好嘞,您先等着。”店小二答应了一声,去柜台那找掌柜的查了查,笑道,“有,上等客房两间,您跟我来,小心台阶……”

    虞战在客房的窗户边看着街道,依旧熙熙攘攘,店铺前门庭若市,心中不禁有些感慨,是啊,用不了多久,这份安定就要被打破了。